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第一百四十七章 元一重岳剑 无窍精元石

推荐阅读: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九龙至尊绝品邪少最强升级系统万界武神斗天武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绝代神主
  中年道人在对影潭前打坐一夜,到了旭日升空之时,忽有童子来寻,言掌门有请,他便与巫真人携手而行,往元阳派正殿大元正心殿而来。

  元阳派与别家不同,派中不列山峰沟谷,百宫千殿皆兴于平原水璧之上,宽广舒阔,一拥千里。

  两人出了对影潭后,此时因无繁茂树木遮挡,可远远见得正心殿上鎏金圆顶。

  此殿高于诸殿之上,俯览平野,气象森然,整座殿体皆是由琉璃砌成,天光之下,流光溢彩,矞矞皇皇,尽显曜日之辉。

  两人齐齐一纵,身化清光,跃空而去,须臾到了殿前正门台上,就落下身来,这处悬有两口古铜巨钟,上有龙纹兽面,一左一右,镇压诸邪。

  两人到此,有难免清气外泄,顿时引动脚下金石感应,放出一缕素白金气上行,撞在钟上,顿时发出浑厚声响,正殿飞檐之下,立刻有银铃响应,轻轻晃动,与此同时,更闻鼓音应和,咚咚之声,如雷轻震。

  殿前立有两列黑衣剑童,左右合计百数,为首童子听得声响,连忙踩阶而下,躬身道:“两位真人,掌门已在大殿相候。”

  中年道人把袍服略作整理,沿着玉阶上行,行过青英桥,走过千步台,用时一刻,最后才跨入大殿之中。

  一抬头,就见元阳掌门屈如意坐于正位之上,其人颜容端正,英眉丰颊,生相固然俊美,却不失刚健,身上一袭赤阳动辰袍,身周有三道虹光逐绕,顶上金芒耀眼,有剑气交征之声,煌煌有威仪。

  中年道人只觉眼前一片白芒,忙把目光回避,不敢多看,暗道:“未想多日不见,掌门真人修为似又有高了许多。”

  元阳派之所以敢与三派争锋,对外号称自家外玄门第四大派,正是因为这位屈掌门修为精深,功行堪能与三大派掌门比肩之故。

  元阳派所在之地,为东华正中,虽占地利,可北有溟沧,东有南华、太昊、西有骊山、还真诸派,历代皆被诸派围困。前代掌门之时,面对南华、太昊两派联手,颇有力不可支之感,直到屈如意继位之后,才振作声威,处处压制两派。

  尽管那两派最后投去了玉霄,但那是元阳立派时短,底蕴稍欠,尚还无法与三大玄门抗衡,实非屈如意之过,是以门下同辈对这位师兄,始终心怀敬慕。

  二人行步殿阶之前,施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屈如意把手一抬,道:“武师弟,巫师妹,无须多礼,坐下说话吧。”

  这殿宇之中,除掌门所在之位,还有四张蒲团,两人再是一揖,便到了大殿右手处坐下。

  屈如意道:“武师弟,听巫师妹言,你取了那雷尘剑祭炼?”

  武真人稍一欠身,道:“是,还有一日,就可功成,最迟后日边可动身除魔。”

  元阳派后山大观殿中,有十余把前人留下的法剑,可用之对阵各种路数不同的敌手,凡是门中洞天皆可取用,他为对付天魔,便取了那对魔头阴秽之物杀伤最大的雷尘剑。

  屈如意笑道:“我却以为,师弟不妨带上此剑。”

  他一招手,就有一道黑光飞入殿中,落地化作一把玄剑,其竖立地上,竟有一人多高,剑匣厚重宽大,看去好似一座剑碑。

  武真人讶然道:“元一重岳剑?”

  此物说是剑,其实是一件法宝,其可分合变化不说,运功至极,可生无边大力,传闻法力强者使来,可把方圆千里内小至尘埃,大至山岳,皆是引镇于一剑之内,便无形变化也是难逃挟制。

  他原来也是属意此物,不过此是真宝,不得真灵认同,却不会跟他去,现被置在此处,显然屈如意已是设法将之说服。

  屈如意道:“师弟此回诛魔不易,此剑便借你一用。不过此中剑气一道,可抵万千山岳,好如天倾,威能虽大,却也极损法力,师弟当要慎用。”

  武真人道声是,他目注那重岳剑片刻,起神意一引,那剑一晃,化一道黑芒冲入他袖中,霎时之间,他就觉一股重压上身,忙起法力镇压,可即便如此,可是险险无法稳住。

  巫真人上来几步,万福一礼,道:“师兄要把这剑炼化为己用,少说还需半月,可否请掌门师兄再宽宥几日。”

  屈如意笑道:“那是自然,也不必半月了,就以一月满数为期,我再赐你二人三枚合同药果,你们也可少使些气力。”

  两人大喜,忙是谢过,因急于祭炼,再言语几句之后,就出言告退。

  屈如意却道:“巫师妹,稍留一步,我有话与你交代。”

  武真人揖身道:“那掌门师兄,小弟便先告退了。”

  屈如意点了点头,待其退下之后,他看向巫真人,道:“巫师妹,武师弟此去斗法,听闻你要跟随而去?”

  巫真人转眸看来,认真言道:“可是闻师姐说与掌门师兄知晓的?是,此是小妹之意,师兄他自成得洞天以来,从未与同辈有过争杀,却不似溟沧派张真人那般精擅斗法,他一人前去,我却不放心。”

  屈如意笑道:“为兄何曾说过不准?”

  巫真人低下头去,稍稍一个欠身,道:“是小妹失礼了。”

  屈如意道:“原本你不去,我亦要寻人为陆师弟护法,有你在,那是最好,不过我却需你做一事。”

  巫真人看他说话时神情郑重,猜测当是什么紧要之事,也是神色一肃,道:“师兄请言,小妹听着。”

  屈如意沉吟片刻,才道:“你上得虚天之后,我需你设法到那天魔藏身所在六鼎之中找寻一物。”

  巫真人一怔,未想到居然会是这等事,但隐隐觉得这此其中定不简单,想了一想,道:“小妹可否问上一句,那是何物?”

  屈如意坦然道:“既叫师妹去取,自不会瞒你。”

  他顿了顿,道:“当年西洲兴盛之时,东华尚是一片污秽,有一天外而来的大能修士欲擒一头玄阴天魔为己用,只是当时为怕争斗之时坏了洲陆,故为西洲修士所阻,此位大能表面上从善如流,不再坚持己见,去了西洲之上开门传法,立了一家宗派,只是他暗地里未曾放弃此念,请了数位道行相近的同辈,上天入地采得奇珍异宝,用了千余年,祭炼出了一桩法宝,名为无窍精元玉,此物若是我辈携在身上,用之横渡虚空,也不怕灵机有损,若是放在一门之中,亦可温养灵穴,补益不足。”

  巫真人听到这里,已是隐隐觉察到了什么,问道:“后来如何?”

  屈如意道:“宝成之日,此位大能修士终于是动手,在诸多同辈相助之下,设法将一头玄阴天魔引入虚空之中,只是后来,无论是这位前辈,还是那魔头,都是一齐不见,便是那些同辈大能去寻,也未曾得了什么结果。”

  说到这里,他语声深沉了几分,“那天魔魔身被霍真人斩灭一次之后,居然还能功行尽复,自虚空回返,我疑他便是得了此物,这宝物无法收入袖囊等物之中,若我猜测未出差错,应当是被天魔藏在了那六口大鼎之中。”

  巫真人吸了口气,道:“不知此事掌门师兄是从何得知?”

  屈如意道:“我元阳派虽只开派数千载,但往上溯源,传法之祖却与当年那位前辈有几分交情,恰是那祭炼宝物诸位前贤之一,我在阁中曾观得其手书,当时只是一笑置之,但今日思之,却是冥冥之中自有因果,此物合该归我元阳所有。”

  他说得轻描淡写,实则元阳历代掌门,都在谋划如何去得虚空之外找寻此宝。只是因种种障碍,至今无有一人能当真做成,但却不忘将前人记述留下,告于继任之人知晓。是以此回见了天魔自虚天回返,他才能这般确定。

  巫真人认真道:“若是果如掌门师兄所言,那确实是我元阳机缘,的确是不能放过了。”

  大劫之下,元阳派虽也如太昊、南华派等派一般,灵穴有些不稳,但因山门位于东华之中,乃是灵脉汇集交通之地,比别派却是情形稍好,不过要再多一位真人也是难以支撑,但有这宝物,那又是大大不同了。

  屈如意道:“巫师妹,我元阳门下,俊杰无数,不比三大派差了多少,若能得此宝物,至少再可添得一位洞天,是以此回武师弟前去,输赢只在其次,若是能胜,固然是好,但若不胜,只要能取了此物来,对我元阳而言,也是大功一件。”

  巫真人也是点头,暗道:“我道师兄为何忽然一改以往做派,要去斩魔,原来这般。”只是她心下还有一个疑问,道:“掌门师兄为何不与文光明言?”

  屈如意摇头道:“武师弟此人心思单一,要是告知他初衷,便就失了锐气,是瞒不过诸派耳目的。”

  巫真人一想,也觉是如此,便道:“掌门师兄放心,小妹不会与文光说的。”

  屈如意欣然道:“师妹行事谨慎周到,有你在,我当可安心,不过天魔手段众多,当真找不得此宝,也不必纠缠,保全自家为上,大劫将至,山门可少不得你二人。”

  巫真人起来一揖,道:“小妹知晓了,祭炼那重岳剑需不少功夫,掌门师兄若是无事,小妹这便告退了。”

  屈如意颌首道:“师妹自去便是。”

  巫真人回去之后,只用了半月多时日,就把那重岳剑祭炼成了,因担心时日耽搁长了,事机有变,故去屈如意处说了一声,就与武真人一同,驾得清光云气,往天外而来。

  这二人一动,灵机震荡,虹光自地表而起,直直耀上天穹。

  动静这般之大,于天青殿中坐镇的张衍立时便就察知,目光一扫,不难看出二人是去寻天魔麻烦。

  此刻不单是他。余下诸派真人也生感应,同样是往天中看来。

  虚天六鼎之中,司马权正指点几个方才来投奔他的弟子,忽然有感,往下方一望,不由冷笑几声,暗道:“终是来了,我本以为是少清、还真两派会先出手,不想来得却是元阳派修士,不过也是一样,所备手段,先给他们用上就是。”

  他挥了挥袖,道:“你等自去修行,下方有客,我去与之会上一会。”

  几名弟子惊疑不定,不过既然到了这里投奔司马权,那便是没有退路了,只能战战兢兢退去偏殿。

  司马权一纵身,就出了宫鼎,到了虚天之中,与此同时,他背后那六座宫鼎却是逐渐往虚空深处退去,此是他天外寄身所在,可不能让来人毁了去。

  下方两道虹光越飞越近,过不许久,就到得百里之内,而后光华一散,自里出来一男一女两名修士。

  武真人上来对着司马权一个稽首,道:“司马真人,武文光有礼了。”

  司马权哈哈一声大笑,道:“我不过一介魔头,却当不起真人称呼。”

  武真人道:“尊驾纵是魔头,道行却不弱我夫妇二人,能修到这一步,也是气运使然,我敬你,亦是敬天数。”

  司马权听了此言,却是收敛了方才狂态,认真看了对方几眼,缓缓抬手,还了一礼,道:“贤伉俪到此,想也不是做客品茗,当是来取司马性命的,便让我好好领教两位手段了。”

  武真人道:“尊驾恐是误会了,虽我夫妇二人到此,但只我一人与尊驾相斗。”

  司马权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并未因此小看对方,既然敢一人邀斗,当是有几分底气的,于是便不在多言,身形急剧后退,转瞬退去千里。

  巫真人此刻也是退去一旁,但看司马权行遁如此之快,比料想之中更是厉害,不由神情凝重,远远传音道:“天魔可变化无形,师兄与他相斗,需得小心了。”

  武真人点了点头,他此来与天魔相争,可以说准备完全,把所有可能情形都是事先想到了,当然不会不去防备此节。

  于是把身一晃,轰隆一声,背后一道形如金环的法相猛然张开,内中金光如珠,静守不动,外间无数剑气环旋,呼啸来回,他法体则踏于旋动罡风之中,衣袂猎猎拂动,一声叱喝,就裹挟身周无穷剑气,朝前冲去!

  ……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dadaozhengf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道争锋http://m.ww51.com/dadaozhengfeng/大道争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道争锋》版权归原作者误道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小情人坐忘长生乳打芭蕉【肉文合集】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无限武侠新世界完美机甲剑神人造人崛起网游三国之新生三国之天下至尊大唐第一少

网站地图

污污我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