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殿|- 分卷阅读39

推荐阅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绝品邪少末法之妖孽符神总裁的小妻子至高使命一品带刀太监回到明朝当王爷九星霸体诀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快穿女王:苏遍全世界
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此剑被外人夺走。”

  他哼道:“什么厉家之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地间所有的宝贝都是皇家的,都是皇帝的!”

  他的心思没有白费,他爹夸奖他“有孝心、有谋略”,果真立他当了太子。后来,皇甫梓鸢袭了皇位,把我从侧妃变成了婕妤。什么鱼都无所谓,我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把宝剑夺回来,怎么能逃出去。

  那双木头鞋被他烧了,因为脚跛,我的轻功不好,越不过宫里的高墙。宫禁重重,没有轻尘剑,施展不出厉凌剑法,我试过几次,都冲不破一众侍卫的阻挡。唯独那次,我怀着身孕,让皇甫梓鸢放松了警惕,侥幸逃出了皇宫。我想,就算夺不回宝剑也绝不能生下仇家的孩子。他让“大内十三鹰”倾巢而出,抓我回去。“大内十三鹰”是皇甫家训练的十三位顶尖高手,只听皇帝调遣,没有完不成的任务。若是轻尘剑在手,想抓我回去也不容易,可我失了宝剑,身上又怀着一个,实在敌不过“十三鹰”联手。好在一番打斗终是动了胎气,让我流掉了肚里的孽种。因为没保住孩子,皇甫梓鸢动了大怒,宰了两只“鹰”出气。他对我说,这宫门进来容易出去难,这辈子别再想要出去了。

  那次流产出血太多,伤了身体,我知道夺回宝剑无望,于是心灰意懒,不再惦记着逃跑,只想过一天算一天,许多光阴也就一晃而逝了。

  皇甫梓鸢是练武之人,身体一直都很强健,谁想到那年冬天竟会突然中风,虽然没死,却瘫痪了身子,不能动弹。自从我流掉了他的孩子,他就对我不闻不问,许多年都避而不见。那天他却突然召我去御花园。

  我在园里见到他的一瞬,忽然感慨,原来逝去的光阴这么长,长得让我都认不出他来——他头发全白了,身子无力地靠在软椅上,脸有些歪,嘴角不时有涎水淌下,身边的太监一见到就赶忙拿手帕擦去。岁月无情呵!当年多么神气的一个人,如今彻底失去了君王的威严。

  我还怔愣着,身边有人捧上一物,正是多年未见的轻尘宝剑。泰山石的剑鞘太重,捧剑太监的双臂微微发抖。我不知他何意,不敢伸手去接。

  他歪着嘴角,一字一顿地说:“舞-给-我-看。”

  他的声音含混不清,可我还是听懂了,于是唰地抽出宝剑,一道银光闪现。许多年不练,剑招有些生疏,却还没忘,九十九式,我一气呵成。

  他看着我,似笑非笑,好像很满意,又费力吐出一句话:“美-人-如-玉-剑-如-虹!”说着嘴角又有涎水淌下,被太监一把抹去。

  我吸了口气,猛地跃起,使出一招“疾风劲雨”直刺向他。这一招是厉凌剑法中最快的一招,我倾尽全力,务求一击而中,在侍卫挡住我以前,宝剑已没入他左胸,剑尖穿透椅背,将他钉在了软椅上——这一剑足以要他命了。

  侍卫们冲上来,我束手就擒,心想有生之年大仇得报,死而无憾。

  给他擦嘴的太监突然拦住侍卫,拿出一道圣旨,当场展开宣读:“毋论婕妤厉氏所犯何罪,见此诏书,免其一死。”

  就这样,我被囚禁在素心殿里。

  轻尘宝剑成为陪葬品,被他带进了陵墓。

  他最狡猾,知道我舍不下那剑。他带走宝剑,就是带走了我的命。

  他入葬那天,我一头撞在了素心殿的柱子上。

  他既然把我的宝剑带去阴间,我就到阴间去找他抢回来。

  耿嬷嬷的故事

  那年秋天的收成好,打下来的小米,有不少富余。入冬的时候俺数着摊在床上的大钱,跟俺儿子大柱说:“恁也该说个媳妇儿了,估摸这些小米和大钱够下聘的。”

  刘婆子保媒的时候,只说耿家的妮儿模样好,性子好,身体好,也没说这妮儿是叫个啥。

  俺说:“儿啊,这梗了的庄稼不能吃,叫耿小麦的女人不吉利,不能娶。”

  大柱说:“娘啊,人和庄稼不是一回事儿。再说,聘礼都下了,要是悔婚,按规矩,那一百斤小米,七十个大钱都要不回来了。管她叫个啥名字,能生娃儿,能干活就行嘞。”

  第二天,大柱就去富户吴老爷家借了头毛驴,把耿小麦接进了门。个梗妮儿,模样倒是俊得很。大柱乐得什么似的,当天晚上就拜了堂,成了亲。第二年,她给大柱生下个小妮儿。

  大柱说:“娘啊,恁给妮儿起个名儿呗?”

  俺说:“个妮儿,又不是小子,还费劲起啥名儿,叫个啥猫啊狗啊的,不都行?”

  大柱不乐意,说:“娘说的啥话?这是恁孙女嘞!”

  小妮儿的名儿是麦子起的,叫金谷。俺心说,再金贵也是个妮儿,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

  麦子勤快,没出月子就下地干活了,就是脾气跟她那个姓似的——忒梗。俺给她做了白面的馒头摆在灶台上,她碰都不碰。

  俺急了:“为啥有细粮不吃,要吃粗的,是让人看见,笑话俺家亏待媳妇?”

  麦子说:“家里统共就这几两白面。俺是媳妇,恁是娘,当然是娘吃馒头,俺吃窝头。”

  俺把土炕捶得咚咚响,大了嗓门喊:“个梗妮儿,咋就说不通,金谷还在吃奶,俺这馒头,不是给恁吃的,是给俺孙女吃的!”

  麦子搓了搓手,拿起个馒头,掰了一半,当着俺的面吃了。

  第二年秋天俺在地里收粮的时候跌了一跤,把腰摔坏了,躺了几个月也没好,只能拄着拐棍挪着走,腰半弓着,直不起也弯不下,不能干活了。给俺瞧病要花钱,大柱去了几十里外山上的采石场挑石头,地里的活儿,都是麦子一个人干。个梗妮儿,憨得像头牛,呼哧呼哧从早忙到晚。

  到七月上,突然下了几天大雨,山里发了洪水,把采石场全淹了,连水带石头塌下来,埋住了几十个人,俺的大柱就在里面,没跑出来。等水退了,采石场给了口薄棺材,结了工钱,说天灾不能怨人,多一个大钱也不给。

  麦子借了吴老爷家那头当年驮她进门的毛驴,套了辆车,把大柱的棺材给拉回来葬在祖坟里。

  葬完了大柱,俺抹着哭肿的眼睛,坐在炕上,把麻衣孝布脱下来,仔仔细细地看有没有烧纸钱时候被火燎的黑窟窿,再一件件叠好。那都是从白事铺子租的,第二天还得还回去。

  俺问麦子:“大柱的殡也出完了,恁到底咋个打算?没生下小子,家里的房和地不能归恁。家里穷,也没有让恁守一辈子的道理。想改嫁也中,只要把当初下聘的一百斤小米,七十个大钱还回来,就让恁走。金谷,爱带走就带走,嫌拖累,留下俺也能养活。”

  麦子给金谷擦身子,头也不抬地说:“那聘礼还不回来了,俺爹娘拿那些小米和大钱给
素心殿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suxind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素心殿http://m.ww51.com/suxindian/素心殿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素心殿》版权归原作者悬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关于饭上了我老公和他兄弟的CP这件事[快穿]在作死的大道上直线狂奔融光[ABO/双A]迷途蒋错就错朕才花了一天时间就发现朕喜欢宰相被草履虫看上了怎么办?校草不白叔是美男鱼至爱如初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