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第 16 部分阅读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绝世邪神至高使命黑暗王者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超级抗战系统
    郎矸荩?幢桓盖孜筇?烧孀耍?挂晕?备舅炒恿俗约海?拖沧套痰匕丛诟籽厣霞榱恕!?br />

    “活该那老家伙,这是报应。”有人对老家伙的作为愤愤不平。

    “报应是报应,可报应到榛子身上,不应该。”也有人替榛子惋惜,好好的一个黄花闺女就被他糟蹋了。

    秀兰听到这里看了我一眼,想象着那个场景,对着妹妹暗暗一笑,身子不自觉地靠过去,接触到妹妹的大腿时,秀兰下意识地往后缩,却不知为什么又停下来。

    “有什么不应该,老天长眼的,就得惩罚一下这些臭男人,省得天天惦记着别人家的闺女。”说这些话的大都是女人,男人都沉默着不说话,也许正在回味二歪子说的那个场景。

    “和,惩罚,说到底还不是便宜了那些男人。”

    听到这话,刚才说话的女人就不自声了。

    在庄户人家的念想里,男人和女人总是女人吃亏,老家伙糟蹋自己的女儿,可作为女人的闺女,被破了苞其价值已经不存在了。

    “咳……咳……”二歪子的大爷含着旱烟袋,使劲地抽着,终于拿出来,在脚底下磕了磕烟灰,听到人们的议论,清了清嗓子。

    男人们终于说话了,仍然围绕那个主题。

    “那榛子妈怎么说?”

    二歪子接口道,“榛子妈知道了,就把老头子疯了一劲,可这样的事也是打破门牙往肚子里咽,谁还敢张扬出去?一来闺女的名声,二来街坊四邻的闲言。”

    听到这里,我的手很自然地搭在秀兰的大腿上,秀兰的腿轻微地动了一下,又放回原地方。

    “那,那老家伙就不怕闺女怀上?”有人磕磕巴巴说出来,众人一片沉默。

    “怀上也没办法,”二歪子的大爷终于说话了,“事情发生了,还能做回去?做娘的收拾一下就行了,要么找个人家趁早嫁了。”

    “嫁了?嫁了那不还是带着个孩子?”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插言,说完吐了一下舌头。

    “小孩子知道什么?”有人呵斥着,瞪了一眼。

    我的手顺着秀兰的大腿摸上去,轻轻地解她的腰带。她的手从棉单里滑下来,按在我手上,两人在那里停了一会,我却照直往下摸。秀兰象是久久地看着我一样,手搁在那里没动。

    “就是嘛,有了孩子就得生嘛。”他犟着脖子说。

    “她娘就不会给她流了,再说哪那么巧,一次就怀上了?”

    “流?干吗流?生下来多好。”那孩子不知其中利害,天真地说。

    “去,去,小孩子不懂,别乱说。”

    小孩委屈地噘着嘴不说话。

    我扣扯着妹妹的腰带,摸进裤头。

    一阵轻微地颤抖,让我轻松地爬进她的腿间,已经水草丰盈了。

    二指穿行其间,夹杂在两岸肥厚的桃园。

    “她妈妈也是害怕,就时常看护着闺女,不让老头子靠身;媳妇心里觉得庆幸,但毕竟和小姑子的感情不错,心想当时要是自己也就不会糟蹋了妹妹。”

    “那是不是后来老家伙得逞了?”有人打断了问。

    “还能不得逞吗?老家伙连亲生闺女都奸了,还在乎什么?一天夜里,她趁老婆去看有病的丈母娘,半夜爬上了儿媳妇的床,心里想着是报复儿媳妇,可儿媳妇的心里倒是担心老家伙破罐子破摔,又作出那伤天害理的事,就办推半就地遂了他。老家伙一旦得逞,就不管闺女还在旁边,抱着媳妇满炕滚。”

    我听得刺激地去扒妹妹的裤头,秀兰先是用手护着,最后看看我强硬地坚持着,手渐渐软下去,扒到她臀部的时候,感觉妹妹的屁股抬了起来,就势一脱而下。手从裤子里拿出鸡芭,凑近了顶到妹妹的臀缝里,秀兰强忍着不动,以免被人看出来,好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听故事上。

    “真是老不要脸。”在骂人的同时,又透露出想了解结果的信息。看来这样的故事还是满有市场的。

    “还要什么脸?那老家伙本来就想把媳妇霸占了,这次媳妇同意了,他也就大起胆子来。闺女在一旁一直不吭声,老家伙办完了事,提上裤子溜了出去。等到老丈母娘病好了,老婆回家一看,媳妇闺女都大了肚子。她一时想不开,找根麻绳往梁上一套寻死去了。”

    听到寻死,我已经在棉单底下掰开了妹妹的臀缝,用手摸着屁眼下的肉唇,一用力顶了进去,黑暗中仿佛看到妹妹的眉头一皱,跟着气息变得粗重起来。

    “怎么了?”坐在一边叔辈妯娌问。

    秀兰赶紧用手在面前做蒲扇状扇动着,“烟,熏死了。”

    “别抽了。”听到秀兰说,她一把抢下在黑暗中一直亮着红点的旱烟扔到地上。

    “这娘们,真野。”那汉子一脸无奈的样子,蔫巴着空着手咂巴一下嘴,一看就知道也是怕老婆的准儿。

    众人看了哈哈大笑着,我却在这笑声里把胀得发紫的鸡芭往妹妹的荫道里顶,由于妹妹两条大腿压在一起,鸡芭顶弯了,我耸动了下屁股示意妹妹帮忙,秀兰这才慢慢抬起压在上面的大腿,鸡芭一顶而入。

    “嘘……”心底里一阵麻翘翘的感觉夹杂着惊险和刺激,在这样的场合、这样暧昧的话题里,我完成了对妹妹的侵犯。

    “哎……老婆子真可怜。”有人对婆婆的死产生了同情。

    “那婆婆死后,老家伙正想着如何让媳妇从了自己,却谁知道有一天媳妇和闺女都不见了,从此他孤身一人过着风烛残年。”

    “孤鬼命!”“罪有应得。”人们纷纷咒骂着,但同时内心里又有一股沾沾自喜的感觉,毕竟听到了父女乱仑的禁忌的东西,那在心底隐藏多年,不敢触摸、不敢挑战的的欲望已经被人打开,就像夏日里闷热的天气里来了一丝凉风,多少感到了舒爽。

    我慢慢地在妹妹的荫道里抽插,连身子都不敢大动,起初秀兰那里干涩,皮擦着皮有点疼,但经不住我把手摸进她的前端扣摸,只一会儿就水漫金山。

    下面再有别的什么故事,我听不见了,只是全神贯注地抚弄着妹妹,从下面移到上面,秀兰的两个奶子沉甸甸的,摸起来卜楞卜楞的很有手感。

    秀兰一边和人说着话,一边配合着我的姿势,每到我加大力度的时候,她都改变一下姿态,就这样徜徉在和妹妹的Xing爱里,身子仿佛飘在云端里一样。

    鸡芭慢慢地抽送着,感受着女人荫道的粘滑顺畅,在这样的夜晚,这样嘈杂的环境里,体会出从没体会到的渐渐滋生的快感,那种快感只有像这样的细嚼慢咽才能品味得出,我轻轻地抓捏着妹妹的大胸脯,挤压着她的奶房,鸡芭拔出时,故意在她的肛门附近钻一下,秀兰赶紧伸到棉单底下,拿着对上那里,我就锯锯拉拉地一点一点地往里送,秀兰为了享受那种快感,轻微地将屁股往后撅着,这样的姿势更能让我插的深,我就徜徉在这样的文火慢煮的Xing爱里。突然听到有人说“下雨了。”跟着就有一颗大大的雨点落下来,人们纷纷地拿着蓑衣站起来,吵吵嚷嚷地寻找着自己的家人。

    秀兰想站起来,却被我按住,趁着乱意,快速地抽插着,欲望一波一波迅速扩散起来,秀兰的身子虽然大动,但这时已经没有人注意这些了,就在妹妹半扬起身子装作卷起蓑衣、寻找凳子时,强烈地脉动了几下,大股大股的Jing液射了出来。

    “好了吧?”秀兰娇羞地往上站,感觉到大腿间粘乎乎的东西,顺手摸了一把,拉上内裤。我却跪在那里卷起蓑衣。

    风突然满天地里刮起来,雨跟着东一头西一头地下起来。顾不得其他,拿起手里的东西,跟在人们的后面往家里跑。

    '/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983

    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TXT下载'

    (三十二)

    !!!!麦子收割完了,地里一片白扎扎的麦茬,为秀兰晒了一天的麦子,趁热装好缸后,就简单地收拾一下。秀兰为我准备了一箱酒还有几条鲤鱼,又同隔壁的赶驴汉交待了几句,就上路了。

    田野里显得很空旷,仿佛连空气中都流动着一种让人舒畅的气息。驴车在凸凹不平的乡村路上颠簸着前行,我的心却泡在蜜一样的幸福中。

    “老哥……”赶驴汉甩了一鞭叫道,“看你的样子,象有什么喜事,是媳妇有喜了?还是孩子考上了学?”

    心花怒放地,“媳妇有喜了。”

    “几个了?”赶驴汉随便地问。

    “再有第三个了。”我不知道自己那一霎是怎么想的,这第三个又是从何而来,婷婷的?显然不敢,秀兰的?又还没有迹象。

    “前两个千金?”驴车碾过一个坑,车身歪过去,颠得我离开了车座,又坐下去,感觉到屁股颠得生疼。

    “一个。”

    “那是儿女双全了,幸福。”又一个响在空中炸裂,赶驴汉象是卖弄似的,奋力地甩起手中的鞭子。

    “也许吧。”看着那头毛发细软的棕色毛驴,忽然就想起秀兰说的话,“象个驴似的折腾。”,心里就涌起一阵甜酸的感觉。秀兰在临别的时候,连眼圈子都红了,只是不说话,站在门口递过给我准备的东西,不知怎么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弄得我心情也不好受,本想跟她说些安慰的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不清不白的的交往,那些只能在情人间说的话让我一时间说不出口。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心情的沉重唏嘘也只能在目光中传递。

    “回去吧。”看着妹妹站立的身影,回过头来一再叮嘱。

    “啪”猛地响过一记强劲的鞭子,惊醒了我。看着赶驴汉攥住收回的鞭梢又放出去,骂道,“妈的,就知道发情。”

    毛驴挨了一鞭快速地跑起来,嘴里仍然打着喷嚏,不时地将头扬起来。

    赶驴汉回头朝我笑笑,“你看,这头小母驴到了发情期,就咬嚼,连屁股也翘起来。”说着,那头母驴撂起蹄子撒欢地跑起来,小驴车剧烈地颠簸在凹凸不平的路上,弄得我只好抓住车辕,稳住身子。

    “看!”赶驴汉似是很轻松地对着我说,鞭梢指在驴屁股上,没弄清楚他要说什么,就见那小水盆一样的驴Bi裂了裂,原本黑糙闭合的地方变成了紫红的缝隙,看在眼里甚是淫猥。

    “哈,驴浪起来也和大闺女一样,连Bi孔都自动开了。”他轻轻地哼起了流传很久的“十八摸”,那缠绵的调子,黄|色的浪曲令人想入非非,怪不得这曲子经久不衰。

    “兄弟,什么人都知道那事儿,连畜生都知道翘翘腿儿呢。”他似乎很向往地,沉迷在那回荡的调调儿。

    “再往下摸,再往下摸,一摸摸着个老鼠窝,老鼠窝里茅蒿草,就在姐姐的腿窝窝。”

    他这一唱,就让我想起那天婷婷走后,我和秀兰在牛棚里的一场调情。

    小牛撒欢地撂起蹶子,一会儿拱拱母牛的奶子,一会儿又四蹄腾空地满场地里跑,安静下来的时候,又把鼻子拱进母牛的Bi内,闻一些异味后,再耸动着鼻孔仰起头,从鼻子里流出一些涎涎儿,看得我痒痒的,就喊,“秀兰,过来给牛添点料吧。”

    秀兰答应着,从伙房里出来,搓了搓手上的面,端起半簸箕草过来,筛着簸箕倒进牛槽里。看着妹妹肥胖的屁股,手从背后插入秀兰的腿裆里摸着。秀兰安静地站着,对我说,“知道你就没好事。”

    一手半抱过妹妹,揽进怀里,“看看小牛又那样了。”蹭着妹妹的脖子说。

    这时小牛像是做给妹妹看一样,在母牛的Bi口磨蹭着。

    “嘻嘻,不要脸。”说着回过头给了我一个眉眼。

    心儿一颠,往里伸了伸,插入腿裆的底部。小牛看来发情了,肚皮地下那根长长的东西直直地伸出来,看得秀兰吐了吐舌头。

    “怎么了?害怕了?”我挑逗着她,按在她的Bi门上。

    “那么长。”秀兰虽然时常看,但还是惊讶地望着。

    “要不要试试?”我逗她。

    “你不是天天试吗?”她误解了。

    “我是说……跟牛。”从前往后摸着她软软的东西,隔着裤子别有一番情味。

    “那你去就是了,还用问我。”眉眼里洋溢着风骚,引逗得男人意乱情迷。

    “我是说……你跟小牛。”

    “啊呀,你个坏东西,”她攀着我的脖子,知道我在戏弄她,就回戏着说,“盛不下的。”跟着腿夹了夹。

    “有小孩那么大吗?”好奇心拱得跃跃欲试。

    “傻子,不一样的。”秀兰噘着嘴让我吻她,没有闺女在旁边,秀兰很放得开。

    “怎么不一样,试试嘛。”拥着她往前靠。

    “你真的想让我……”她的眼里已经有那股情。

    我抓起小牛那长长的东西,解秀兰的裤子。

    “胡闹!”秀兰看我动真格的,急了。

    小牛竟安静地任我抓着,头歪过来看着我们俩。

    挣脱,愤怒,躲在一边。

    “怕什么嘛。”我靠过去央求。

    扭过身,不理我。

    “好妹妹,哥哥想看你……”我环抱着她,软语温存。

    “你就是这样喜欢妹妹的?让我和牛……?”看得出她很愤怒。

    “和牛又怎么了嘛,哥哥就是想看看你和那么大的东西能不能……”我喉咙里咕噜了一下。

    “我不想!”秀兰说这话有点勉强。

    “亲妹妹,哥哥又不嫌弃,你就让哥哥一次吧。”妹妹的语气和神态都有点松动,轻轻地试着推着她的身子。

    “别推!”她摇晃着身子,企图摆脱我。

    “来一下,试试就行。”我嬉皮笑脸地哄她。

    看秀兰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解开她的裤子。看着秀兰的毛毛柔软地紧贴在鼓鼓的阴阜上,酒窝一样的圆弧下是一条紧闭着的缝隙,就爱怜地掏了一把。

    另手攥住牛屌,对准妹妹的那里,秀兰无奈地又羞又臊地低下头看着,小牛长长地哞叫了一声。

    “趴下吧。”抬头对着秀兰说,知道这个姿势肯定不行,便让妹妹跪趴着。

    “你?”带点强硬地按下的瞬间,秀兰直愣着脖子回头看了看我,裤子半脱在屁股以下。

    那长长的阴沪肥满而丰盈,屁眼以下鼓鼓的肉感性十足,真的看起来好大。

    硕长的牛屌握在手里,看着妹妹的阴沪,小心翼翼地在Bi口上研磨了一会,那粗壮的屌头子还没进入就撑满了秀兰的腿间,往跟前靠了靠,小牛似乎意识到什么,前蹄抬起来,动作象是要爬牛似的,凌空起了个小步,却被我拽着笼口拉住了,妹妹这样的身子那经得住小牛的身架,爬上去还不弄散了骨头。

    就在我准备着往里捣时,小牛仰起脸,那牛屌突然伸出来,一下子顶在妹妹的Bi门上,看着妹妹原本闭合的阴沪瞬间象开花一样,一下子被屌头子堵住了。

    “啊……”秀兰一声惊呼,散乱的秀发遮在脸上,回头看着我,疼得连眼泪都流下来,她这样小的东西哪经得起那庞然大物似的牛屌?

    妹妹委屈的眼神让我的心一动,赶紧扶起她。

    “疼吗?”

    “我……”泪眼婆娑的,低下头同时看着妹妹那里。

    “流血了。”慌忙用手擦拭,却不经意间又弄疼了她。

    “是不是撑开了?”轻轻地扒开妹妹的Bi门往里看,一丝鲜红的血丝从荫道口里流出。

    “撑碎了你不就满意了?”她疼得半弓着腰直不起来,真不该这样的恶作剧,一丝后悔让我感到歉意。“不让你弄,你非要……”她说着擦着眼泪。

    “我不是也没想到会这样。”

    “哼!那么大,谁人会受得了?你不是就是要让牛奸了我,你就满足了。”妹妹深知我变态的情欲。

    我轻轻地抚弄着她的Bi,安慰着她。

    “啪!”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在空中炸裂,赶驴汉哼哼着小曲,看我半晌不搭理他,自顾自地唱起来,“人生苦短,对酒当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挥霍无度,青楼几何,生当何惧,及时享乐。”

    这赶驴汉不知从哪弄来的歌词和曲子,悠然地唱了起来,颇有点劝人醒世的味道。

    “老弟,人生来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上面为品味,下面为女人。不要苦了自己。”他拿起鞭子在空中旋了一个圈,又是啪地打了一个响。

    “不对吗?”回过头来,醉眼似地看着我。

    多少人不及这粗鲁的赶驴汉,人生来为了什么?拼搏、追求、嫉妒、倾轧其实说到底都是为了上下两头,心里感叹着,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宁可上面饿肚皮,不可下面缺女人,男人生来不就是为了女人嘛。”他说这话有点苍凉的味道。

    秀兰和婷婷已经让我体会到很多,赶驴汉的话让我原有的一点内疚和罪恶感都飘去了,人活着,不就是在这个世界上自由自在地享受自己应该享受的吗?

    驴车颠簸着,让我的思维渐渐地平稳起来,心情也越来越开朗了,不知不觉到了村头,赶紧招呼一声,“老哥,谢谢了,下来喝口茶吧。”

    赶驴汉爽朗地说,“不了,回头见吧。”说着驴车慢下来。

    我跳下车,对着他招了招手,看着他的驴车绝尘而去。

    轻松地吹着口哨,拿起秀兰给的酒和鱼绕过几道巷子,就来到家门口。

    推开柴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新打得麦秸在院墙根垛得老高,忽然听到婷婷的声音。

    “不……作死!”

    “姐……”明明还有点童音的嗓音乞求着,“让我一回吧。”

    “胡说什么呢,小孩子家家的。”

    啪的一声,象是打在了手背上,大概明明的手不老实。

    “人家想嘛。”

    “不学好,哪有姐姐和弟弟的?”婷婷语气里显出一丝慌乱。

    “那,那……”明明有点萎顿地,“怎么爸爸能……”

    吃惊地声音明显变高了,“你……胡说什么?”婷婷心虚地瞪了弟弟一眼。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爸爸和你在屋里,你还让爸爸亲嘴。”

    婷婷张大了口,一时间,我听得也是怔在那里,明明下面的话只听到了一半,“妈妈还站在一旁……―”

    “天哪!儿子其实早就知道了,怪不得他在学校里被老师训斥。”我怔怔地,原本还以为做得很严,却没想到连童稚的儿子都没瞒住,我这做父亲的也太失败了。

    两个小儿女卿卿我我的,看得我心里酸酸的,转身走了出去。

    巷子里树叶零乱地响着,地上落满了斑驳的阴影,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低落,闺女还年轻,难到她真的能和我一起走到头吗?

    心乱如麻,这样的结在心里憋闷着,胸口有点气紧,不知婷婷此时的心态,也许儿子缠得久了,闺女会对我一样半推半就,那时我这做父亲的能容纳得了吗?

    越想心里越憋闷,不知不觉又走回来,儿子和闺女都不见了,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茫无思绪地回味着、愤懑着。

    半掩的柴扉透过了一片阳光,洒在我的心里,使我的心就如新垛的麦秸一样乱蓬蓬的。

    ************************************

    (完)

    文章写完了,似乎有点意犹未尽,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原本构思好的篇章,不想再写下去了,一来为避免重复的主题,二来文章本身已经高氵朝了,再写也只是点余韵,所以就做了这么个结尾,让大大们自己有个想象的空间,说不定会有人再续写,或者再出个姊妹篇。呵呵,欢迎各位写写感受,出出主意,表达一点对本文的看法。

    '/odules/article/packshow。php?id=983

    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TXT下载'
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nverjiao_nverhongdezimeip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http://m.ww51.com/nverjiao_nverhongdezimeipian/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女儿娇-女儿红的姊妹篇》版权归原作者未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择夫婿重生八零幸福路与你相安,浮生皆客上等宠爱王妃贤良淑德丞相家的小娇娘我有特殊破案姿势[异能]到我怀里来这个快穿有点甜:猫系男友病娇中独宠娇妻(重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