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丹|- 分卷阅读39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重生之无敌尸尊异能小神农我的绝色美女特工老婆
顾朝松看了那舞姬两眼,于心不忍,暗叹口气。御林军总统领赶来,吓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一排按倒的宫人,怒道:“还不压下去处死!”

  “等等。”皇帝开口。他扶着顾朝松,捡回了皇帝的样子:“今日但凡出现在这儿的宫人,全部凌迟处死。”

  总统领连忙应下:“是!”

  听闻这句,有几个宫人吓得面色蜡黄,哆嗦起来。可这中间不乏宫女扬起头,啐一声:“狗皇帝。”

  一个侍卫上前,一掌劈晕了她。

  皇帝沉着脸,冷冷道:“还不拖下去。”

  “是!”

  宫人宫女们纷纷被拖下去,徒留满地污泥血渍。皇上劫后余生,滚了一头的汗。顾朝松与顾朝歌一左一右扶起他,顾朝松拿了手帕给他擦拭。

  美酒泼尽,盘碟皆碎。

  臣子们互相搀扶,惊魂未定,有几个头一次瞧见这场景,直接吐了满地。后头赏月的嫔妃听说出了事,也派了人,远远观望着,欲上前又不敢。

  皇帝又喘几口气,拍拍顾朝松的手,道:“好了,朕——”

  然而前方一个侍卫抬头,突然高声道:“快趴下!”

  众人皆未反应,皇帝却本能一伏。风声擦着顾朝歌的脸,爆发出“嘭”的一声。一个重物砸到了顾朝歌,将他打得仰过去。

  炙热的、滚烫的液体溅开,撒了顾朝歌满脸。腥气灌进鼻翼。一时间天旋地转,他重重摔在地上。

  侍卫们飞速上前,控制住那个宫女——她方才被皇帝拉来挡住刺杀,倒在了椅子后。没想她未死成,也不知暗地听了多久,如今竟爬起来,拿着酒杯给了一下。

  那一下用尽了她所有力气,宫女发丝凌乱,面染鲜血,狰狞道:“狗皇帝——”

  “狗皇帝!”

  顾朝歌晕头转向,他的眼前一片漆黑,头脑“嗡嗡”作响,唯独耳朵里还能听见声音——“太子殿下!”

  短暂的失明结束,他睁开眼,方发觉刚才击中自己的是顾朝松——顾朝松先被打中,而后摔倒,砸到了顾朝歌。他此刻趴在顾朝歌怀里,鲜血染红了他的衣。他双眼大睁。那双温柔的,忧国忧民的眼,直勾勾地,不知看向哪里。

  顾朝歌愣了。

  程舟移开眼,不忍再看。

  皇帝扑上来,撕心裂肺:“松儿!太医!太医!”

  他伸手,想去捂顾朝松后脑的伤,鲜血却汹汹向外涌。顾朝歌茫然抬眼,望了望天,而后又一点点向下移——终于他又移到顾朝松脸上。

  他的胸口喘不上气,他的喉咙发不出声音。他的指无意识在地上抓了两把,伸手想碰,又不敢碰他。他鼻翼翕动,张了张嘴,却尝到了一口血味。他顿了顿,小声道:“皇兄?”

  他没有回答。

  “皇兄?”他一遍遍叫他:“皇兄、皇兄——”

  太医来了,太医将顾朝松抱起。另一个太医伸手,想扶顾朝歌。

  “陛下!太子殿下他——他已经——”

  顾朝歌翻身而起,双目通红,猛地扑向宫女。侍卫不敢拦他,眼睁睁看他双手掐住宫女脖颈。那宫女被掐得脸色发紫,也不反抗,哈哈大笑:“二殿下,原来是二殿下——”

  她大笑:“当年就是你讨来的——嘶——讨来的仙丹——”

  顾朝歌:“什么?”

  宫女笑了,贴近他耳语道:“你不知道吧——狗皇帝只给贵妃吃了一颗,另一颗被他拿来自己吃了——他吃了还不够,他还想要贵妃那一颗——他想要长生不老,他想要永远做皇帝——”

  “哈哈哈哈哈”宫女大笑道:“所以贵妃死了,他就放她的血,喂宫女宫人喝,喝了之后,再喝他们的血,循环往复,喝干了多少人,又动不动就凌迟——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造反,消息走了风声,谁不想活下去?”

  “报应啊!报应!”

  顾朝歌猛地松开手。

  他后退了两步,对侍卫道:“堵住她的嘴。”

  他该知道的,他该听的。

  但他不想知道,他也不想听。

  他站在原地,茫然四顾。身后乱作一团。

  乌云挡住月色,人间一片暗冷。

  作者有话要说:

  注:1.之前臣子的那些闲话其实说了——皇帝经历过皇子内乱,所以不会允许两个儿子同时干政。而顾朝歌的心魔幻境中有这些,也是他知道自己只是受宠,但是没有实权。这个是参考扶苏和胡亥。

  2.宫人叛乱参考了明世宗的“壬寅宫变”。

  3.还参考了明光宗的一点野史——喝血炼成的仙丹。

  4.买官卖官参考的是东汉末年。

  古代的皇帝迷信起来是真的可怕,大概这就是我特别喜欢古耽,但是对穿越回去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原因吧QAQ

  ————————————————————————————

  日常啰嗦,日常比心~(1/1)

第33章 第六章

  顾朝歌又退两步。他看见宫女脖颈上点点猩红,怔怔低头,才发觉双手尽染鲜血。他侧过头,吐了出来。

  幻境一变,地暗天昏。

  再出现时,已是秋。顾朝歌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俯视远方刑台。

  凌迟要三日,腰斩只须一刻。血染了刑台,隔着那么远得距离,就像一方暗红的砖。

  慕千山近前一步问:“还好么?”

  顾朝歌明显瘦了,肩上骨头耸起,支撑着宽大的衣。衣袍上纹着四爪飞蟒。城墙风盛,飒然而动,将他一身袖袍扬起。

  顾朝歌没有回答。他只遥遥看底下,道一句:“军饷发了?”

  慕千山迟疑片刻,点头。

  “我从没看过宫外是什么样。”顾朝歌垂眸,“原也就这样。”

  城下是纵横交错的皇城,成片的官家住宅。纵使举国大丧,满目白布,也盖不住底下的富丽堂皇。高大石狮,紧闭朱门,门内一重又一重院,圈着错落假山,碧水池塘,鸟雀啾啾;门外蹲着仆役,翘着腿,有一阵没一阵地说话。

  再远处是匆匆行人,隔着大远,只能瞧见他们佝偻的体态。一旁似乎站着孩子,许多许多孩子,高高矮矮,粗麻腰间一遮就算件衣裳,露着两条骨头似的腿。

  他们挤着去看刑台,瞧不清神色,但伸长了脖子在看。刽子手一动,他们便一声惊呼。刽子手再一动,他们又一声惊呼。惊呼多了,于是只剩下呼,此起彼伏,像喝彩。

  突然,一个孩子窜上刑台,手一扒直接拽下一个死囚的半截衣服。那死囚是腰斩,血流了满地。刽子手扭头要捉,孩子却脚底抹油,踩着血就跑了。留下一串瘦且猩红的足印。

  刽子手懊恼一啐,众人悉悉索索笑。一旁监斩官喝斥:“继续!”

  顾朝歌:“他们——”

  慕千山
含丹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hand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含丹http://m.ww51.com/handan/含丹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含丹》版权归原作者行客不知名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不顾西东男友又又又死了[综穿]因爱名,结欲果嫌疑犯A一见男主就腿软我的老师十项全能四号公民[无限流]心搔快穿 每天起床都在直播寄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