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魅|后记第一章 它在某个时空

推荐阅读: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九龙至尊绝品邪少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最强升级系统万界武神斗天武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绝代神主
  高高的蓝芦苇在风中轻轻的摇摆着,一道道涟漪静静的徜徉开。

  芦苇群中,一顶花瓣编织的帽子,帽子下紫色的长发,还有一张幼嫩可爱的笑脸。

  这张笑脸分外精致迷人,扑闪的眼睛如最纯净的泉水般灵动美丽。

  小女孩双手捧着蓝芦苇的絮絮,粉粉的小嘴凑过去,轻轻的一吹,顿时芦苇的飘絮全部飞起,像是一片片蓝色的绒毛羽毛,好看极了。

  小女孩立刻发出了天籁般的笑声。

  “妈妈,妈妈,你快看……”小女孩从芦苇群中跑了出来,朝着一位坐在草地上的女子雀跃不已的喊着。

  小跑的女孩身边缭绕着那些芦苇的飘絮,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它们中是跟着她,缭绕着她,簇拥着她,像是呵护拥护着它们的小公主。

  草地上的女子静静的坐在那里,她有着和女孩一样美丽如瀑布的紫色长发,长发随着她的坐姿散落在草地上。

  她没有在意小女孩的嬉闹,只是稍稍仰着头,仰望天边那一轮渐渐沉沦的夕阳。

  小女孩很听话的没有打扰她,过了一阵子,她似乎玩得有些累了,可爱乖巧的趴在了她妈妈腿上,身子蜷缩成了一只小猫。

  夕阳沉落,最后一缕光芒从大地上消失,那位美艳绝伦的妈妈若有所思着,她的手柔柔的放在小女孩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抚摸着她

  “思妾,我们要回去了。”

  “回去?是不是回去后就能够见到爸爸了?”小女孩立刻浮起了笑容。

  “你没有父亲。”

  “妈妈骗人,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

  “他死了。”

  “骗人,骗人,骗人!”

  “我带你去见他。”

  “真的吗???”女孩眼睛立刻闪烁了起来。

  “嗯。”

  ……

  ……

  黑夜,一只遍体通黑的黑色妖狐在大地山脉之间极速的奔跑着。

  这只俊逸邪魅的妖狐背上坐着一对紫色头发的母女。妈妈美得不可方物,像是从月宫中落入凡间的仙女,女儿粉雕玉琢,精致可爱。

  “我们要去哪,妈妈?”小女孩歪着脑袋问道。

  “万穹龙渊。”

  暗殇王在黑夜中奔跑速度非常快,群山眨眼间消失在了背后。

  巍峨的万穹龙渊的山脉就在眼前。高耸入云的山峰令人望而怯步,暗殇王非常矫健的在这山与山之间飞跃中,朝着万穹龙渊最顶端奔去。

  山巅就在眼前,暗殇王重重的踩在山巅上,周围的沙石顿时冲散开。

  山巅上到处都是岁月石,传闻岁月石是某些生物的残骸,它们灵魂穿梭了时空,将躯壳留在了这里。

  “爸爸在哪呢?”小思妾轻声问道,好像怕惊扰了什么。

  妈妈拉着小思妾的手。慢慢的朝着山巅的边缘走去,暗殇王则忠臣的跟随在她们的身旁。

  小思妾的眼睛一直在寻找,她心里有些期待,更有些紧张。

  这些年她都是跟妈妈在一起,她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和妈妈一样亲的亲人,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

  走到了山巅的边缘,一些凌乱的石子和扬起的沙砾发出轻微的响声。

  巍峨的悬崖边上,一个人影坐在那里!

  小思妾愣了愣。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他坐在那里,好像一尊石头的雕塑。没有一点点的生命气息。

  他坐在那里,好像已经孤寂了无数个岁月,在这里承受着日晒、风吹、雨打。

  月光拖长了他的身影,莫名的一股悲伤涌入到小思妾的心里,让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吗?

  可是他为什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他……他就是爸爸?”小思妾有些胆怯的问道。

  没有见到之前。她总是很期待很兴奋,但真的见到了,又开始害怕。

  “嗯。”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一个人坐在那里……”小思妾低声说道。

  小姑娘的说话声似乎惊扰了那个孤寂的人影,终于他动了。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这对母女。

  小思妾急忙抓住了妈妈的手。躲在了她的身后。

  片刻后,她又探出了脑袋去看那个会动的石雕。

  猛然间,她发现这个雕像的脸颊上竟然有两行泪痕,很明显很明显。

  小思妾不明白,他在为什么而伤心,又为什么要流泪,他们不是说大男人是不能流泪的。

  “怎么……怎么是你?”男子站了起来,死灰一般的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苦涩,也很为难的带起一丝笑容,像要将自己刚才那副泪流成河的脆弱样子给冲去。

  从没有,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孤单得像哭,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一个失去安全感的孩子一样泪流满面,他也从没有想到失去了肩膀上的重量后自己会变得如此脆弱,即便掌控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拥有着不死之躯,那颗心都脆弱得经不起一点点的回忆。

  “想哭就哭吧,我当没看见。”雨娑平静的说道。

  有人,楚暮是不会落泪的,尤其是在这个女人面前。

  他注视着雨娑,雨娑也在看着他,相视许久都找不到一点点的话题来打破这个沉寂。

  终于,楚暮发现了雨娑身后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

  她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抱一抱她,精致的让人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灵美小女孩。

  “她是……”楚暮勉强找了个话题问道。

  “捡来的小丫头。”雨娑淡淡的回答道。

  “我……我不是捡来的!我是妈妈的女儿,从妈妈肚子里钻出来的!!”小思妾气呼呼的说道。

  不过,好像注意到有别人在,这小丫头觉得自己这么大声大喊有些失礼,又躲回到雨娑身后。

  楚暮愣了愣,忽然间明悟了什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雨娑。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啊,天宫那次与雨娑欢好后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也没看见雨娑有身孕的迹象,楚暮觉得她应该事后有做过什么处理了,毕竟以楚暮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是不可能去当一位妈妈的。

  就在楚暮认为这不太可能的时候。他又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当初,她为什么要把赤火曜日的能量全部给自己,她明明自己也可以吸纳成为不死级,难不成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她有身孕了??

  善恶女王是异人系,如果受孕的时间和人类有所不同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小女孩岂不正是自己的女儿?

  楚暮呆住了,这突如其来的父亲身份让他始料未及,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是和曾经最反感最厌恶的女人有了孩子……

  难以接受。楚暮此刻真的难以接受。

  他最理想的是与叶倾姿有孩子,然后可以安安稳稳的在新月之地度过往后的生活,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起来。

  可……可为什么是雨娑……

  为什么是她!

  楚暮到现在都还分不清和雨娑到底是什么关系,复杂到让他自己都头疼不已,甚至他们除了那次在天宫莫名的结合之外,根本连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有了孩子,她是母亲。自己是父亲……

  荒唐,真的太荒唐了。

  要知道过去。他们之前的仇恨已经达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程度了。

  ……

  楚暮的思想剧烈的挣扎着,确实,他有些无法接受。

  雨娑依旧面无表情,事实上她更经历了一段非常漫长的难以接受。

  只是,随着小思妾的诞生,随着生活的继续。这小丫头慢慢的变成了雨娑最重要的人,容不得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能不能接受,是楚暮的事,雨娑也根本就不需要楚暮来负起这个责任,她只是答应了小思妾来见他一面罢了。

  “妈妈。他……他好像不喜欢我。”小思妾很小声很小声的说道。

  她躲在雨娑背后,始终不敢走出来。

  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但是这个父亲有一双孤独的眼睛,还有一张严肃冷峻的脸,让人难以接近。

  她有些害怕……这个爸爸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慈善。

  ……

  楚暮看了一眼这看上去只五六岁模样的小丫头,看着她那双胆怯、陌生的眼睛。

  他想转身离开,他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但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触动了。

  小女孩的这个眼神,很像很像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儿时的自己……

  楚暮清楚的记得,当初妈妈柳冰岚出现的时候,自己也是躲在楚天芒的背后,因为这个女人让楚暮感觉到陌生,感觉到她拒绝别人靠近。

  而此时小女孩的眼睛像极了当时的自己。

  她其实很期待很期待看到自己父亲,因为楚暮记得当时的自己其实也很希望看到自己妈妈……

  就好像一个轮回,楚暮忽然间发现自己演绎了一遍自己父亲与母亲的故事,在莫名中与一个难以接受和没有感情基础的异性结合在一起……

  当初柳冰岚的冷漠和一言不发的转身,带给了楚暮内心很重很重的伤,以至于后来柳冰岚需要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去修复。

  如果那个时候柳冰岚没有沉默,而是绽开笑容,那么楚暮一定会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的笑容,并且根深蒂固。

  那么现在呢?

  ……

  许久许久,楚暮还挂着泪痕的脸上慢慢的、有些僵硬的浮起了笑容。

  这个笑容是雨娑见过最难看的笑,不过也算是笑吧……

  雨娑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楚暮。

  “让她过来吧,我和她说说话。”楚暮说道。

  “你们聊。”雨娑也不多说,直接转身走了。

  小思妾站在那里扭捏了好半天,还是不敢走上前去。

  楚暮也没有说太多。只是重新坐在了悬崖边。

  好一会,小思妾终于迈开了小步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楚暮身旁。

  她学着楚暮的样子坐在悬崖边上,一双白皙迁徙的小腿在高崖上轻轻的晃荡。

  “你为什么哭啊?”小思妾小心翼翼的问道。

  “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楚暮说道。

  “失去了,就会哭吗?”小思妾歪着脑袋问道。

  “恩。谁都会。”楚暮说道。

  “哦。”小思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妈妈不见了。我也会哭。”

  “她没虐待你吗?”楚暮问了一句。

  “妈妈是最好的妈妈,从不欺负我。”小思妾很认真的说道。

  “哦,不太看得出来。”楚暮嘀咕了一句。

  “她说爸爸是大坏蛋……还总骗我说,我没有爸爸,然后又说爸爸死了,妈妈也真还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说谎都不会说。”

  “……”楚暮顿时无语了。

  “思妾!”不远处传来了雨娑极度不满的声音,声音还带着几分冷意。

  小思妾急忙捂着自己小嘴。不敢再说话,那双眼睛却狡黠闪烁的看着楚暮,好像在和楚暮分享了什么秘密之后的那份不能说的喜悦。

  “这些年,你都在哪?为什么不和妈妈在一起。”小思妾继续询问楚暮。

  “我被困在一个囚牢里。”楚暮说道。

  赤火曜日的孤单,让楚暮彻底抓狂。

  “那又怎么出来的?”小思妾问题挺多的。

  “有个被囚禁了更久的人,他让我把他的灵魂给吞掉。吞掉了他的灵魂后,我的力量变得更强,击碎了囚禁的禁制。”楚暮缓缓的说道。

  “啊?那……那个人是谁啊?”小思妾问道。

  “一个失去重要东西的人。他曾经也吞噬掉了一个被囚禁了更久的人的灵魂。很可惜那个时候力量还不足以击碎禁制。”楚暮说道。

  “如果没有囚禁了更久的人,爸爸岂不是无法逃脱了?”

  “恩。”楚暮点了点头。

  “那我也感谢那个囚禁了更久的人。是她让我可以看到爸爸。”小思妾闭上眼睛,开始了她的许愿一般的感谢。

  看着小思妾可爱的笑脸流露出的认真,楚暮内心却涌起一阵酸楚……

  他们,真的很值得很值得楚暮去感谢。

  一个轮回,一个自己。

  每一个新的轮回,就有一个自己消失。

  不知道多少次。这个轮回吞噬了那个轮回,他承载着他的遗愿,只为了某一个轮回,能够逃脱……

  如果吞噬了赤火曜日上那个声音的灵魂后,楚暮的力量依旧无法击碎赤火曜日上的禁制。那么某一天,楚暮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灵魂献给下一位,由他来完成自己和无数个自己的执念。

  没有人知道赤火曜日上上演过这样一场悲剧……

  然而,悲剧结束的时候,还是迟了。

  楚暮从赤火曜日中挣脱的时候,莫邪已经钻入了轮回。他们已经不属于一个时空了。

  他能做的,只是坐在悬崖边缘落泪……

  ……

  “失去的东西能够找回来吗?”小思妾问道。

  “不能了吧。”楚暮回过神来,苦涩的说道。

  小思妾若有所思了片刻,忽然她伸出了小手,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紫色坠子给取了下来,然后将这小坠子交到了楚暮的手上。

  楚暮看着这紫色的坠子,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似乎是雨妾的紫坠,当初自己收集了碎片还给了雨娑。

  “妈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她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她是唯一一位掌握了时间力量的图腾神女。这条项链是属于她的,妈妈说这条项链拥有开启时空的能力……”小思妾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

  楚暮有些失神的看着小思妾。

  似乎,雨娑也曾经说过,图腾神女可以掌控时间!

  “别伤心了,去把它找回来吧。它一定也在某个时空苦苦的等着你。”小思妾说道。

  它在某个时空等待着自己!!

  小思妾的这句话让楚暮如遭霹雳。

  ……

  握着这条项链,楚暮将小思妾紧紧的搂在怀里……

  ……

  鱼的天空:

  这章其实不打算发的。“就叫你莫邪”这章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了,尽管故事不完美。

  结果某个混蛋作者来我家做客的时候,乘我出门买东西招待他的时候他偷翻我电脑,把这章复制走了,并且扬言,我不发这章,他就登陆我账号来发。(以前不在电脑前的时候有让他帮我发过章节)

  改账号密码也懒得了,算了,估计他的这种发神经的行为也一定程度行表明了最后的结局确实太让人纠结了。

  想了想,还是把这章发出来吧。

  希望这章能够缓解一下大家的心情,但我其实还是认为,上一章就可以了。

  那个混蛋作者是“乱”,写《英雄联盟》的。尽管这个作者很混蛋,但他的作品确实非常好,推荐大家去看看,这是好像是小鱼的第一次章推啊,不过还是别的站的,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编辑骂,唉,个人认为一本好书还是不分什么网站的吧。

  新书还是暂且不发,这几天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我的问题很严重,尤其是这个年纪严重到这种程度,等到三十岁左右的时候,颈椎压迫神经有可能动不动就会晕厥。

  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新书具体什么时候发会在宠魅的后记章节上告诉大家,希望大家关注~~

  先这样~~祝大家国庆长假玩得开心~~四年多了,我也没放过假,总算可以出去玩了~~~(未完待续……)
宠魅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chongmei/,欢迎收藏
手机看宠魅http://m.ww51.com/chongmei/宠魅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宠魅》版权归原作者鱼的天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无限武侠新世界完美机甲剑神人造人崛起网游三国之新生三国之天下至尊大唐第一少植物崛起倚玉偎香快穿之宛宛

网站地图

污污我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