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之痒|- 分卷阅读11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绝世邪神至高使命黑暗王者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超级抗战系统
  声,嗯嗯啊啊之下,花穴顷刻间泄得一塌糊涂。

  娇嫩粘腻的穴壁剧烈收缩,夹得肉棒又爽又疼,霍询梗起脖子,囊袋里的存货便尽数交代了出去。

  夜色无边。

  往后几天,乐余的生活两点一线,不是公司就是公寓。她喜欢在霍询办公室的休息间里睡觉,来来回回倒不觉得麻烦,估计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给催磨的——能和霍询待在一起,哪怕是隔着道墙,一个在办公,一个在睡觉,在她看来都是好的。

  说来乐余也发觉自己矫情过头了。在哪睡不是睡?但怪就怪在只要知道霍询在她身边,即使俩人没躺一块儿,她的睡眠质量也能提升好几个档次。明明霍询出差不在家时,她照样过得有滋有味;可一旦霍询回来了,她的所有毛病就会从死角旮旯里拆掉出来。

  真是奇了怪了。

  国庆长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间眨眼便被挥霍得只剩两天。乐余如前几日一样,睡到日上三竿,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准备出门去找霍询吃饭。

  临出门前,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生连话都说不清楚,每一个字里带着的浓厚鼻音让乐余都不需要看,光是听着就能脑补出一大堆故事桥段。

  是程欢。

  第十五章 继父

  下雨了。

  乐余撑着伞找到程欢时,她正蹲在便利店门口瑟瑟发抖。

  “程欢。”

  程欢闻言抬头,眼泪说流就流。

  乐余看得心酸,不仅因为她哭,还因为她脸上多出的两道抓痕和显眼的巴掌印。

  也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这样的伤痕还有多少。

  乐余没有多问,默默走近,将伞倾斜到她那一边,”你先跟我回家。”

  看程欢下意识抗拒地往后缩,她连忙补充道:“回我家。”

  程欢这才放松了身子,她抹掉脸上的眼泪,眼皮被摩擦过太多次,应该是破皮了,有点疼。

  她说:”老师,我的腿好痛。”

  最后是乐余搀扶着程欢离开的。

  乐余没有带她回霍询那套公寓,而是回了杏桥街那边。

  那里的房子写的是她的名字,她有权利支配要送谁去她那里过夜。

  在这点上,乐余和霍询分得很清一一她的是她的,霍询的是霍询的,他们只是谈恋爱,并不代表对方的所有都属于自己。

  不过两个人到底在一起那么久,这种界限其实早已模糊不清了。

  但乐余偏偏轴得很,想着当下能分清楚一点是一点,免得日后琐事太多。

  就拿房子来说,就算霍询那套公寓再大,也不会比这个小地方给她带来的安全感多。

  “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程欢连忙拉住乐余,“老师,不用麻烦了。我……我能先去一下洗手问吗?”

  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瘦瘦小小,乐余心一软,柔声道:“当然可以。”

  程欢去了卫生间,乐余还是想着去厨房烧壶水,她刚找出热水壶,就听到了从卫生间里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哭声。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太好。

  乐余默了半晌,叹气,然后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总算没听到那隐忍憋屈的抽泣声了。

  水烧好后,又是十分钟过去,程欢慢吞吞地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没再哭了,洗干净脸后,颊边有几处红痕高高肿起,渗出了血丝,星星点点的,及其刺眼。

  乐余知道,这种小伤口杀伤力最大。

  “先喝水。”

  乐余递过去。

  程欢一口一口地抿着水,她在等,却迟迟等不到乐余的开口,没忍住,却是自己主动说出来了。

  是她的继父彭伟动的手。

  “我妈妈胆子很小,非常依赖他,对他言听计从,很少有反驳的时候。

  以前他打我,我还会告状。

  后来发现告状根本没有用,我就放弃了。”

  “家里的吃穿住行都要靠他来养,我妈妈不敢逆他,我当然也不敢。可是…”

  像是回忆起了不愉快的往事,程欢哽咽着闭上了眼睛,“他根本就不是人。”

  听到这里,乐余已然猜到大概,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该怎么去说。

  针对这件事而言,她充其量只是一个局外人罢了一一就是她想管,也没那么长的手能伸过去。

  乐余曾说霍询冷漠,等真的遇到事了,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又一次想到了霍询,她忍不住去猜,如果是霍询,他会怎么做呢?

  程欢说出来后,激动的情绪平复了许多,乐余肯作为她的倾听者,她已经很满足了,“老师,可以请你,不要说出去吗?”乐余:“好,我不说。”

  给了这个承诺,就是霍询,她连意见都不会问的。

  家里有两个房间,一大一小,大的是卧房,小的是书房。

  书房里有一张沙发床,乐余找了两床被子,铺好后安抚程欢睡下,在出去前又对她说:“我就在隔壁房间,你有什么事,敲门就好,我听得到的。”

  “嗯。”

  程欢乖巧地点头,“谢谢老师。”

  乐余回了房间,把药箱收好,她坐在床上,一时愣怔,等回过神来看时间,已是半个小时过去。

  她觉得喉咙不太舒服,喝了一口水,难受的感觉并没有得到缓解,嘴巴里干涩得像吞了一斤沙子。

  可能是要感冒了。

  今天接到程欢后,怕她伤口感染,乐余将伞面大半部分都挡在她的头顶上,自己几乎是一路淋着雨过来的。

  心理作用,乐余感到口干之余,头也跟着痛起来。

  她爬上床,快睡着前想起霍询,强打起精神给他回了条短信,没一会儿电话就到了。

  霍询问:“事情处理完了?”

  乐余说处理完了,又道:“我今晚住杏桥街这边。”

  ”怎么住那边了…… ”

  霍询问了很长一段话,她却听不太全,迷迷糊糊地回了一个嗯,没两秒人就彻底睡了过去。

  *

  霍询一到公寓,就觉得不对劲。屋里黑漆漆的,他把灯打开,与此同时,卫生间里传出了冲水的声响,寻声走过去,卫生间的门正好打开,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人。

  霍询停下脚步,没再动,但还是将程欢吓了一大跳。她满脸惊恐,双手缩在胸前,一副防卫的架势,声音压得很低,几近沙哑:“你是谁!”

  没想到乐余居然把人带回来了。霍询看到她手上和脸上的伤痕,猜到她的身份,于是说道:“我是霍询,来找乐余,她去哪里了?”

  对方很有礼貌,因高出她很多而微微弓着背,五官深邃,眸色如墨,程欢看得一愣,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乐余的家,她躲开目光,结结巴巴地答:“老师......
五年之痒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wunianzhiy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五年之痒http://m.ww51.com/wunianzhiyang/五年之痒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五年之痒》版权归原作者茶茶好萌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择夫婿重生八零幸福路与你相安,浮生皆客上等宠爱王妃贤良淑德丞相家的小娇娘我有特殊破案姿势[异能]到我怀里来这个快穿有点甜:猫系男友病娇中独宠娇妻(重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