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情侠录|第十三章 归隐山田(大结局)

推荐阅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绝品邪少绝世邪神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九星霸体诀一品带刀太监末法之妖孽符神黑暗王者
  黑色中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在凝望着我和蓝雪儿,这样美好的夜晚,很多人都不愿意睡去。

  我感觉到背被一缕寒光袭到,回转过身就看到了我的女人,心道糟糕,刚才的场景想是被她看去,莫一个不小心刺激了她,旧病复发。我和蓝雪儿起身,雪儿很知趣地留在原地,我返身走近我的女人,同时看清她眼中的恼意,我去牵她的手,却被她一手挡开,一转身赌气回房,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

  我楞在那,过了一会,蓝雪儿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浩天哥,还不去解释。”

  我苦笑道:“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再说我解释她肯听吗,我是真的也喜欢我的雪儿妹妹嘛。”蓝雪儿脸一红,说道:“浩天哥,你还是进去吧,其实她并不在意你解释什么,只要你解释了,就代表你在意她。”

  我转身对视蓝雪儿,忍不住说道:“雪儿,你是否也需要我的行动来证明我很在意你。”雪儿楞住了,我忽然抓过她,搂过她吻了下去,**摩擦带来的快意远不抵心灵无间的交流,直到此刻我才明白,这个吻,我的雪儿等待太久,我心想到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呆在这这么久,无边的怜意四起,更是不肯放手。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分开,二人脸都通红,雪儿垂首轻声呼道:“快进去吧。”说完,一扭身跑走了,我能想像今晚我的雪儿,一定能睡个甜蜜的觉,我转身大踏步走进我的女人的房间的刹那,即下定决心:不再束缚自己的爱,不再怜惜自己的爱。

  可是,很快我的关于爱的雄心就遭受冰雹般的打击,我的女人脸色冰冷,坐在那,看我也不看一眼。我半跪了下去,像每一个不知道自己犯错但肯定自己犯错了的普通男人一样,开始了漫长艰苦的解释工作,但我遇到了一座冰山,我的女人不肯原谅我,我不肯接受这个事实,难道我爱过两世的人就是这样小家子气的女人?

  当我转身准备离去,却被她从背后一把抱住,然后呜呜地哭,我心一疼,同时心一狠,言语无法搞定那就让身体搞定。

  当天彻底亮的时候,被窝里,我俩**着身子搂抱在一起。我的女人脸上犹带泪花,我逐一吻干,我的女人哽咽道:“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不,我保证以后只允许你欺负我,我绝不欺负你。”

  “好!这是你说的。”段琴说变脸就变脸,掀开被子露出绝美的身躯,大声嚷道。我看得心跳,说道:“你说怎样就怎样吧。”这时候男人为了得到鱼水之欢,什么都可以答应,小小的房间里春色再起,娇声再啼。

  起来时已是上午十点,马逸飞看我们的眼神怪怪,我连忙拉过他交流我的女人近来的情况,免得他先发问于我。

  听完我的述说,马逸飞惊呆了,事情太过诡异了,灵魂轮回之说他信,只是一个身躯里藏了两个灵魂这样的事情却是他从未听说的,他一下子来了兴趣。

  在没有现代检测仪器在旁的情况下马逸飞唯有运用他的玄门内功来探视,查了半天,也没个所以然,其实,马医生这我并不抱什么希望,事情确实有些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两个当世绝世男子,一时间不觉都有手足无措之感。

  良久,马逸飞问道:“浩天,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她现在的安宁是暂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情绪和行为又要失控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办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转眼过了三天,马逸飞看我依然愁眉不结,忽然对我说:“浩天,来也来了,这里天堂一般美丽,不如趁这机会好好走走,散散心。”

  我知这是他一片好意,不好拂意,说道:“逸飞,你有什么好的建议?”这时候,秋伊水陪着段琴向我们走了过来。马逸飞说道:“附近的玉女峰,海拔6415米,山两面皆险路,少有人爬上去,不如我们上那雪顶去耍耍?”

  “说什么好玩的,我也要去!”一听到有好玩,我的女人立时说道,这妮子变得很是贪玩。我说道:“你不能去,那里冰天雪地,你怎么抗得住。”

  段琴眼珠一转,说道:“那伊水姐姐去不去?”

  秋伊水笑着不说话,马逸飞张大了嘴,显是雪顶之行是早算上了秋伊水的。我的女人嘟起嘴,说道:“许她去就不许我去,哼!”

  看着我的女人大发雌威的模样,我们两个男人不禁苦笑。我说道:“我的大小姐,那哪里是说着玩的啊。”

  我的女人嗔道:“我的样子看像是弱女子吗?”

  经不住我的女人软磨硬泡,以她目前状况,是可以抵御雪山的冰雪寒冷,再说,有我在,是可以成功登顶的。

  其实,一直以来我对她的状况心有疑虑,若是从前我输入的飞龙真气使得她现在内力深厚这还说的过去,然蝶舞,以及她的那一招一式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一直没弄明白。

  翌日,天气晴好,我们一行四人欣然上山。此等海拔的雪山,在没有充足装备条件下,普通人上去是找死,而我们,却不一样。

  马逸飞一马当先,我最后,两女位于中间。走了一会,我的女人轻功底子显露出来,我的心放了下来。此时此景,若是人远远看到,就是四个小黑点在悬崖峭壁间行走,令人心悬。

  山路极是难行,走到后面干脆就没路了,只留下野兽走的痕迹,我们也不再是走了,而是跳行了,岩石之间,在方寸之间准确落脚,然后一弹,身子继续上拔,马逸飞在前探路,我则在后保护,虽然凶险,却无大碍。山石中不时可看到散落分布的三、四头羚羊,对我们这些闯入者一点也不害怕,瞪大了眼睛好奇万分地看着我们。

  上升海拔大概二千多米,空气中氧气含量明显降低了许多,我们的呼吸变得更加悠长而缓慢。跃过了这一片青色的岩石,羚羊们已在身下成了黑点,踏足的就尽是皑皑白雪之地,狂风狂涌了出来。

  我们继续保持高速上行,同时含住一口下坠的真气,使身子不至被风刮走。刚开始,风是一阵一阵的,吹来的时候不见天日,夹起风雪团块无数,来势虽然汹汹,却都击不到我们身上;风一过,依然是一片湛蓝,无一丝杂质的天空。

  我们四人,如鸟儿贴近雪地上轻松滑翔,再上升了一千米,快到顶了,抬首一看,太阳仿佛就挂是玉女顶旁,殷红,壮观至极,只看了一眼,风又刮起来,马逸飞在前大喊一声:“大家小心。”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感觉到此风不同以前,汹涌异常,风势如刀,若不运功抵抗,冰冷刺骨。我赶上我的女人,轻轻说道:“行吗?”

  “行的。”我的女人小脸红彤彤,很是兴奋。

  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成功登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诗在这才恰如其分,泰山在中原地区是一巨擎,在这,却排不上号。

  绝顶空气更是稀薄,却也更加纯净,我们四人,一人一方,被眼前天地的奇景深深震慑了。

  段琴忍不住大声叫道:“真美啊!”

  她这一叫,我们都变色,雪山可是大呼小叫的地方,一不小心就引来雪崩那样大的祸事。

  我的女人看我们神色,一吐舌头,也想起了自己的不对。我们提心吊胆地等了几分钟,没有动静,心稍稍放下,就在这时,突变忽起。

  风,不知道从哪的风,一卷,我们顿时迷住了眼。

  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拉扯着我的身子,若是别人看来,就是山顶突然一股巨大的龙卷风罩住了四人。我的脚深深地陷进雪里,同时伸手触段琴,可是只触到一下,我的女人的身子被抛了起来,卷到了半空。我骇极,抽腿,腾身欲追去,奇怪的是一股相反的力量把我重重地推到了地上。

  我看到马逸飞和秋伊水都被甩出了风的中心,我们三人放眼看去,一股强大急旋的气流从天而降,清晰在眼前,我的女人就在半空中的一个位置,手舞足蹈的样子。我心急,却无法靠近这股非人力可以抗衡的奇怪力量。

  不知过了多久,风势渐弱了,风体由刚才的灰暗变得透明了,我的女人身子往下坠了一下,却又自己拔起保持原来那个高度,只见她头发全都披散着,眼神凌厉无比,在高处依然“手舞足蹈”起来,我仔细一看,不对,这舞不对,刚才是风强拉着我女人身子旋转,而现在却好像是段琴主动,这种状况似乎是刚才一股什么力量被我的女人吸收,此时是她自己在领悟,在消化了,接着看下去,我的身子忽然被雷击了一般,她跳的分明是天魔舞,天啊,不会吧。

  我心刚想及此,正碰到我的女人瞥来的眼神,那眼神我太熟悉了,那是欲驾驭天下所有男人的神色,是我之前世一直对我吊靴鬼一般死缠烂打的天魔女的眼神!

  不会吧!难道她借此种情况附身与段琴身上了,我不大信,可事实在眼前,且我本身不就是这样来到这个时代的吗?

  等到我的女人几乎是“淫”笑着,身子快乎异常地向我扑来的时候,我再无怀疑了,她那样就像猎鹰扑向她的可爱的兔子,我转身就跑,对马逸飞他们根本来不及解释。几个呼吸,速度已是提到极致,如此,二人从山顶几乎是飞落,不到一个小时就下到底部,下得山我继续往前狂奔,根本就不敢回头看一眼。

  有谁想到我的西藏之行竟变成我的亡命之路?也许是天魔变化初期还有许多需要消化,竟甩掉了她,现在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唤她了,一路上我心一直突突地跳,头一次乱了方寸,这天魔女可千万不可招惹,一旦沉沦万劫不复,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只能是征服与被征服,而我可不喜这样界定男女之间的关系。

  回到B市,我立时闻到天魔女的气息在后面,看来,这里也不能久呆,仓促之下我给刘蛰电话说自己正式提出辞职,挂电话前说自己想出去走了走,大概两三年。再给马逸飞留了短信,说明自己突然逃走的原因,免得他们担心。

  黎浩天消失了,他的突然消失正像他的迅速崛起都是一个谜,各式媒体如是评价我。庆幸的是,媒体是善忘的,不到半年关于我的一切就彻底消失了。而这半年,我像一个逃犯四处逃窜,背后有人凝望的感觉时有时无,到了我们这种境界,天地之间,我与“段琴”这样气质的人已是少之有少,因而彼此之都有心灵感应。

  一天,烈日当头,我一个人在绵延山区流荡,翻过一道大梁,下山路,左转右转,左转又转,突然一个巨大的村落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个世外桃源,这是我看到这个村落刹那涌上心头的感觉。好像世外的万事一到这里节奏都放慢了,声音放轻了似的,我不禁放慢放轻了脚步,怕自己的鲁莽惊扰了这里的一切。

  可惜,我不想惊扰,并不代表别人不想惊扰,一阵古怪的胡琴声呜呜哑哑地传了出来。

  等我看到半颠老道半躺在路口,把胡琴当小提琴一般平端着,拉弦的却是他那只奇大兼满是污泥的赤脚时,我忍不住乐了。

  太阳正好,老道斜眼看到我,一点也不奇怪,说道:“怎么,拉得不好听吗?”

  “好听,好听!”我强忍住笑。

  老道跳了起来,叫道:“还是你识货,这里的人,我是对牛弹琴。”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远处一记响鞭,一浑厚略显嘶哑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世无乐土兮,吾将何归?”声音沧桑而古朴,加上词意,听入耳里,令人遐想连翩,我不禁呆了。老道眉头却一皱,堵住耳朵,口里说道:“不听,不听,鬼叫鬼叫的。”我再次哑然失笑,半年来的逃亡的仓皇始得轻松。

  “老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半颠眼睛一眨,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一世外桃源嘛,我又找到了他们,他们同意我在这里做荣誉村民,厉害吧,我带你参观参观。”

  当我看到数十个巨大的圆形土楼展现在眼前的时候,彻底的呆了,现代文明社会居然还有如此恢弘的古代建筑存在,多少年的战火,保存至今,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中型的土楼有十五米到二十米高,墙体用当地的红、黄泥混糯米,虽没有砖石坚硬却韧性惊人,十米以上设有箭口,上防火口,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巨大的军事防御群体。站在这一览无余,却由于山体蜿蜒,在外界很少有角度能窥得其中一斑的。

  “看呆了吧。”老道在旁一捅我说道。

  我问道:“这里住的是什么人?”这时候我已看到来往的人了,穿着很是古朴,似是宋元时期的服装,心中更是大异。

  老道洋洋得意地说道:“你听说过北宋时期的神龙奇侠吗?”

  我心脏刹那停止了跳动,神情无比期待地望着老道。

  老道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得意地说道:“这些人就是神龙奇侠的后人。”事实上,说都是后人并不准确,经过近八百年,战乱不断,这里接济了不少外来逃难的人。

  我感觉天旋地转。

  当夜,在老道要求下族人召开会议考虑是否接纳我,这里,遍地都是高手,虽然远弱于我,但拿到外面哪一个都是惊世骇俗的。

  当我报上我的名字时候,族长脸色波澜不惊,族长问了我父亲的名字,接着祖父,曾祖父,再问了一下籍贯,族长马上命人抱来族谱,一对照,天啊,原来我本就是这里的人,当年曾祖父是家族派出的外出人员,后在我所谓的籍贯地方落家,传到我父亲,也不知祖上的事。这个堂堂的黎家古村,原来就是“我”的根,查明这一点,再问了其他问题,落户族人自然是没有意见。

  我的辈分还颇高,有些人还要叫我爷爷,乖乖。

  自此,我没事就和道士泡在一起,当我问起神龙奇侠的事时,老道兴奋了,像讲评书一般滔滔讲来。

  从主人公是一个孤儿开始讲起,到后来怎么与破天一战,而我最关心的就是那一战之后的结果。老道陷入沉思,说道:“魔门破天与神龙一战,惊天动地,事后人们发现二人凭空消失,大多人认为他们同归于尽,可是神龙的妻子孟如烟却坚信自己的丈夫没有死,而是会以一种当时人无法解释的状况存活。”

  我心一动,不由感叹我那智若天人的妻子,我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她联合神龙的其他妻子动用搜魂寻魄**。”

  “什么?”我忍不住惊呼道。

  老道无视我的惊讶,继续说道:“这种**,谁也不知道是怎么运用,只知道快要成功之时,忽然之前一直对神龙苦苦纠缠的天魔女杀出,终于功败垂成,现场剧烈爆炸,爆炸后人们发现孟如烟和天魔女同时消失了,神龙的其他妻子无奈之下离去,一百年后,神龙后裔迁至于此地,至此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原来是这样,是夜,我躺在我的卧室的木床上,辗转难眠。

  忽然,我开口说话了:“你还是来了。”一个黑色的倩影立在我眼前,我一说话,人就一阵风似地扑了过来。

  “我该怎么唤你?”我问道。

  “天魔女,让妾身来服侍将军。”

  我身体摆了一个大字,头一偏,装作百般可怜地说道:“你来吧。”

  我和三个女人缠绵,木床嘎吱嘎吱响了整整一夜,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唱,**没有止尽,且每一个**都给我不同的感觉,我从没试过这样的滋味,再加心中的异样期待,更使得二人无论动作还是节奏配合得天衣无缝,淋漓酣畅至极。

  当黎明第一道阳光投射到我怀中娇娘的裸背上的时候,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如烟,该醒了,再睡,太阳就要晒屁股了。”说着我结实地拍着她的肥臀上。

  如烟支起玉手,媚道:“我就知道瞒不过夫君。”

  我一翻身,压住了如烟,说道:“在雪顶的那刻你就苏醒过来了,装作天魔女故意试探我,是不是?”

  “不是!”

  “是不是?”

  “不是!”如烟百般抵赖。

  我说道:“你是如烟,那周芸,段琴呢?”

  我身下的娇妻嗔道:“放心,我们现在是三位一体,看你的心里的渴望,你想呼唤出谁就是谁,包括欢好时。”

  这是一种什么状况,我不懂啊,不懂归不懂,下身起了强烈的反应,我叫道:“不管你们是谁,通杀!”

  感谢上苍,终于给我这完美的结局,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三个月后,由吴老率领的一个神秘的旅游团来到这,离开时扔下两个女人就走了,老天啊,救救我!

  (完)
现代情侠录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xiandaiqingxialu/,欢迎收藏
手机看现代情侠录http://m.ww51.com/xiandaiqingxialu/现代情侠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现代情侠录》版权归原作者泥男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星辰讲给林先生听[娱乐圈]佞臣之妻六十年代大神医白桦之殒被你深爱的时光位面之人生赢家金粉丽人[快穿]最佳演技越古遗情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