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情侠录|第十二章 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绝世邪神至高使命黑暗王者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超级抗战系统
  公司派出的浩浩荡荡的车队继续西进,而我和我的女人在敦煌中途下了车。

  在西行的日子里,我的女人一直保持一种奇怪的沉默,给人感觉是沉浸在自己的一片自在天地,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落在我眼里,总是模糊,仿佛是两个女人的影像部分重叠在一起,而我的心被两个女人分散着,我真无法预知未来会怎样,心中忐忑。

  再一次踏到这一片荒漠沙地上,我的心头泛起奇妙的感觉,只有在这远离都市的地方我才能获得彻底的放松。

  我们冲上一个沙坡,远远能望到莫高窟,我的女人高举双手,挥动着,大声地说道:“太美了!”此时,正值太阳西至,整个莫高窟的被映衬着一半儿橘红,一半儿灰暗。

  莫高窟佛窟相传是一个高僧行至于此,突然听到万佛梵唱,看到万丈金光四射,心知是佛主感召,遂在此凿壁成窟,经营数千年,终成这万佛圣地之胜景。

  我偷看我的女人,见她一脸祥和,阳光辉映中犹如观世音下世,宝相庄严。我想,我来对了,至少这地方能给她心灵带来安宁。

  夜深了,风静静地刮,我和我的女人二人携手,轻烟一般出现在那舍身伺虎的石窟,久违的庞大的精神力量立时涌了出来:“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

  我说道:“是啊,人间三年,不知洞窟时光几何?”

  “哈,我只当是打了一个盹。”

  “我带来我一个朋友,她的情况和我有些类似,不知您是否也能把她们融合起来。”

  “就是这小丫头。”

  “谁是小丫头?”我的女人突然说道,显然她也感知到这股精神力量。

  “哈哈,还很厉害,小伙子,你有难了。”

  我对我的女人说道:“和以前一样入静,放开自己心灵,不要抗拒,这里的‘人’也许能帮你治病。”

  我的女人顺从地点点头,然后盘腿坐下。

  万道银光闪现,黑暗的石窟光如白昼。

  不知过了多久,银光消失,石窟恢复黑暗,我问道:“怎么样?”

  对方思量一会,说道:“不行。”

  “怎么会呢?”

  “小伙子,你的情况不同,你的灵魂有二,一是过去时空,一是现在时空,有天然的亲近感,且当时与形成主副格局,融合起来并不难;而你的女友”我脸一红,对方继续说道:“你的女友同样也是有两个灵魂在躯体内,彼此之间亦有天然的联系,本可以融合起来,但我发现,这躯体内似乎还沉睡着一灵魂,我的力量无法唤醒她,这种事情,真是奇哉怪也,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了。”

  我急问道:“请您指条明路吧。”

  “我虽没办法,但却看出这小丫头不久将会有更奇怪的遭遇,届时似乎有可能解开心结,而且,我的功夫也不会白费,至少这小丫头不会因为两个灵魂打架而发疯了,不过小伙子你就有得罪受了,明明是一个小丫头,可怎么看都是两个小丫头,你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

  听完,我顿时头大如斗,此时,我的女人苏醒了过来,对空盈盈一拜道:“老人家,谢谢!”

  出了石窟,我和她漫步在沙地上,一时间无话可说。

  “怎么呢,浩天,不说话,见到我不高兴吗?”我停住脚步,转过身,她眼眶盈满了泪水,我心里一疼,我住她的手,轻轻呼道:“芸,是你吗?”

  她点点头,一头扎到怀里,说道:“浩天,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见到你了,感谢老天,我们又在一起了。”

  “可是眼下这种形式?”

  “我不管了,”她在我怀里扭动着说道:“每日只要有片刻的相聚我就满足了。”说到后面声音低到几不能听。

  蓦然,万佛梵唱,金光四射,照耀着我们二人,佛主怜我,当会给我们一个最完美的结果,我不禁自我安慰。

  二人尽情拥抱,任时光飞逝。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从甜蜜的拥抱中醒了过来,我轻捧起她的脸,朝阳出来,映着她艳红的脸,她娇呼道:“以后不喜欢欺负我和段琴妹妹,否则的话,嘿嘿。”

  眼神不对,我正要问,她调皮地一眨眼,说道:“别问了,我是段琴。”完了,我要晕厥了!我一发狠,抓住玉润的双肩和修长的颈,对着红润的唇痛吻了下去,一场漫长的唇舌缠斗,许久,许久才分开,我看到她的羞红在脖子以下,还继续蔓延下去,我说道:“不管你是周芸还是段琴,我要一网打尽。”

  白天急急过去,夜晚欢快地到来,就在这晚,我占有了段琴,那种滋味是我从未有过,我仿佛是同时和两个女人**,而周芸借着段琴的处子**再一次体验第一次的疯狂,想及此,我疯狂如魔,是夜,我们不知道缠绵多少次。

  我们在敦煌修整了三天,然后搭车西行。公司车队是无法追上,他们装备着世界最好的越野车,我们直接驱车去目的地。

  路上我享受了艳福,也享受无比的折磨,痛苦与快乐从来就是孪生姐妹,仅仅简单的一个问题:“你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她多一点?”就让我无所是从,原来不管何种级别的女人在这一点上都是惊人的相似,都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不懈战斗精神,再加上数不清的玩笑和捉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已经是身心疲惫。

  我眼睛一亮,污浊都市行走了多年的我终发现这时代竟还有这么美的地方!湛蓝的天,洁白的云丝凝固在天空上;高昂的雪山,巅峰的雪闪耀着圣洁的光芒;圣山在戴了一顶雪白的帽子后,下是青灰色的山体,到了山脚已是满眼春天的绿,希望小学就在山脚。

  希望小学并不大,教学楼,楼前操场,外有围墙,远远可以看到红旗升起,再走前几步,儿童的喧笑声传了出来,想是下课时分。

  蓝雪儿,我最美丽的妹妹,许久了,在我心里已成淡淡的影子,而现在,一切又都浓烈起来。我看见她在希望小学的操场上,好像是给学生做示范动作了,一弯腰,看到那结成的千条乌亮的小辫子,我身边的母老虎忽地窜到我面前,狠狠地盯我的脸。

  我尴尬地说道:“蓝雪儿是我妹妹。”

  “是情妹妹!”

  在这点上,两个女人毫无疑问是高度统一的。

  只见蓝雪儿仰起脸,小辫子甩在身后,在她还是那么美丽,那么纯洁,高原上最纯洁的雪,是蓝色的,我想起她告诉我她名字含义的那会,我迷乱了,我是否太过多情呢?

  我大叫道:“蓝雪儿!”蓝雪抬头看到我,眼里闪过喜悦。我拉起身边兀自生气的女人的手说道:“走,一起去看我的情妹妹!”

  蓝雪儿站在一群脸红彤彤的儿童中间,肤色依然如雪,造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我知道我不能表现得太过呆滞,因为身旁随时有头母老虎窥视着了,我吸了一口气,说道:“雪儿,好久没见。”

  蓝雪儿微笑点头,眼睛一眨问道:“这是段琴姐姐吧?”

  “是啊。”

  “段琴姐姐真漂亮!”蓝雪儿由衷地赞叹道。

  “妹妹你也很漂亮啊。”

  两个美女相视,大有美女惜美女之势,一时间把我晾在一边,正有些尴尬,一个绝好的男声响起:“浩天,早知道你要来,雪儿企盼得紧啊。”我转身一看,竟是马逸飞,马大医生。

  我惊道:“马医生,你怎么在这?”

  马逸飞一指蓝雪儿,说道:“还不是因为她!”眼神中满是怜爱。我心头泛起莫名的情绪,蓝雪儿笑道:“浩天,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大哥哩。”

  还没轮到我反应,我的女人就惊叫起来,说道:“马医生,原来这就是你经常挂念的小妹,太好了!”

  马逸飞拉过我到一旁,让这两个女人继续叽叽喳喳。马医生神情有些尴尬,说道:“浩天,对不起,那次我急匆匆地赶回就是因为听到小妹的下落,后来我听说段家发生了许多事,要是我还在香港的话,这些或许可以避免。”

  我说道:“逸飞不用介怀,这是人之常情啊,段家的变故不是常人能够预料的,再说你低估了对手的力量,即使你在可能亦没有办法,徒赔上一条性命而已。”

  “虽是如此,我还是不安,毕竟没有善始善终。哦,对了,浩天,你现在身体好了吗?”

  “好了,我现在彻底恢复了,比从前还要厉害。”

  马逸飞笑道:“这我也看出来了,不但你,连段琴小姐都变得厉害了,浩天你是因祸得福啊。”

  “怎么来了客人也不叫我?”我转首一看,却是白衣飘然的秋伊水,我不禁看了看秋伊水,又看了看马逸飞,眼睛了尽是问号,那意思是:你们俩个什么时候走在一起的?

  秋伊水脸一红,说道:“浩天,你别乱想,我只是凑巧碰到逸飞,他说要到西藏来寻妹妹,我对西藏一直渴慕,也就陪他一起来了。”

  我对马逸飞说道:“有美相携,人生快事!”

  马逸飞笑道:“我哪能和浩天相比,一路风流快活。”这种场面马逸飞竟然说出这般露骨的话,在场的女人脸色皆红,蓝雪儿啐道:“哥,你别乱说话!”

  “好,我不说,我投降!”

  学校的食堂和教职工宿舍都在教学楼后面,是一平楼,原先学校只有一名教师,后来由于各方的捐赠,学校盖了新楼,条件改善了,教师工资专门有一个基金负责发放,且比同地区的其他学校要高上许多,所以后来又陆续来了三名新老师,而且还联系为大学生志愿教学基地,从今年开始每年就会有一名毕业的大学生来此任教一年。

  说到这些,蓝雪儿一脸欣喜,我们蓝天集团的捐赠仪式已经过了,前天就转到附近的其他学校再进行捐赠活动了。

  说着我们进了蓝雪儿的房间,这虽是一砖石结构的房子,但墙壁图画屋檐结构等显示出明显的民族特色。

  很快,地毯上摆上一盘盘吃的东西,有酥油茶、糌粑、牛肉、羊肉,我的女人伸手就要抓牛肉,被我一把拦住,说道:“这么没规矩。”我的女人一脸不高兴。蓝雪儿笑道:“段琴姐姐随意啊,虽然我们藏族饮食有很多风俗习惯的,但我们不需要顾及的。”这样一说,我的女人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蓝雪儿举起眼前的茶杯,用右手无名指在茶碗中沾少许茶,手指举起,在空中弹洒三次,轻轻喝一了口,说道:“欢迎远道来的贵客。”我和我的女人亦拿起茶杯,学蓝雪儿的样也弹了三下,也轻轻酌了一口。

  酥油茶不断地添加,糌粑、牛肉、羊肉不断地抓送到嘴里,气氛活跃起来。秋伊水并不吃肉,只是喝茶;蓝雪儿动作熟练,撕肉,送到嘴里,轻咬,手却不弄脏。我的女人,仿佛有我的撑腰,一派豪女作风,吃的多,却也不难看。

  夜深了,虽然一路上离城市越来越远了,到了此地,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万籁无声的境界。

  我走出房间,走上学校旁的一个山坡,看到蓝雪儿,坐在草地上在那遥望星空了。我走了过去,坐在她身旁,学她样抬头看星星。这里,虽是山脚,却也已是三千多米的海拔了,星空在眼前是从未有过的清晰,闪烁之间动人至极。就在这时,蓝雪儿幽幽叹了一口气:“看来浩天哥真的找到喜欢的人了。”

  我一呆,不知道雪儿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蓝雪儿转过脸,一双比星空更深邃的眼睛深深地凝望着我,许久,她说道:“浩天定是喜欢段琴姐姐,很在意她,要不是这样,浩天哥见我定给我一个拥抱的。”

  我怜意顿起,扳住雪儿的肩膀,顺势把她搂了进来。动人无比的身躯,散发草地花草的芳香的身躯,在我怀里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我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过了许久,蓝雪儿笑道:“浩天哥是真的害怕了,到后面心跳得是越来越厉害,是不是害怕段琴姐姐突然出现?”

  我没说话,却把雪儿搂得更紧了,蓝雪儿轻轻推开我,望着我,一会,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看呆了,雪儿说道:“浩天哥,想当年你一手搂着我,一手搂着梦真姐的豪迈气概哪去呢?”

  我尴尬地一笑,即而用手捏了一下蓝雪儿秀巧的鼻子,说道:“雪儿,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说话呢?”

  “因为有时我会想你,有时候会嫉妒浩天哥身边的女人。”雪儿对我情意如此,让我不知道怎么回报,我说道:“我是否是个多情之人?”

  蓝雪儿忽然站起身来,指着学校前方两大黑影,说道:“金汉雪山和玉女雪山相传是一对情侣,现在他们化作两座雪山,他们永远无法亲近,却能永远凝视着对方,这也是一种爱的境界,不是吗?”

  刹那我明白蓝雪儿的心意,其实这心意,雪儿是一直都没变,也就是她是不可能走出这片神山圣水的,她不愿意投入都市红尘中做我的女人中之一,在这里,她是唯一的,那我们的思念也是唯一的,我站在那,为她那种超凡脱俗的爱而感动,上天何其怜我啊!
现代情侠录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xiandaiqingxialu/,欢迎收藏
手机看现代情侠录http://m.ww51.com/xiandaiqingxialu/现代情侠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现代情侠录》版权归原作者泥男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择夫婿重生八零幸福路与你相安,浮生皆客上等宠爱王妃贤良淑德丞相家的小娇娘我有特殊破案姿势[异能]到我怀里来这个快穿有点甜:猫系男友病娇中独宠娇妻(重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