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归|第二卷 汴梁误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战阵烈(七)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超级抗战系统绝世神医异能小神农
  岳飞所部军寨大营,在这一两天里,突然就加倍紧张起来。

  只因为原本回报收缩在应州左近的女真军马,突然从纷繁的山道中,分多路南下,摆出了一副要冲出应州左近山地,积极向神武常胜军求战的姿态!

  派出的各队远哨,基本上都和蜂拥南下的女真鞑子发生了接触。女真南下军马同样谨慎的派出的相当的巡骑尖哨。在应州以南的山地中,双方作为哨探的小股精锐爆发了连串的小规模遭遇战,之间互有胜负。

  神武常胜军还好,对女真鞑子的战斗力早有准备。而对完颜娄室所部,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个历史时空,并没有发生宋军会攻燕京不下,反而大败亏输,死伤枕籍。最后不得不依靠女真人派出一部军马攻陷燕京,最后以高额赎城费赎回燕京城,女真还将燕京左近大部分居民财帛都掳掠走的故事发生。

  反而因为萧言率领所部一系列奇迹般的胜利,更有击败银术可所部人马,阵斩完颜设合马的胜迹,一时间遮住了大宋军力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的事实。让完颜宗望东路军这个时候还徘徊在燕山以北,一时间没有深入南下。还要坚定的南征派宗翰率领西路军在冰天雪地中出征来推动南征大宋的战略。

  因为萧言一系列战事的存在,女真人对大宋实力有不切实际的高估。倒并不是把宋军的实力看得比辽人还要高多少,而是在逐步了解宋人国力富庶之后而心生忌惮。拥有基本说得过去的战斗力,但是南朝之强。足足养了上百万的军马。这要是大举南征。与南朝做战略决战,女真儿郎还得伤损多少?

  女真毕竟举族人口不多,就是收拢了辽地的那些熟女真之后,举族人口也不过百万级别的规模,最多可以动员十来万战士。击灭辽国之后,坐拥远超老林子的富庶之地,对于南下血战,不少女真战士已经不是如以前一般闻战则喜了。尤其以占据了辽国膏腴菁华之地的宗望东路军集团最为明显。

  (女真灭辽之后。还真的有点安于现状。从完颜阿骨打到完颜吴乞买,还有宗望集团,南下**并不是很盛。宗翰西路军集团倒是竭力在推动南征战略,也许部分因为宗翰集团在灭辽之后分赃到手的地盘远不如宗望集团。虽然有宗翰集团竭力推动,但是整个女真的南征准备却多少有点三心二意。而军力虚弱到极处,统治集团不作为到极处的宋朝。这个时候却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在燕地搅风搅雨,还控制不住燕地的军阀郭药师。各种糊涂举动让郭药师果断倒向女真,燕地大门敞开,女真再不南下就却之不恭了。在两次开封围城战之后,连场战事昏招迭出。两个皇帝没一个争气,空自拥有仍远超整个地球此刻所有国家民族加在一起国力财富的北宋就此灭亡——奥斯卡按)

  不过在女真上下看来,不那么情愿再南下大举攻伐宋国,只不过是不想伤损太多子弟罢了。奇迹般的以一个小部族短短时间久灭了大辽这么个帝国,总该享两天福了。不过只要女真将士只要愿意打,哪有不能取胜的道理?南朝军马就算有点战斗力,无非还是靠人多堆出来的军力。单论军马,还能强过辽人的远拦子不成?

  银术可那场败绩,就是西路军内部,也是暗中觉得肯定是设合马这个愣头青插手军事,冒失行事,最后连累这一支小股人马兵败,最后身死。连银术可都暗中被人嘲笑。银术可口中那支不亚于女真精锐的南朝强军也就是个笑话而已。

  饶是以完颜娄室这般久经战阵,知道只要上阵就不能太过轻视对手的名将。已经算是很重视老搭档银术可的意见了。也未免觉得银术可就是为设合马背了黑锅,还牵累数百儿郎葬身燕地。此次未免也觉得银术可收缩优势兵力于应州左近,有些太过胆怯,没了以前战事的勇决剽悍。所以才坚持主张率领所部推出来打一打。

  在完颜娄室想来,宗翰到来之前,总要将通路打扫干净,放着山外面的敌人不问,援军只会越来越多。宗翰大军前来,在群山之间被堵得久了一些,后勤补给本来就颇为吃力。到时候怎么和宗翰交代?

  就算银术可三番五次的提醒,完颜娄室就加倍派了更多的远哨出去。他所部足足有十七个谋克,三千余骑,加上苍头弹压等辅兵共计六千余人的规模。这在灭辽战事中已经是足可追亡逐北的力量。原本派出哨探正常来说是每个谋克出两三个十人队的规模。完颜娄室已经加到了每个谋克出一个五十骑满编制的蒲里衍!

  要知道现在女真家当多了,又还是部族军的体制,每个谋克都有不少人留下看着自己家当,此次南征都不满编。千辛万苦寒冬季节翻越山径杀入云内还有减员。每个谋克派出一个满编制的蒲里衍,差不多就是三分之一的战力都拿出来为远探尖哨了!

  在完颜娄室看来,这样空前强大的威力搜索幕,说不定单凭这些力量,就足够杀出应州群山,迫退现在在山外盘旋不去的敌人。剩下主力,足可行军一般的轻松出山,宗翰大军南下,就可以在他们这支军马的接应下以旅次行军的姿态直扑下一个目标武州而去。

  但是出乎完颜娄室预料的,这双方威力搜索幕碰撞之下,战事却绝非他想象中那样乐观!一系列小规模的残酷厮杀在崇山峻岭,冰天雪地中展开。一条条军情传递回来,敌人果然如银术可所言那般强悍!

  五十人规模的蒲里衍,上千的辽人军马遇见了多半都是望风而逃。可区区数十人的敌人远哨,却能不依不饶的迎上。不仅敢于抵抗。甚而还想将女真人张开的威力搜索幕压回去!

  双方小规模的部队缠战。不过两日。据说伤亡已经有一百多人的规模,甚而有女真儿郎被敌人生擒而去。纵然有那支蒲里衍取胜甚而全歼了对方的哨探小队,也是要付出相当惨痛的损伤!

  如此敢战的军马,在护步达岗一战打垮了整个大辽帝国精气神之后,完颜娄室就再也未尝得见了。

  不过遇见这样的强手,反而激起了完颜娄室的战心。更多的精兵强将抽调出来,投入了这在纷繁山径的一系列小规模血腥消耗战中。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冲出这应州左近的山地。在开阔地形上,才能发挥女真大队纵横驰奔,善于打大规模野战的威力!

  完颜娄室也深自庆幸,幸得自家一力主张赶紧先打出来。明显敌人北上援军还不够多,要是真的收缩在应州左近等十几天,宗翰主力是到来了。可敌人援军也更不知道来了多少。几万人连大量辅军和随军生口给压缩在山地之中,展开不得,还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女真儿郎的性命,才能杀出这片山地!

  拷问俘虏的军情也传至,完颜娄室也终于摸清了些对面敌手的虚实。果然如银术可所料。不是什么辽人余孽。而是不折不扣的南朝军马!就是那支打下了燕京,并且击败银术可。阵斩了设合马的南朝神武常胜军!

  既然是南朝强军,那么这场战事就不只是单纯扫荡云内之地,建立攻宋出发基地的普通征伐了。而是与南朝决战的发轫!南朝反应真不算慢,早早就北上云内之地经营,做好了与女真决战的准备。这还只是南朝河东路正面,在宗望所部的正面,又不知道集结了多少南朝的精兵强将?

  既然是宋与女真战略决战的先声,完颜娄室顿时就打起了精神。但为重将,一身本事不就是在这样的决战中才能展现出来么?

  完颜娄室在这几天里拼命督促所部更番迭进,拼死也要冲出这片山地。甚或还带领亲卫谋克压到了某条山道的最前面。在完颜娄室这般以身作则的带动下,娄室所部谋克也没了多少有点的懒散,更为这残酷厮杀激起了稍稍有些迟钝的凶蛮野性,不顾什么伤亡,不顾什么寒冷疲倦,仿佛又拿出了初起兵时击灭辽国精锐得劲头,咬着南朝军马,做不死不休的连续战斗!

  ~~~~~~~~~~~~~~~~~~~~~~~~~~~~~~~~~~~~~~~~~~~~~~~~~~~~~~~~~~~~~~~~~~~~~~~~~~~~~~~~~~~~~~~~~~~

  军帐之中,气氛紧张,传令亲卫来来去去,而前来领命的军将也此去彼来,人人都神色沉肃。帐幕当中,弥漫着大战即将到来的紧张气氛。

  在军帐之外,原本塞得满满当当的各指挥军寨,现在都是空了不少。一队队的军马遣将出去,或者保持与敌人接触,或者做迟滞骚扰敌军的作战,或者接应自己袍泽在女真鞑子的追击中撤下来。

  每个军寨唯一一条供军马出入的道路,已经给往来的人马践踏得黑色冻土都翻了出来,在一片茫茫白色中分外的醒目。不时有几十骑武装到牙齿的将士呼啸而去,扑向北面的群山之间。

  军寨之中,留守的人也忙得沸反盈天。包括本地征发的民夫在内,或者在挑挖壕沟,或者在加固寨墙,或者在整治军器,或者催运物资。忙忙碌碌,没有一个清闲的。

  在居内的一个军寨中,雪地上都是斑斑血迹。这却是军中司伤司马收治伤员的地方。一名名负伤将士好容易从前面抢下来,熬过严寒颠簸送到这里。包扎伤口,喂敷汤药。每日更有一辆辆车子从此间出发,将能伤号转送往武州。短短几日的前哨接触战,回不来的弟兄就有五六十名,伤重上不得阵的儿郎也差不多同样数字。小规模的前哨接触战就打得如此残酷,自家远探尖哨还被一步步的压回来,眼看就要退出群山。这样的战斗烈度,才让神武常胜军上下分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当面真是那些曾在燕地遭遇。强悍绝伦的女真鞑子!

  岳飞守在木图旁边。刚厉的年轻面孔一如往常,残酷的战事骤然爆发,也没在他脸上看到半点紧张摇动之色。反倒是更专心,目光更锐利。

  这套木图是职方司高手匠人精心打造,宋人百余年的积累,对燕云十六州的山川地势研究已经极细。在神武常胜军进驻河东,扎下蔚州大营和雁门大营之后,在这方面更下了功夫。郭蓉王贵等在云内经营。也将更新的情报传了过来。萧言作为穿越者,别的不懂至少对情报的看重远超这个时代所有人,在兵要情报上投入了相当大的资源。

  这套木图虽然不是如后世一般是立体沙盘形式,更没等高线之类的玩意儿。不过至少从二维的角度,将应州左近南下的纷繁山径标示得清清楚楚,没一条遗漏的。

  这个时代技术手段有限,山径虽然极多,但是勉强能支撑一支上规模军马行进的道路就那么五六条。剩下道路,只能让几十人的小股队伍通行,还携带不了辎重。派不上什么用场。岳飞派出的远哨尖探,也将绝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那五六条山道上。而绝大部分的前哨战事,也就围绕着那几条山道还在残酷的进行着!

  在木图最新的标示上,女真军马正一步步的向南压过来,眼看就要冲出群山。而且根据拷打俘虏的口供,这支南下军马就是完颜娄室所部主力,拥有的兵力还超过岳飞所部!

  让岳飞感慨的是完颜娄室所部战力之强。当日在燕地和银术可所部一场血战,已经打得是竭尽所能。现在换一支女真军马,还是这般强悍!可大宋却只有一支神武常胜军!

  岳飞手指轻轻敲打着木图,将这点感慨深深收藏在心底。站在他下首同样凝神打量着木图的是刘保忠。这员资历颇深,勇力也颇不凡的军将就是岳飞这支先锋军马的副手角色。看岳飞久久不言,他啧了一声:“将主,这鸟娄室是分路前进,要不让俺走一遭,凑五六个指挥给俺,先打掉他一路再说?”

  岳飞摇摇头:“这山道娄室摆不开大军,只能分路前进。俺们还不是也摆不开?就是全军齐上打一路,还得一个一个指挥的添进去,现在不就在这般打?这娄室就是拼人命也要冲出来。俺们全军齐上,了不得死死挡住三两条通路,没什么用…………而且俺们也和女真鞑子拼不起人命。”

  刘保忠嘿了一声不说话,心下只能苦笑。坐拥数千万人口的大宋,和女真鞑子拼不起人命!这既荒谬又真实得残忍。

  神武常胜军不过两万规模,燕王在汴梁不知道多久才能拉扯出新军——而且还不知道在汴梁那帮大头巾掣肘之下,燕王能不能顺利的编练出新军来。

  神武常胜军打光了,整个大宋,到哪里再找一支又敢战而且非常能战,几乎能和女真鞑子拼一个不相上下的军马出来?

  靠暮气已显,元气大伤的西军?西军团体愿不愿意来河东为萧言火中取粟还是个问题呢。

  靠现在还不成气候的永宁军?永宁军前身可是败得更惨的环庆军,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收拾好军心呢。河北诸路的驻泊禁军还不如永宁军,伐燕战事当中宁肯在河北诸路招募敢战士也不敢用那些不知道还有几成兵额的祖宗们。

  都门禁军比河北诸路禁军更废,现在燕王正在整练,有得他头疼的。刘保忠就从来没奢望这辈子还能看见都门禁军出现在战场上。

  而且在都门禁军之下,还有神一般的存在。比烂大赛最终冠军——江南诸路的驻泊禁军!别的地方驻泊禁军是空额吃几成的问题,江南诸路驻泊禁军是空额吃到只剩下个花名册的地步!方腊起事,一帮挥舞着镰刀锄头的老百姓,顿时就席卷了半个江南,简直就没遇到什么抵抗!

  现今唯一现实的选择,用后世的军语来说就是后退决战。用后卫战迟滞女真鞑子南下脚步,沿途坚壁清野,最后在自家选定有依托的战场上拼死一搏——自从应州要隘丢失,西京大同府女真西路军主力南下通路被打开之后,这也是唯一剩下的选择了。

  但刘保忠又不能建议岳飞撤退。至少在没得到郭蓉生死确切消息之前撤退。怎么样都要对燕王有一个交代吧?

  可这话当日闹出好大不快来。刘保忠也没法说,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不知道韩将主的大队主力什么时候才能到?”

  岳飞摇摇头:“应州已失,抢不回来了。俺已经派传骑回返,让韩将主大队到武州而止,作为后殿接应俺们。”

  刘保忠悚然一惊,从岳飞这句话中已经听出他的决断。等娄室所部冲出群山,这消耗战就没必要打下去了。难道以劣势兵力在这里和娄室所部先决战一场不成?这个时候只有退了。

  应州丢失,主动权落在女真鞑子手中。宗翰主力南下。不仅云内不保,河东更面临空前压力。而女真鞑子东路宗望所部再联动南下,河北诸路当面情势更加不堪。

  这样的军情传回汴梁,孤身支撑中枢的燕王将是什么样的心情?汴梁那些燕王的对手难道还能给燕王回旋展布的时间不成?更不用说一群披甲持剑的大好儿郎,连郭家娘子是死是活都不能打探出来!

  岳飞同样黑着一张脸,不过身为主将,再艰难的决定也要自家承担下来。他摆摆手就准备下令,逐渐收拢远探尖哨小队,做撤退武州,会合韩世忠主力的准备。虽然娄室所部主力冲出群山还要个四五天时间。可两三千战兵,上千民夫撤退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必须早做准备了。

  …………在古北口那次欠燕王的,这次实在是还不了了…………

  正在岳飞准备下令,刘保忠垂着头很不愿意接这号令的时候。就听见一名中军亲卫快步走入帐中,急急回报:“将主,应州俺们的人冲出来了!”

  岳飞和刘保忠飞快对视一眼,都拍案而起:“快引进来!”

  ~~~~~~~~~~~~~~~~~~~~~~~~~~~~~~~~~~~~~~~~~~~~~~~~~~~~~~~~~~~~~~~~~~~~~~~~~~~~~~~~~~~~~~~~~~~~~~~~~

  给引入帐中的,自然就是那个奚人牧奴出身的十三。

  他的身份,经过反复确认,将田穹都召来了。田穹和十三相见两人的又惊又喜,自不必提。然后知道事情紧急的亲卫顿时就将十三引入了岳飞中军大帐。而犹自激动得无法平复的田穹就守在帐外,说什么也不愿意远离这孩子了。只等十三回话完毕,就要带这孩子去吃顿热的,然后去求军中司伤司马,什么样的治疗冻伤的好药膏都给十三用上!

  田穹在帐外激动得走来走去。军帐之中,十三也总算将应州情形回禀清楚,并且送上了郭蓉亲笔所书的一封信函。

  这信函,此刻就在岳飞手中。

  郭蓉本来是个文盲丫头,郭药师请老师来教她学点女诫什么的都给郭蓉打走。在汴梁闲居无聊,给小哑巴连哄带骗的总算学了点文化——小哑巴是指望郭蓉将来能帮把手管家呢。

  这点文化程度,这封信上字迹自然歪七扭八,别字连篇。

  “大子还有几万人要来,不救我了。高诉那家火,我对得起他,我也想他。让他给我们包仇。”

  寥寥三十五字而已。

  可这飒爽女孩子对萧言的心意,却是深重到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女子秉燕王之命,北上云内苦寒之地,风刀霜剑之中死守应州。十三转述的战事惨烈到让岳飞刘保忠全都动容,这个女孩子一直咬牙战斗到了最后!

  大好汉家男儿,堂堂军将,难道还不如一女子?

  岳飞握紧了拳头,想说什么又强忍着。刘保忠站起坐下,目光只是落在岳飞身上。

  十三畏畏缩缩的看了这两位据说比田叔地位不知道高多少的将主几眼,胆子壮了又壮,终于用蚊子哼一样的声音道:“俺瞧着女真鞑子也就那么回事,有个几十人,公主也就救出来了…………”

  岳飞和刘保忠目光又转回了十三身上。

  十三个子不算多高,虽然内里结实得超乎想象,看起来却又瘦又小的。冰天雪地中穿越群山躲过女真军马兼程而来。模样更是狼狈得很。脸上手上全是冻裂的血口。衣衫褴褛。浑身臭得都没法闻了。

  换着其他人,哪怕久经战事的老卒,此刻恐怕也是累得骨软筋酥,性命要去掉大半条。可这小子腰背还是挺得直直的,眼中神气不减,仿佛这点事情不过是饭后散个步一样。

  这可是奇寒之中,穿行百余里山径,还要专拣艰难险阻之路穿行。更不用说离开应州的时候。还要越过层层女真军马的戒备!

  要知道最先数百里雪野穿行,向应州禀报军情,十三总算难得的病了一场。躺了三两天就生龙活虎的跳起来,还能连场厮杀,将郭蓉救上山,抢下龙首寨寨门,最后更将孟暖推落山崖!

  这小子真不是等闲人物,军中又多一条好汉!

  不过这时候可不是感慨十三妖孽程度的时候,而且岳飞本人就是妖孽级别的,刘保忠麾下还有个杨再兴。对妖孽的心理承受能力强得很。两人注意力都落在十三那句话上。

  “怎么救?”

  如果只是几十人的奔袭就能将郭蓉他们救出来,那么就值得冒这个险。几十个人的规模。也有很大可能不惊动女真鞑子的巡哨,穿过这莽莽群山直抵应州城塞旁,龙首寨脚下!

  十三擦擦冻在上唇亮晶晶的鼻涕,小心翼翼结结巴巴的说出他一路来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方案。

  “…………现在应州那里,留守的女真鞑子不过千把人,剩下的全在攻城的时候死了伤了,人少马多守不严密。龙首寨有条山缝直通山脚,到时候将人接下来,寻一个有马的地方抢了就走,女真鞑子还追得上?只要进了山,随便抬抬腿,女真鞑子就丢在山那头了。”

  十三虽然很紧张,可语气对这么个冒险到万分的行动却是轻描淡写。因为在他看来,实在没什么难的啊。

  下山,抢马,跑。

  女真鞑子总不可能千把人全都上来追,真要集结全军,只怕所有人都跑远了。一队队上来,还有什么好怕的?进了山更是他十三的天下,和女真鞑子比爬山,他可以先睡一觉让他们。别人要五六天才能走出群山的时间,他十三只要三四天,还有时间掏几个兔子洞什么的。

  岳飞和刘保忠对望一眼。

  穿越百余里山路隐秘而行,还必须得快。不然等女真主力到来,将龙首寨围得重重叠叠,哪怕随行的有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持国天王也靠不近龙首寨。

  如果龙首寨有条山缝直通山脚,找个大风吹起,雪雾弥漫的夜间,接应守军退下来。

  以精锐敢战之士突然袭取某个女真营地抢马,向着山间疾驰而去,打退必然会一队队追过来的女真鞑子。最后冲入山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如果那条龙首寨的退路确实,那么的确有不大的成功可能!

  只是这样冒险奔袭,必须选择精锐中的精锐!必须每个人都是勇力敢战之士!

  刘保忠霍然起身:“俺去!请将主下令,让俺在全军当中挑选精锐!俺麾下正有个家伙,听见能走这么一遭能从屁眼笑出来,这厮鸟平日尽惹麻烦,这次倒是能派得上用场!”

  岳飞摇摇头:“俺走这么一遭。”

  刘保忠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家听邪了耳朵,反应过来几乎就是怒吼着拼命反对:“将主,你是一军之主,如何能轻动?万万不可,还是俺走这一趟!”

  岳飞却叫住了他,绕过摆放木图的几案拍拍刘保忠的肩膀,温和道:“俺计算时日,往返赶得快的话,不过四五日,娄室还不见得能全军出山,俺回返之后,正好全军南撤武州。”

  刘保忠还是摇头,这理由说得过,百余里的山路往返,走得快就是四五天。现下营盘扎得稳固,麾下又是精锐,面前敌情也摸得清楚,四五天时间主将不在也的确不会发生变故。他自己又是宿将,尽可以稳得住局面。

  不过将主就是不能轻动!

  岳飞又道:“刘虞侯,你勇力不如俺。这等杀透重围的事情,俺做过不是一次了。千把女真鞑子。俺一心想走。也没什么人留得住。”

  这句话岳飞说得淡淡的。可自有一种自傲。岳无敌之名全军闻名,古北口一战上千女真鞑子围不住他,还在他大枪之下死伤累累。这话的确岳飞敢说,可刘保忠不敢说!

  可…………可将主就是不能轻动啊!有什么万一,他刘保忠死得,岳飞死不得!

  刘保忠涨红了脸,仍然要将反对进行到底。岳飞却陡然加重了气力,按着他肩膀的手有如山岳一般沉重。让刘保忠动都动弹不得!

  岳飞压低了声音,却坚决无比:“这是军令!你想违抗军令么?还有…………这是俺欠燕王的!就这么定了,领命行事罢!”

  一言既出,牵扯到军令,刘保忠再无什么反抗的余地。而且岳飞说得分明,这是他回报燕王的!再怎么说,岳飞也是燕王麾下,作为属下,更不能阻挡岳飞为燕王效力!

  十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两位将主之间的举动,有点不明白两位大人物为什么如此郑重其事。那岁数大一些的,争得脸都红了。

  自己一个人将郭家姐姐带出来有点没把握。不敢冒这个险。可是有几十人在外接应,应该不是多难的一件事情吧?

  刘保忠终于气哼哼的朝岳飞行礼退下,去拣选精锐敢战之士。顺便将懵懵懂懂的十三也带出去了。

  岳飞独立帐中,按剑不语。

  燕王啊燕王,但有一丝可能,俺总是要为你效死。这是俺欠你的。之前不肯往援,是因为不知道郭家娘子生死,女真鞑子又收缩应州城下,无计可趁。不能让儿郎们白白去送命。现下知道郭家娘子确实下落,娄室大举南下,宗翰未至,应州城下女真鞑子又形空虚,龙首寨中更有这么一条隐秘通路。有了机会,俺又何惜自家走这么一遭?只有俺亲自领队,才能更有把握将这些忠勇弟兄救出来,才更有把握能将这么一个愧煞男儿的郭家娘子救出来!

  俺不担心这百里往返奔袭,只要握着手中大枪,单纯厮杀,俺总是心里有底…………俺只担心的是局势危难若此,你要怎样才能带领俺们打赢这一仗?什么时候你才能亲临军前,让俺们在你号令下拼死厮杀?

  可现在,你已经是燕王了啊…………你如何离得开汴梁?

  这一仗,到底该如何打?

  ~~~~~~~~~~~~~~~~~~~~~~~~~~~~~~~~~~~~~~~~~~~~~~~~~~~~~~~~~~~~~~~~~~~~~~~~~~~~~~~~~~~~~~~~~~~~~~~~~~~

  百里之外,郭蓉悄立寨墙之上,向南痴痴而望。

  她没指望自己还能活着回去。只希望十三能将自己在这里为了那家伙死战到最后的消息带回去。

  我对得起你,我也想你。

  这辈子就这样了结吧。下辈子我就要找你报仇了。

  你等着。

  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汴梁夜中,萧言也披衣而起。独立中庭,月华如水,正照身上。

  过两天就是自己在这个时代,最为风光热闹,最为让世人瞩目的大婚仪式了。

  可那个很让自己雄性荷尔蒙乱冒的美貌帝姬,现在却不怎么放在心上。小哑巴正在身边不论,李师师也要走不走的还暂时留着。

  自己生命中不能舍弃的女子,唯一不在身边的,就是郭蓉。

  那个骄傲的,倔强的,纠结的,甚或是可怜的长腿小丫头。

  恍惚之间,眼前月色,就变成了纷飞大雪。

  雪花之中,郭蓉正在山巅之上,腰间一长一短两把佩刀已经出鞘,她修长的柳眉斜飞,细细的白牙紧咬,轻蔑的看着脚下。

  山脚之下,无穷无尽的女真大军,正在向南涌来!(未完待续。。)
宋时归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songshigui/,欢迎收藏
手机看宋时归http://m.ww51.com/songshigui/宋时归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宋时归》版权归原作者天使奥斯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在古代剪红线[穿越]女装大佬面基翻车了求你滚回来人微言轻皮肤饥渴症繁星之海[娱乐圈]奈何哥哥太单纯此书不假不要轻易开麦谁曾见过风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