变身骑士小姐|番外2 群友创作的二次同人 副官亚瑟的日常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重生之无敌尸尊异能小神农我的绝色美女特工老婆
  群里面某位群友写的二次同人,他在本书中是个叫亚瑟的龙套,就是那个叫亚瑟的副官。

  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看下本篇同人,顺便给他下指导意见。

  谢谢(*^__^*)嘻嘻……

  另外,我这两天正在写一篇以亚瑟为男主的NTR内番,承接第七卷第三十三章安度因去探望妹妹的章节,……顺利的话这周就能和大家见面

  以下是群友写的同人正文。

  副官亚瑟的日常(一)——克劳迪娅前往塞拉摩之后,借调副官处的第一天

  早上六点,亚瑟准时的醒来,在舰队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亚瑟起身打了个呵欠,一向只喜欢穿内裤睡觉的他,也不管没有拉上的窗帘,光着身子直接套上了一套蓝色的棉布短袍。他拍拍脸,走进浴室简单洗漱,便开始了晨练。亚瑟晨练的内容很简单,先沿着旧城区的郊外跑一圈,然后到校场上练习剑术、弓术。七点二十分回到房间洗澡整理,七点四十五分换上崭新的白色海军军服,出门到猪与哨声吃早餐。

  坐在猪与哨声酒馆的老位置上,一边吃着刚出炉的面包,一边翻看着今天的报纸。今天是他调到副官处的第一天,准确的说是借调。说是有位新就职的女副官克劳迪娅?瑟伯切尔,应库尔提拉斯公主吉安娜的委托,被瓦里安国王派到一个叫塞拉摩的荒岛做圣地祝福,自己要顶替她的空缺,从参谋部暂时调往副官处负责她的事务。想到这,亚瑟心里就有一丝抱怨,参谋部的工作刚被他整理的井井有条,就被调到了副官处。而且副官处是轮班制,不是朝九晚五的行政班,虽然副官处每天都能见到国王,但这让一向喜欢安静简单的亚瑟有点儿不悦。吃完早餐,亚瑟起身朝朗斯顿老板摆了摆手,便走出了酒馆。

  亚瑟慢慢的走在卡尔路上,思索着要在副官处受到的“煎熬”,不禁埋怨起发出调令的瓦里安国王。八点三十分,亚瑟来到了副官处。昨晚值夜的副官长德文少校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亚瑟敲了敲门,喊了一声报告。反应过来的德文迅速起身和亚瑟打起了招呼。

  “亚瑟阁下,您来的真早。”德文一把拉住亚瑟准备敬礼的右手,亲切的说道:“说是从参谋部调来一位海军军官,我一猜就是您。”

  亚瑟有礼的欠身:“奉王命,今天来参谋处报道。副官长,您多指教。”

  “指教可不敢当,您我同级,我还得向您多请教呢。”德文示意亚瑟坐下,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亚瑟身旁:“情况是这样,原先那位新就职的克劳迪娅?瑟伯切尔少校受王命去了塞拉摩,副官处出了一个空缺。我们也是昨天下午才接到的你得调令。不过您来了,副官处的工作一定能更好的开展了。”

  “这不敢当,副官处的军官一向是王国里的精英。”亚瑟笑着谦让。

  两人一阵寒暄。德文接着说道:“副官处白天是两人值班,今天您和泽尔迪格一组,他还没来,您现在这休息一会儿,我去让人端两杯咖啡过来。”

  “不用这么客气,副官长。”亚瑟连忙谦辞道。

  “哎,”德文摆摆手,“您坐在这,好久没跟见过您了。”说着,德文按了桌子上的电铃。一名卫兵走进来,领命而去。

  两人继续聊天,不一会儿泽尔迪格也到了办公室。泽尔进门一看到穿着白色海军军服的亚瑟,顿时愣在了那里。

  “泽尔,”德文起身向泽尔介绍起亚瑟,“这位就是北郡瑞克领领主亚瑟?艾斯特尔伯爵,你应该认识。他这几天从参谋部暂调副官处负责瑟伯切尔少校的工作。今天你和他一组,亚瑟少校最近才从海军调回王庭,你要多帮帮他。”

  “是,长官。”泽尔反应过来,转身向亚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亚瑟立正回礼,两人相互介绍之后,德文接着对亚瑟说道:“好,工作就是我跟您介绍的,您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泽尔说,我就先走了。”送走了德文,亚瑟便跟泽尔迪格聊了起来。两人年纪相当,而且亚瑟的身份尊贵,不仅是暴风王国传统的高级贵族,更是一位年轻有为,为数不多的在海军服役的高阶圣骑士,泽尔很愿意和亚瑟攀谈。

  从泽尔口中,亚瑟逐渐在脑海里还原了这位名叫克劳迪娅的少女形象。年轻有为,美丽大方。更重要的是,这位貌美的少女还未婚配,这些足以让泽尔这些年轻的王国军官们为之倾倒。

  两人正聊着,连接着国王书房的电铃突然响了起来。这时,泽尔有些面露怯色的看着亚瑟,有些扭捏的说道:“呃,长官,很失礼,您能去陛下的办公室看看吗?”

  亚瑟眯了眯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泽尔。

  “我,我比较害怕陛下。。。。。。”泽尔惭愧的低下了头。

  亚瑟一笑,点了点头。想来也应该去跟国王报个道,于是亚瑟起身拿着国王的行程表去了国王的书房。书房里,瓦里安国王正在处理着文件,听见门响,瓦里安国王随口说道:“进来。”

  得到允许,亚瑟推门走进了书房,不待亚瑟开口请安,瓦里安率先问道:“有克劳迪娅的消息嘛?”

  亚瑟一怔,问道:“陛下,您说的是那位瑟伯切尔少校嘛?”

  瓦里安头一抬,满是疑惑:“是你啊,艾斯特尔伯爵。”

  “是的陛下,是我。”

  “你怎么来了?”

  亚瑟愣在那里:“呃。。。。。。不是您发的调令,让我最近一段时间来副官处接替那位瑟伯切尔少校的工作?”

  瓦里安挠了挠头,:“哪一份调令?我怎么不知道?”

  亚瑟摸了摸鼻尖,悻悻的说道:“是昨天签发的。”

  “我不记得给你发过什么调令呀。”说着,瓦里安翻起了自己的笔记本。

  好一会儿,瓦里安才抬头看了一眼亚瑟:“命令发错了。我本来是签发给参谋部让你保障克劳迪娅外出期间的薪资待遇的,是我写错了。”

  亚瑟顿时无言以对,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瓦里安合上笔记,顺口说道:“算了,来了就来了。反正看你也顺眼,今天有什么安排?”

  “啊?哦。今天要会见一些洛丹伦来的贵族。”

  “那你去安排吧。”

  “是。”亚瑟点了点头,一脸疑惑的退了出去。

  我这就当副官了。

  副官亚瑟的日常(二)——调到副官处的两个星期之后

  静谧的夜色笼罩着暴风城,大街上早已没有了白日的熙熙攘攘,整座城市渐渐进入了夜晚的怀抱。暴风要塞的副官办公室里,我们的亚瑟?艾斯特尔伯爵,正坐在桌子前阅读着一本有关圣光与奥能法术联系的书籍,亚瑟伯爵百无聊赖的看着书,心儿却不知道早已跑向了何处。

  亚瑟借调副官处已经两个星期了,这是他经历的第X个夜班(对不起,不会算)。白天,国王陛下得到了那位瑟伯切尔女男爵安全抵达塞拉摩的消息。得到消息的国王陛下似乎高兴,一天都笑吟吟的,没有跟亚瑟安排什么工作,这让亚瑟感到十分高兴。可到了晚上,瓦里安国王似乎又批准了瑟伯切尔男爵的什么请求,然后一脸不高兴的让亚瑟留下值夜。

  随着王庭的人越来越少,茫茫的长夜逐渐降临了这寂静的房间。今天是周五,估计那些和自己年纪相仿的贵族公子,这时候早就和自己的情人在小树林里你侬我侬了吧,只有自己还在办公室里苦苦的熬夜。

  想到这,亚瑟起身打开了窗户。并没有熟悉的海风味道,亚瑟撇了撇嘴。真想去教堂广场和珍妮卡?霍兹曼小姐聊聊天,亚瑟叹了一口气,关上窗户坐在了床上。

  艾斯特尔是暴风王国里一个古老的贵族姓氏,早在暴风王国开国时,艾斯特尔家就追随乌瑞恩王室东征西讨,南剿北伐。从始祖布瑞登伯爵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位艾斯特尔战死在了这片伟大的土地上。

  远的不说,就三百多年前,阿瑞斯?乌瑞恩国王征讨古拉巴什巨魔时,当时的路易斯?艾斯特尔伯爵手持着传家宝,一柄受圣光祝福的大战锤——烈鈤,一招击碎了巨魔酋长阿苏曼的脑袋,这才奠定了暴风王国在南方的基业,也奠定了艾斯特尔家在暴风城的贵族地位。七十五年前,巴拉森国王讨伐豺狼人受困于赤脊山时,就是随队的卡尔?艾斯特尔伯爵拿着烈鈤击碎了豺狼人首领“尖牙”的脑袋,才拯救了全军将士的性命。

  可以说,每一代艾斯特尔伯爵,都将自己的忠诚献给了乌瑞恩王室。政治上的低调、中立,军事上的无比忠诚,让每一任乌瑞恩国王都颇为信赖艾斯特尔家。为了表彰艾斯特尔家的荣誉,那柄“烈鈤”现在就陈列在光明大教堂里,供市民瞻仰。

  先祖们的英雄事迹不仅在王室流传,也同样“激励”着亚瑟。按照父亲的安排,亚瑟成为了一名圣骑士。依靠着父辈的功绩,他十二岁就以贵族子弟的身份选入王家近卫军学院学习,可到了十六岁,这位年轻的圣骑士却毅然选择离开近卫军,前往王国海军服役。成为了暴风王国史上鲜有的圣骑士海军军官,这军官还是一位高级贵族。亚瑟的举动,让艾斯特尔家一时间成为了贵族们宴会上的谈资。

  亚瑟可不管这些,在他看来,与其去那早已被贵族熏染的近卫军,还不如去海军升迁的快。而且,那辽阔的大海,真的让人从心里豪气冲云。事实证明,在海军长达七年的服役,让这位从小受着贵族教育的公子见到了世界的另一种波澜壮阔。要不是最近父亲身体大不如从前,他也不会返回王庭任职。

  无聊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亚瑟决定去旁边的天台走走,可刚打开房门,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魁梧身影,正站在他的门前。

  亚瑟先是一愣,随即屈身行礼:“陛下,您有什么吩咐吗?”

  瓦里安点点头,开口又止的说道:“不,没什么。”

  亚瑟悻悻的点了点头:“那我先退下了,陛下。”说着,亚瑟便迅速的溜到了一边。

  “呃,阿瑟,”瓦里安突然转身喊住亚瑟:,温和的说道:“能陪我去走走嘛?”

  这,这时候两个男人一起走走,亚瑟一下子呆在了原地。

  不,不。不是说陛下最近跟一位叫卡特拉娜的女伯爵走的很近?亚瑟在那胡思乱想着。可能觉得对方不十分方便,瓦里安轻咳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方便,那就算了。”

  “呃,没有陛下,”自觉失礼,亚瑟抱歉道:“我去拿上佩剑,这就随您出行。”

  “不是出行,是随便走走。”瓦里安笑着纠正。

  夜晚的花园里,瓦里安和亚瑟两人在一起慢慢的走着。瓦里安一边慢慢散步,一边跟亚瑟聊天;亚瑟紧握着腰间的佩剑,警惕的看着周围,小心翼翼的应答。

  看着亚瑟不自然的样子,瓦里安随口的问道:““我跟你有七年没见过面了吧?””

  “有七年了,陛下。”亚瑟点头应诺。

  “你去舰队的时候,你才十六岁。转眼间,你也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瓦里安有些感概看着亚瑟。

  “这都是陛下的栽培。”亚瑟谦让道。

  “什么我的栽培。瓦里安摆了摆手,“你也学会那些贵族的阿谀奉承了。”

  亚瑟尴尬的挠了挠银色的头发,瓦里安接着说道:“我还记得你当时被送到近卫军学院的样子。胖胖的,十分迟钝,咱们一起上课学习,伯瓦尔他们经常欺负你,经常不带你一起玩耍,你就紧紧的跟着我。一眨眼十年了,那个迟钝的亚瑟,现在也是王国里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了。”

  “还是蒙陛下栽培。”不管瓦里安有些不悦的挥手,亚瑟发自肺腑的说道:“臣小时候常受别人的欺负,陛下不仅不嫌弃臣,还经常私下鼓励臣奋发图强,臣当时想去海军服役,也是多亏了陛下的鼓舞,臣今天能在这里随王伴驾,这确是陛下的栽培。”

  “你还是真学会那些贵族的那一套,”瓦里安用力的在亚瑟身上砸了一拳。

  “臣不学不行呀。”亚瑟笑道。

  “在外面找到喜欢的人了吗?”瓦里安大步向前走着。

  “没有。”亚瑟回答的很干脆。

  “怎么,七年就没找到一个喜欢的?”瓦里安饶有兴趣的追问,“也是,你们不经常靠岸。不过你们每次靠岸,应该都会解决许多需求问题。就没找到一个?”

  “在这问题上我还是控制的住的。”亚瑟连忙答道

  瓦里安扑哧一笑,停下脚步看着亚瑟笑道:“那我就真怀疑你了。”

  “哎哟陛下,您就别调侃我了。”亚瑟也跟着笑了起来。

  “要不我给你做主,在贵族小姐里给你选一个?说想要什么样的?”瓦里安接着打趣。

  亚瑟也装作沉思的样子,说道:“我想要那种皮肤白的,腿长的,不还嘴的。”

  “你要求还不少,”瓦里安笑道:“是不是还要那种胸部大的。我看卡特拉娜女士你可以考虑,毕竟你喜欢诺娃那样的女孩子。”

  亚瑟嘿嘿一笑,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佯作不知的问道:“陛下,那位卡特拉娜女士是谁呀?”

  “你不知道?”瓦里安挑了挑眉。

  “我不知道。”亚瑟装作严肃起来。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回到王庭任职还不满一个月。”

  “好吧”“瓦里安意味深长的看了亚瑟一眼,说道:“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是奥特兰克王室分支普瑞斯托家族的后裔,她是上次大战后来到王国定居的。”

  瓦里安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风姿绰约,妩媚动人,见识卓远,美丽大方。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尤物。伯瓦尔几乎天天住在这位女伯爵府邸里。你竟然没见过她?”

  亚瑟摇摇头,真真的说道:“我回国后就一直在奥登多夫照顾父亲,还没拜访过王国的贵族。”

  “嗯。”瓦里安点了点头,两人继续朝前走去

  这时,亚瑟又佯作不知的问道:“照您这么说,这位女伯爵是许多王国贵族的座上客喽?”

  “是的,你没见过这位女伯爵,确实美丽诱人,而且有着过人的见识。”

  “但我听说,普瑞斯托家族已经绝嗣了。”亚瑟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瓦里安:“我在奎尔丹纳斯的时候,听过一个流言,说是当时在洛丹伦招摇过市的是普瑞斯托领主,其实是假冒的。那这位女伯爵是不是。。。。。。”

  “这不好说,”瓦里安摆了摆手,示意亚瑟不要再往下说:“我也怀疑过她,但军情七处的调查没什么疑点。她来到暴风城后很安分,都是用女人的方法四处结交贵族,没做过什么。不过,像她这样的女人,确实难得。”

  看着瓦里安回味的样子,亚瑟悄悄的问道:“您对她。。。。。。”

  “我只把她当做床上的对象。”瓦里安断然说道。

  “臣失礼了。”亚瑟急忙颔首

  “不过,我到是希望你能见见那位女士。”

  “谁?”

  “克劳迪娅。。。。。。”瓦里安喃喃的说道

  副官亚瑟的日常(三)——克劳迪娅前往塞拉摩的第十一天

  一大早,亚瑟就来到了办公室。送走昨晚值夜的雅克森上尉之后,亚瑟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过了一会儿,泽尔迪格也来到了办公室,亚瑟跟他打过招呼,便各自忙起各自的工作来。副官处的工作千丝万缕,却连接着王国的各个机构,虽然有时心里会埋怨几句,但干起工作,亚瑟还是一丝不苟的。

  副官处白天一般是两人值班,但两人具体负责的事务却不同。整理机要、处理机密,这是亚瑟这位高级军官才有权限接触的工作;安排会议、整理记录、接待来宾,这是泽尔这样的下级军官才负责的事务。泽尔上午去会客室接待贵族去了,今天觐见国王的贵族不多,但法师塔传来的报告却很多。这些文件大多来自于那位瑟伯切尔少校,由于的文件保密性,亚瑟需要亲自拆封,然后再整理递交给国王。

  刚刚处理完昨天从塞拉摩传来的简报,一阵紧凑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不等亚瑟接待,一名宫廷法师径直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法师喘着气,直接将一份文件递给了亚瑟。

  “长官,塞拉摩传来的特提、绝密军情。”

  亚瑟脸色一凛,迅速接过了文件。特提、绝密可是王国最紧急、最高机密、专由国王处理的文件。亚瑟接过文件仔细的查看起来:白色的信封被紧密的封着口,封口的印泥完整的帖在上面,没有污损。文件的封口寥寥写着几个字:绝密,特提,仅供国王阅读。

  里面应该是附魔用的铭文纸,应该是魔法影像,亚瑟大概猜到了文件的内容。他不敢怠慢,急忙记录下文件的编号、来源、密级,然后在文件领取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便拿着文件大步的朝会客厅走去。

  会客厅跟副官处并不是很远,亚瑟很快就来到了会客厅。大厅门前,副官泽尔正面对着大门痴痴的回味着什么。看到泽尔那一脸痴迷的样子,亚瑟颇为不悦。他径直走到泽尔的身边,冷冷的喊起了泽尔的名字。

  “泽尔迪格上尉,陛下还在会见贵族嘛?”

  泽尔一个哆嗦,回过了神。他一脸懵懵的亚瑟,有些结巴的说道:“是,是的,长官。陛下还在会见客人,您,您怎么来了?”

  “有特提绝密。陛下现在在会见谁?”亚瑟直截了当的问道。

  “呃。。。。。。”泽尔支支吾吾起来。

  “是谁?”亚瑟提高了嗓门。

  “是卡特拉娜女士,”泽尔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卡特拉娜女士正在觐见陛下。”

  亚瑟轻哼一声,抬手就要敲门,可泽尔却突然悻悻的说道:“长官,这时候敲门不好吧?”

  亚瑟面露愠色的看了一眼泽尔,泽尔努了努嘴,退到了一旁。亚瑟抬起右手用力的扣响了金色的门环:“报告!”

  “进来!”

  瓦里安威严的声音从会客厅传了出来。得到允许的亚瑟,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他整整衣服,准备推开大门。这时,亚瑟转过身对泽尔严肃的说道:“泽尔迪格上尉,无论何时都要记住你军人的身份。”

  亚瑟推开大门,一股诱人的香水味突然萦绕在了他的鼻尖。亚瑟定了定心神,控制着自己尽量不朝那香水的来源看去,但既是这样,那双裸露在外,修长而又匀称的玉腿,还是隐隐约约的映入了亚瑟的眼睑。

  亚瑟头也不抬的径直走到瓦里安面前,朝瓦里安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毫不避讳的将文件交给了瓦里安:“陛下,有特提、绝密军情,请您尽快处理。”

  瓦里安接过文件,点了点头。亚瑟站到一旁,抬起了额头。也在这时,亚瑟终于看清了那双玉腿的主人。

  黑色如瀑的长发映衬着那俊美妩媚的面容,黑色得体的丝绸长裙完美的显露那丰满诱人的线条,裙摆的分叉恰好的展示着那修长美白的玉腿,红如樱桃的朱唇微微轻启,那双微露碧波的眼眸,就像云中朦胧的明月般,正轻轻的看着自己,仿佛在诉说着一丝埋怨和期盼。

  尽管有着心理准备,但这诱人心魄的眼神,仅仅一对,就着实让亚瑟怦然心动,也让他想起了一个埋在心底的人。亚瑟心里微微一紧,抓住了那飘摇的思绪。亚瑟轻咳一声,军人的素养让他很快镇定下来。想必这诱人的芬芳,正是那害人的毒药吧。亚瑟避开那位黑发女士的目光,微微欠身,站在了原地。

  卡特拉娜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位身着海军军官。她一面优雅的向这位军官颔首回礼,一面飞快的思索这位军官的身份。应该是那个从海军调回王庭的亚瑟?艾斯特尔伯爵,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小崽子嘛。卡特拉娜暗地里一笑,用玉手轻掩朱唇向瓦里安柔声问道:“陛下,这位英俊的小伙子就是那位刚刚继承爵位的艾斯特尔伯爵吧?”

  瓦里安微微颔首,扭头对亚瑟说道:“这位就是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

  亚瑟应诺,转身对卡特拉娜微微颔首,说道:“身着戎装,公务在身。就不向您行礼了。请您原谅,女士。”

  卡特拉娜微微一笑,妩媚的脸上顿时风情万种。她温柔的看着亚瑟,轻柔的说道:“伯爵阁下真有趣。只是,只是阁下一直低着头,连头都不抬,这未免有些失礼了吧。”

  亚瑟皱了皱眉头。这酥麻的声音着实勾人魂魄,亚瑟打起精神,谨慎的答道:“有特提绝密军务,我不敢四处张望。”

  卡特拉娜轻声笑了起来,那轻掩红唇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美丽。卡特拉娜轻抿红唇,对瓦里安说道:“亚瑟伯爵下真的是个有趣的人。不过陛下,看样子我该告辞了。”

  瓦里安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卡特拉娜优雅的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对瓦里安轻提裙摆,深施一礼。接着,她俏皮的说道:“那我改日再来觐见,再见了瓦里安陛下。”

  瓦里安微微欠身。

  “那,亚瑟伯爵,改天再见了。”卡特拉娜对亚瑟嫣然一笑,走出了会客厅。

  等到卡特拉娜走出大厅,亚瑟才长舒了一口气。看着亚瑟如释重负的样子,瓦里安笑了起来:“怎么?交战了一次?”

  亚瑟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真不寻常。”

  “只是不寻常?”瓦里安挑了挑眉头:“这么样的尤物只有不寻常?”

  “她敢直呼您的名讳,还不寻常?”亚瑟反问道。

  “混账。,”瓦里安笑骂道,“把玩笑开到我的头上来了。”

  亚瑟嘿嘿一笑,然后压低声音严肃的说道:“这样的女人,陛下要多加提防她呀。”

  “我知道的。”瓦里安点点头,示意亚瑟拉上窗帘,然后拆开了这封特提绝密文件。

  绝密文件果然如亚瑟预料的那样,是一封附加了简单影像魔法的铭文纸。亚瑟拉好窗帘准备离开,瓦里安却叫住亚瑟留了下来。瓦里安解开文件上国王专用的密码,将纸摆放在茶几上,轻抚纸面,一幅魔法立体影像顿时从纸上栩栩如生的显示出来。

  “天哪,这,这种东西就是燃烧军团?”

  “那东西的翅膀在燃烧嘛?”

  “他们来了,来了。”

  “不要怕!将士们!挺起胸膛!准备迎战!”

  图像里,一个身着金色少校盔甲的少女挥舞着长剑,站在前列,鼓舞着将士们的士气。

  霎时,图像完毕。又一副影像清洗的显示出来。

  看着影像里绿色、强壮的生物,亚瑟突然站了起来:“兽人?”

  良久,面色沉重的国王才开口说道:“联系克劳迪娅,我现在就要和她对话!”

  副官亚瑟的日常(四)——国王与克劳迪娅的对话

  巍峨的法师塔里,王廷法师们正有条不紊的调试着魔法通讯戒指。上午的时候,国王召开了紧急御前会议,会议上无休止的争吵让国王很不高兴。现在,国王要亲自跟瑟伯切尔少校对话,看着国王那一脸阴沉的样子,这些法师们明白,如果不能保证通讯畅通、语音清晰,自己估计要遭大殃。

  由于涉及机密,整个魔法通讯室都是用侏儒发明的一种隔音玻璃组装而成,国王陛下也不想让更多的人呆在身旁,除了亚瑟少校留在了通信室做记录外,其他人调试好通信设备后,就离开了通信室。

  亚瑟熟练的调试好通信戒指的频率,弯腰检查了一下基座的魔力供应源,便拿起笔记本退到一边。一旁的瓦里安则坐在椅子上,有些期待的看着戒指上表示正在连线的的黄光。突然,戒指的光芒由黄绿,瓦里安猛地直起了身子,他迫切的用一种关怀的声音问道:“克劳迪娅?是你吗?我是瓦里安。”

  亚瑟不自然的吸了一口冷气,国王这关切的样子可真少见。亚瑟暗地里咂咂嘴,握紧笔杆准备记录。这时,通信戒指的另一侧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

  “是我,陛下。”

  亚瑟挑了挑眉。话虽不多,可以听出这位女男爵也对国王的亲自通信有些诧异,但她很快冷静了下来。在接下来的对话里,亚瑟一边欣赏着这柔和的女声,一边完善着克劳迪娅在自己脑海里的形象。诚然,这位女男爵的声音就像竖琴般婉转动听,但这动听的声音里,同时表露着一种坦然和坚定。十六岁的英雄圣骑士,比自己还要小六岁。亚瑟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女男爵。

  瓦里安跟克劳迪娅的对话始终围绕着燃烧军团和部落,还有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殿下请求援军的问题。从克劳迪娅描述的情况来看,这个由恶魔组成的燃烧军团十分恐怖,正是荼毒北方王国的天灾军团的真正主人,这个燃烧军团就是为了消灭这个世界而来,他们无恶不作,只在杀戮和破坏中得到满足。这群恶魔过于强大,只有和部落联盟才能战胜他们。

  亚瑟将克劳迪娅的汇报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在亚瑟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惊天的消息。他迅速的理解着克劳迪娅的汇报,作为第一个接触这个情报的第三者,他需要马上领会,做出判断。只不过信息量太大,瓦里安对克劳迪娅的关切语气,还有“只想听听我的副官”之类的言论,让他不禁妄加揣测起国王的圣意来。

  两人的交谈接近尾声,瓦里安国王嘱咐克劳迪娅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本以为只是平常性的嘱咐,可国王那一句“战场上的你,真是耀眼”的言辞,着实吓坏了亚瑟。这话可不能出现在记录里!亚瑟抿抿嘴,手一划,将这句话从记录里彻底抹掉。

  结束对话的瓦里安,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看着国王有些“惆怅”的样子,亚瑟轻轻走上前,试探的问道:“陛下?”

  瓦里安回过神,看了看亚瑟,叹了一口气:“你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亚瑟微微颔首,轻轻的走了出去。

  副官亚瑟的日常(五)——大战前的准备

  今天的副官处非常忙碌,除了昨晚值夜的克罗诺斯外,剩下的副官全部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工作。副官长德文应该晚上前来值夜,但大军即将出征,他必须留在办公室里协调公务。

  亚瑟今天早上到了办公室,才知道国王昨晚大发雷霆、决定御驾亲征的消息。在亚瑟看来,出征西部大陆理所应当,与其派出部队象征性的支援,还不如派出大军与部落合作,做一个生死一搏。至于国王亲征,亚瑟深表理解。毕竟,王国里没有一个人能代替瓦里安国王统领全军,而且自己心仪的女子惨死在了自己“弟弟”的手里。国王陛下失去的东西太多了,不应该受到这样不公的待遇。

  出征的消息,让副官们十分兴奋。能够像祖辈那样提剑杀敌、立下战功,正是他们这个年纪怀抱的梦想。但过度的兴奋却让他们反而有些毛手毛脚起来,一份简单的命令起草,竟写了四五次。上好的羊皮纸被揉的乱七八糟,四处乱丢。看着他们浮躁的样子,亚瑟和德文这两个高级军官摇了摇头。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亚瑟便开口训斥起来:“临危不乱、临乱不惧!看看你们这浮躁的样子!能跟着陛下出阵吗!”

  年轻的副官们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德文也接着训斥道:“还没出发,你们就焦躁成这个样子,要是真上了战场,估计你们连剑都握不紧了!泽尔,把这份命令拿回去重新起草!”副官们惭愧的低下了头,泽尔小心翼翼的从接过文件,修改起来。亚瑟和德文训斥的很对,军人就应该镇定自若。

  看到副官们认真起来,亚瑟拉着德文走到了一旁。大军即将出征,德文和亚瑟两个高级副官都要随驾出阵,两人的工作也随着这次出征发生了变化:亚瑟除了担任副官以外,还要以国王海军参谋的身份在国王身边参赞军务。一番商量之后,两人决定:德文主内,负责副官处在出征期间的日常工作;亚瑟主外,负责副官处与参谋部的对接。达成共识之后,亚瑟就急忙朝要塞的作战室赶去。

  此次出征颇为意外,动员兵力也比较庞大。尤其是穿越大海,抵达西部大陆的航线,成为了参谋部优先讨论的问题。根据塞拉摩最近传来的情报,还有王国现有的海图来看,参谋们一致认为,远征大军应由第七舰队护航,沿着库尔提拉斯海军抵达塞拉摩的航线,首先安全到达的塞拉摩,然后再北上与吉安娜殿下的军队会合。毕竟,暴风王国海军到过西方大陆的舰长很少,这条由库尔提拉斯海军开辟出来的航线,在安全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瓦里安却对这份决定予以了否决。在瓦里安看来,大军最好能在距离吉安娜殿下部队最近的地方,一次性登陆。否则再多的兵力,也起不到救援的作用。参谋部和国王的意见产生了分歧。这时候,所有人把目光聚焦在了这位身着海军军服的年轻伯爵身上。

  这位伯爵正俯身从海图上寻找着一个名叫艾萨拉的地方,这个地方他曾经驾驶军舰抵达过。调回王庭之前,这位伯爵是暴风王国海军新式三等风帆战列舰“狮鹫”号的舰长,当时的“狮鹫”号就在这一区域停泊。七年的海军生涯,让这位伯爵见识过南洋的血帆海盗,也见识过极北裂境的猛犸人,从见习少尉到一艘主力舰的舰长,这位伯爵绝对是王国里最为优秀的海军军官之一。更可况,这位伯爵是第一个航行到西方大陆进行考察的主力舰舰长。

  认真观察海图的亚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了全场军官的焦点。直到伯瓦尔大公爵轻声喊了喊亚瑟的名字,亚瑟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看着军官们的目光,亚瑟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另一位同僚,杰瑞斯塔海军中校。杰瑞斯塔中校会意的瞥了一眼海图,然后掩着朱唇对着国王轻咳了一声。亚瑟顿时明白过来,现在是想让他发表看法了。他清清嗓子,整理一下领口,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瓦里安国王。

  瓦里安对上亚瑟的目光,郑重的点了点头。

  亚瑟脸色一凛,朝国王微微颔首,便走到海图桌前,指着一块地区,用不大不小声音说道:“其实,我们可以让舰队停靠艾萨拉,让大军从艾萨拉北部地区直接登陆。”

  “艾萨拉?”军官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艾萨拉”,亚瑟俯身指着地图,心里迅速计算着航行的数据:“艾萨拉是西方大陆边界延展出来的一个海湾地区,海湾内部礁石林立,舰队无法进入。但其北部是一片平坦的海滩,周围地势平坦,树木茂盛,可以作为舰队的临时驳锚点。”

  “可航线。。。。。。”

  “航线没问题,”亚瑟直接打断了一位军官的询问:“王国曾经派出过军舰到这一带考察过。我去过,杰瑞斯塔中校也去过,相当一部分主力舰舰长都航行这个地方。海军部还保存着这条航线的航海图的航海记录。如果计算严密,舰队可以安全的抵达艾萨拉。”

  “那中途补给呢?”

  “基本不成问题,‘’亚瑟想了想说道:“趁着季风,应该两周之内就可以到达。”

  军官们陷入了沉思。亚瑟的方案引起了国王的注意。这个方案很冒险,但时不我待。良久,瓦里安下达了口谕:“就在艾萨**陆,着手准备吧!”

  “遵命陛下!”在军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里,战争的机器开始运作了。

  副官亚瑟的日常(六)——第一次见到克劳迪娅的妹妹,叫帕尔崔丝的美丽小妹妹

  随着国王的一声令下,暴风王国的军事机器开始一步一步的运转起来,对于战争,这个曾经被灭亡的王国,有着一条全体国民共同遵守的底线,那就是修我戟矛、与王同仇,与子同仇。只要国王下令开战,所有的一切都要为战争让步、为王国的军队让步!一条条军令畅通的从参谋部发出,结束会议的亚瑟本来想回到副官处休息,可德文突然找到亚瑟,拉着亚瑟一起去了国王的办公厅。

  “刚才我派女官去了克劳迪娅的宅邸请她的妹妹帕尔崔丝进宫,”瓦里安看着两位副官,有些沉重:“过会儿,帕尔崔丝进宫之后,你们两个要好好接待,马上通知我。”德文和亚瑟两人互视一眼,点头应诺,退了出去。

  对于克劳迪娅的惨死,德文和亚瑟都非常的惋惜。亚瑟虽然没见过这位年轻的女男爵,但通过同僚和皇家卫士的描述,亚瑟对克劳迪娅的映像十分不错。美丽大方,坚强勇敢,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女性英雄阶圣骑士。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女,就这样惨死在了那个背叛者的手中,就这样消逝在了豆蔻的年华里。只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妹妹,真的叫人十分同情。

  一会儿,在女官的带领下,帕尔崔丝轻踏着莲步,慢慢的走进了副官处的办公室,就在帕尔崔丝走进副官处的那一刻,这些王国的精英们,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痴痴的看起这位貌美绝伦的小姐来。

  这位年轻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但她周到的礼仪、大方的举止,一颦一簇都透露着无比的优雅与高贵。那金色柔顺如流水般的长发,被她正整齐的束在脑后;精致的鹅蛋在阳光下脸被衬得十分娇美可爱;一袭白金色的魔纹布蕾丝连衣裙,将少女衬得如公主般典雅;白如羊玉凝脂的藕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尤其是那清晰分明的锁骨,更是美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好好亲吻一番。

  女官对这些“绅士们”的表现很不满意。人家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你们就这样盯着人家,真是无礼。尤其是那个泽尔迪格,更是过分,墨水从鹅毛笔上流了下来,都不知道。还有德文,都结婚生子了,还在那恬不知耻的盯着这位美丽的小姐。也就艾斯特尔伯爵还绅士些,知道低头回避。女官轻咳一声,副官们一个激灵,回过了神。

  女官看了一眼德文,不满的说:“德文副官长,应陛下的邀请,我带帕尔崔丝?瑟伯切尔小姐进宫觐见陛下,帕尔崔丝小姐到了。”

  德文自知失礼,他蹭蹭鼻尖,刚准备起身,女官接着说道:“不麻烦副官长了,您先忙。”然后女官看着亚瑟,好声说道:“艾斯特尔伯爵,您现在忙吗?”

  亚瑟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德文。德文暗地里做出一个加油的姿势,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亚瑟皱了皱眉,转头仔细看了一眼帕尔崔丝。如果说那位卡特拉娜女士妩媚的就像诱人的蜜糖,那这位少女就像画里走出的仙子,纤尘不染。真的好美。亚瑟低头自嘲的一笑,慢慢站起身,恭敬的说道:“女士,陛下有交代,帕尔崔丝小姐进宫之后,可以直接觐见陛下。您直接带着帕尔崔丝小姐去陛下的办公厅就行,不用我们通报。”说着,亚瑟便在众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坐了下来。

  女官更是有些愣在原地,这位伯爵竟然推辞了一位女士的求助。女官讶然的看着亚瑟,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答复。德文此时恰好的轻咳一声,打破了这颇为尴尬的局面:“女士,亚瑟少校今天很忙,等一下他还要参加海军部的会议。还是我去通报吧。”德文起身,走到女官面前,向女官轻声道歉,然后便和女官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那位仙子离去时的倩影,亚瑟低下了头。

  她是不会记住我的。

  







Ps:书友们,我是寒素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变身骑士小姐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bianshenqishixiaojie/,欢迎收藏
手机看变身骑士小姐http://m.ww51.com/bianshenqishixiaojie/变身骑士小姐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变身骑士小姐》版权归原作者寒素湘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不顾西东男友又又又死了[综穿]因爱名,结欲果嫌疑犯A一见男主就腿软我的老师十项全能四号公民[无限流]心搔快穿 每天起床都在直播寄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