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第二百二十三章 可聚心识见神真

推荐阅读:重生之绝世武神我的冰山总裁老婆轮回乐园继承两万亿九龙道祖无相进化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搬个魔兽到异界放开那个女巫重生之跨国巨头
  那道人身上气机在不断提升之后,终是在一个高度停滞下来。

  众人这时发现,原本诸有在感应之中仿若染了污浊一般,而在抽离了这些伟力之后,却是变得清晰了许多。

  可是他们都是清楚,这些伟力并没有消失,而是聚合到了那造化之灵伟力化身之上。

  闳都见其伟力聚集结束,眸中光华变得犀利起来,他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当下持拿一个法诀,而后口颂道音,霎时之间,凡是他伟力所及之处都是振发玄乐宏声,并有无穷道法随之演化出来。

  而这道音一出,那道人身躯顿时模糊了一下,本来已是落至诸有之中,可现在却似在与之剥离开来,并且其所吞纳的伟力也被斩断。

  闳都道人这门道法十分玄妙,只要他把这段冗长道音颂声念完,并且在此中不曾间断,那么就可将对手逐入永寂之中,哪怕对面所站的是造化之灵也不会例外。

  虽然造化之灵正身并不会因此而消亡,但等正身真正降临时,损失的这部分力量就不可能再寻回来了。

  那道人察觉到了自身处境,背后灿烂宝光一撑,身形稳固了许多,本来清晰道音也变得纷杂模糊了许多,随后便伸手对着闳都一抓,

  闳都面露冷笑,口中诵念之声不断,身躯则是往后退了一步,但原处仍有一个自己停留在那里,那宝光过来,立刻从前方那个身影之上穿透而过,旋即两者一齐消失不见。

  相觉等人现在都不是完满之身,自身忆识中只是知道闳都胜过他们,但究竟拥有什么手段却并不十分清楚,但此刻一见场中景象,也不难看出其人在道音念诵结束之前不能半途中断,于是各自出手,将自身伟力压上,然而与那道人伟力一碰撞,却是一下被其吞没下去,

  恒悟道:“此人可吞夺我辈法力。”

  相觉眯眼道:“不必去管,他便能吞夺我等伟力,只要不曾将我道法夺去,也不可能化解我辈伟力,有闳都道友在上面撑着,看他能吞去多少。”

  微明点头,那造化之灵的伟力虽是厉害,可并不见得能压过所有人,吞夺伟力之举看去可怖,但也不过如此而已,只要他们自身还在,其人需要多少那便给多少,而且他们也不是为了击败此僚,只要从旁牵制,等到闳都那里颂声结束,那一切便都尘埃落定了。

  那道人似是感受到了威胁,陡然转脸过来,尽管面上不曾显化五官,只有一层流光溢彩,可相觉等人都是感觉到其人在凝注着自己。

  与此同时,四人却都是感觉到一股巨大威胁袭来。恒悟、季庄二人察觉到不对,立刻站了出来,并将自家造化宝莲托起。

  随即两人神色微变,他们都是感觉手中宝莲微沉,这分明是承托了伟力之故,可这伟力究竟是哪里来的?他们事先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先兆。

  而手中无有宝莲的微明和相觉却是一皱眉,他们发现自己身影竟是在由有化无之中,虽这过程看去极为缓慢,可那侵蚀自身的力量却是凭空生出,令他们无从防备。

  相觉这时倒是冷静,道:“几位道友不必急切,由得他去施为,他越是把伟力投在我等身上,闳都道友那里越是顺利,况且真是遇得危险,闳都道友又岂会置之不理?”

  昆始洲陆某处洞窟之中,风陌理顺思绪之后,便就准备主动出击。

  他觉得张蝉与孟壶虽是分开行事,可因为孟壶是个守规矩之人,所以即便有师长事先安排好的奇招,临机决断,乃至各种应变肯定有所缺乏。

  这里就是他的机会了,对方绝然不会想到,一个被其等追得四处躲藏之人,竟会突然施以回身一击。

  通过那些模糊未来,他判断出了孟壶几个可能寻来的地点,并暗中布下了法阵,只要其人一出现,他就会立刻赶了过去将之杀死。

  他等了没有多久,布置下来的气机便就有了回应,只是这一次却是同时有两处地界出现了动静。

  他本以为是意外发现了张蝉与孟壶二人的行迹,若是这样,那就只能先行放弃动作。

  孟壶也就罢了,张蝉很是擅长搜寻痕迹,一旦接触到了他的气机,固然他知道了这位对手的所在,可其人同样也能凭借这点线索反过来找到他。先不说他不是其人对手,便是为了保证未来大势不变,他也需尽量避开与之照面。

  然而看了下来,却发现情形与他所想不同,那触动气机的,竟然来自于两个孟壶。

  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之中必然有一个是分身。

  可是他观察了一下,却是吃惊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分辨,都看不出到底哪个是分身,哪个是正身。

  本来这么快等到孟壶上门十分符合他的期愿,可这幕景象却是让他有些迟疑起来。

  自己究竟是直接选择对其中一个动手,还是先不去理会,继续等待更好的出手时机?

  若是选择动手,一旦出现判断错误,那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下次可不见得再能寻到这样的机会了。

  他寻思了一下,认为孟壶若是一直以分身为遮掩,莫非自己就不动手不成?所以决定还是冒险一试。

  当即心意一转,一个挪遁,已然出现在了那气机埋藏之地,随后稍稍一辨,就往孟壶所在之地遁去。

  只是他此刻不曾发现,随着逐渐接近孟壶,他所看到的那些未来景象也是在陆续消失之中,而在他无法察觉到的地方,也是有一股气机正从身上不停抽离出去。

  山海界西空绝域,惊穹山,少清派山门所在,洪佑正在此间作客。

  当初来至此间时,他直言相告是来论剑的,可没想到,却是受到了超乎寻常的礼遇。

  这令他有些讶异,早年他身为元阳派修士,也是与少清修士打过交道的,可从来没有这般客气过,后来才知,自从山海界论道之会后,通常多是少清弟子去别家宗门走访,已经很少有九洲修士单纯是为讨教而上门了。

  而此时此刻,他正与冉秀书论法,与少清弟子论法,其实就是论剑。

  不过凡蜕修士之间除了生死相争,也不必要亲自上阵,只需在神意之中彼此加以推演便好,这样即不伤和气,又能论一个高下。

  而就在两人各自演化妙招之时,洪佑却是略略失神,剑势也是微微一慢。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察觉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力量浮现了出来。

  冉秀书见他走神,不禁有些奇怪,以洪佑的境界,若不是遇到意外情况,可不会出现这等情况,便问道:“道友怎么了?”

  洪佑摇头道:“没什么。”

  冉秀书见他不愿多言,也没追问,只是略带惋惜的评论道:“要说道友剑法,也很是高明,可在冉某看来,某些地方略略有些保守,若是完全舒张伸展,威力还可大上几分。”

  对洪佑他很是佩服,这一位能脱出窠臼,推陈出新,融汇阴阳两剑,并将自身剑术道法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极是难能可贵。可是这个瑕疵却令他有些遗憾,因为现在他所面对的洪佑并非是其人最为巅峰之时。

  洪佑沉默一会儿,才道:“那是因为前番遇到一个对手,一招未出,只是神意演示,便一招败我,我受此挫败,一直在思量如何破解,故在剑法之上失了圆融。”

  冉秀书听到这里,不由来了兴趣,道:“竟有这般人物,不知是哪一位道友?又用的是什么手段?”

  洪佑并没有道出沈崇名讳,只是将其人圆融唯一的手段大致说了下。

  冉秀书听得目中放光,搓着手道:“不知这位道友现在何处?”

  洪佑摇头道:“我亦难知。不过我以为,以他修为,便放在古往今来的同辈之中,除了贵派中人,恐怕少有人是他敌手了。”

  “那却未必。”冉秀书这时对着上方指了指,道:“道友可知道那玄渊天中那一位么?”

  洪佑神容一正,道:“听说过。这一位以往斗战之能也是令人敬佩,只是这一位早已是功去上境,我欲瞻仰风采亦不可得。”

  冉秀书带着一丝挑事的笑容道:“道友谬矣,这却未必没有机会。”

  洪佑看他一眼,道:“这如何说?”

  冉秀书道:“元蜃门有一镇派之宝名唤‘心象神返大灵碑’,想必道友也是知晓?“

  洪佑一思,点头道:“冉道友是说我可借得此宝照见那一位过去?可是那一位已然超脱世外,这法宝未必能够照显出他本来。”

  冉秀书唉了一声,挥了挥手,道:“未必需要本来,道友只要能寻得诸位同道关于那一位的忆识便好。”

  实际上张衍早在斩得过去未来之身后,那大灵碑上就不会再有气机留存了,更何况他现在已然功成大德,不过他毕竟在现世之内有同门弟子,所以允许四大部宿乃至布须天的修士保留对于自己的忆识。

  所以洪佑只需一个个去拜访那些识得张衍的同道,并将这些忆识搜集起来,并投入大灵碑中,那么就可请出识忆拼凑起来的化身,并与其人过去一战。

  洪佑很快相通了这里关节,能与高明之人论道,乃是他心中所愿,更何况这一位更是大不简单,他也是难得振奋,郑重打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提醒,若是真能与这一位过去论道一场,实乃是我之幸事!”

  …………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dadaozhengf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道争锋http://m.ww51.com/dadaozhengfeng/大道争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道争锋》版权归原作者误道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好喜欢你,知不知道忽如一夜桃花来穿越之梦游大清/弱水三千(上)暴躁总裁与女私厨的日常橙橙可言爱如果我能告诉你温文尔雅穿书之长生[综]前夫名叫因陀罗暮时梦醒花自开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