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君记|- 分卷阅读10

推荐阅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绝品邪少末法之妖孽符神总裁的小妻子至高使命一品带刀太监回到明朝当王爷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快穿女王:苏遍全世界
。”

第7章 凯旋

  在二十多年前,楚国一度积贫积弱到只剩个空架子,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才恢复成如今国富民强的状态,此番与西夷之战是宣扬国威,亦是试水,楚襄并没有准备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所以东漓江南边的扎城是他此行的最终目的。

  百年前,扎城还不叫扎城,隶属楚国境内,被唤作逐浪城,与碧波荡漾的东漓江遥相呼应,乃是北地的一处绝景。后来被西夷占去,转眼间就成了屯粮驻兵的重镇,无论出于哪方面的原因,它都是不可放过的目标。

  然而战力跟重要程度是成正比的,如今的扎城防线固若金汤,光大型守城器械就有八台,连只鸟雀都难以靠近,与铜墙铁壁无异,楚军久攻不下,战事陷入了胶着状态。

  楚襄去了半个月还没回来。

  坐镇后方的夜言修也不轻松,每天早出晚归,一边收着雪花般飞来的战报,一边将粮草兵力源源不断地运过去,看似沉着冷静,再拖上几天只怕要命人去前线请楚襄回来了,太上皇及姑母就这么一条血脉,要再像蒙城之战那样出个什么好歹,他唯有切腹谢罪了。

  但他也明白这不太可能,为了打响震慑西夷的第一炮,扎城楚襄志在必得。

  当然,为了安全,楚襄的身份在军中依然是保密的,表面上还是楚钧统领三军。

  是夜,风声飒飒,东漓江南岸千帐连营,烽火高燃,远望唯见其中鸦影笼罩,不甚明晰,走近了才闻磨枪踏步声不绝如缕,一片铁血冷肃之象,令人心生畏惧。

  不久,冰冷的铁栅栏次第敞开,玄甲骑兵冲出营地率先袭向扎城。

  后方不远的山坡上,一道暗影负手而立,俯瞰着两军阵营从安静变得喧嚣,士兵似蚂蚁般密密麻麻地涌向战场中央,尔后定睛望向了某处,剑眉陡然一沉。

  “去把宁王给朕带回来。”

  边上的影卫身形如电,嗖地一声就不见了,再回来时显然多了个人的脚步声,虽略显虚浮,脊背却挺得笔直,其人其势犹如一把利刃,划破苍茫夜色,携着丝丝缕缕的锐气来到楚襄身旁,并屈身施礼。

  “皇兄。”

  楚襄冷哼:“还知道朕是你皇兄,看来没病糊涂,那为何违抗军令上战场?”

  楚钧默不作声,径自跪着不动。

  他是荣郡王之子,因父辈渊源颇深,又自小与楚襄同进同出,感情极为深厚,便亲称他一声皇兄。楚国皇室向来子嗣单薄,到了这一代嫡系仅剩他二人,再无其他堂兄弟,故无甚冲突及避讳。

  眼下太上皇、太后及荣郡王夫妻皆于咸阳行宫避暑,他二人却挥军北上,掀起轩然大波,一个掌揽全局,一个冲锋陷阵,配合得不知有多默契,但自从楚钧在蒙城被暗算之后楚襄就穿着他的战甲亲自领兵作战,只是上次出了那等事,这一战楚钧是无论如何都不让他去了,遂又带伤上阵,谁知被楚襄抓个正着。

  “还不起来?”

  楚襄睨了他一眼,他慢慢直起身子望向山下的千军万马,皱着眉头说:“今夜之战极为关键,您不让我去,卫颉一人又如何应付得来?”

  “人是固定的,战略却不止一套,卫颉经验不足但胜在性子沉稳,朕已将他调去正面战场,凭他稳扎稳打的习性,与夷军缠斗个大半宿都不成问题。”

  听他这意思竟是还安排了别的人马,可要去做什么?

  楚钧面带疑色地扫过营中各部,猛然发现影卫队不见了,再看向身后,零零散散的只有十来个人,连流胤都不知去了哪里,登时惊怒交加:“皇兄,影卫是贴身保护您的,您将他们派去了何处?”

  楚襄下颌微扬,指着城中灯火鼎盛的那一处,道:“难民营。”

  这三个字差点没把楚钧气出心脏病来。

  扎城的楚国难民比蒙城还多,救都救不完,何必急于一时?他刚要开口劝楚襄收回成命,转念一想,楚襄何时做过这等本末倒置之事?其中必有深意在,只是未说明白罢了,思及此,他记忆中突然浮现出一件事,遂再次问道:“是何人领队?”

  “你不如直接问朕流胤去了哪里。”楚襄掀唇轻笑,旋即转过头凝视着他,“他有更重要的差事去办,不在这里。”

  他没有明说,楚钧也不再细问,战场上的拼杀声涌入耳帘的一刹那,他的眉头攒得更紧了,“皇兄,此处不安全,您该撤回后方营地。”

  话刚说完旁边的影卫就低喊出声:“陛下,中军似乎不太对劲!”

  楚钧闻言立即扭头望去,只见四台大型连弩和投石机都已从城墙上露出了头,吊杆直耸云间,颇为打眼,按理说此刻中军应当暂避其锋,待箭石耗完重新装载之时再攻一波回去,可卫颉率领的中军像是没看见似的,仍在与夷军纠缠,毫无撤退之势。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来人,立刻让传令兵放狼烟示警!”

  楚钧吩咐完便看向楚襄,他目光渐变锋锐,显然早已有所察觉,却对他下达的命令未置一词,似乎正在琢磨什么。

  这情形有些熟悉,就像是被罩在蜜罐里的蚂蚁,因为没有光线而没头没脑地乱蹿……

  顷刻间,沾染在楚襄眼角眉梢的暖光都因他冷峻的神色而失去了温度,一阵邪风刮来,光源尽数扑灭,他清渺如雾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速速派遣一列待命精骑杀入敌圈,通知卫颉换成防御阵。”

  影卫领命而去,楚钧却满腹疑团——既有传令兵空中传信,何必冒着风险又投进去一批人马?

  灵光一闪而过,他瞬间了悟,神色亦随之紧肃起来,偏过头沉声道:“皇兄,中军中了西夷的阵术!”

  楚襄没有出声,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夷人素爱钻研布阵之道,并非寻常军队阵型变化那么简单,而是利用草木山石乃至气候星象设下幻术,不幸踩入阵中之人轻则迷失受伤,重则癫狂死亡,威力不可小觑。楚襄不是不知道此事,只不过因为夷人一昧追求此等邪术从而做出了许多丧失人伦的事情,例如刎杀幼婴取血画阵,所以早就被朝廷严令封杀,今日居然能在这里见到,实在始料未及。

  幸好,从中军的反应看来这阵还不算太厉害,只是普通的障眼法罢了,所以卫颉等人看不到那些大型器械也看不到传递消息的狼烟,立刻派人前去通知应该还来得及。

  看着一列玄甲骑兵如箭矢般射入了战场,迅速冲破包围圈抵达帅旗之下,楚襄眸光暂敛,须臾之后又投向了声势滔天的扎城。

  此阵必须要破,可阵眼在哪儿?

  他放眼梭巡着山林城池的每一个细微之处,忽见西边光芒大盛,数不尽的火矢在空中划下一条璀璨的长河,几秒之后全部没于高阁塔楼,城内顿时沸腾起来
从君记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congjunji/,欢迎收藏
手机看从君记http://m.ww51.com/congjunji/从君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从君记》版权归原作者漪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关于饭上了我老公和他兄弟的CP这件事[快穿]在作死的大道上直线狂奔融光[ABO/双A]迷途蒋错就错朕才花了一天时间就发现朕喜欢宰相被草履虫看上了怎么办?校草不白叔是美男鱼至爱如初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