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第807章:冉闵的怒火中烧

推荐阅读:盖世帝尊万古天帝直死无限大盗贼一号红人恶魔囚笼龙王传说(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最强神话帝皇乡村小神医全职修仙高手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眼前是不断倒退的景色,冉闵非常喜欢纵马驰骋的感觉,那会让他体现到一种叫作自由的快感。

  说起来冉闵还真极少安安分分地长久待在一个地方,情况允许的话就会到处乱跑,一些人说他是在试探刘彦的容忍度。毕竟他曾经可是称王过,天下重新归于一统之后,称王的经历就是一个黑点,也许会让刘彦无法容忍进行收拾。他却认为那个猜测根本就是恶意的诋毁,他就是纯粹地坐不住,才不是担忧被刘彦收拾才喜欢乱跑。

  事实上刘彦真的要收拾冉闵,就算冉闵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收拾。刘彦在对待冉闵是一种宽容的态度,要不然随便翻一翻史书,有哪一个朝代位比三公的骠骑将军能惬意地想去哪里就去那里。

  朱龙马其实已经过了壮年的年纪,得说的是体力却保持在良好状态,只是一些时候冉闵能够发现朱龙马的冲击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尽管汉国现在根本不缺宝马,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换掉朱龙马的事,虽说是有两匹不低于朱龙马品质的骏马,作战时他依然会选择朱龙马为自己的坐骑,只有在朱龙马的确受不了的时候才会暂时更换一下坐骑。

  既然是叫朱龙马,那它就是一匹毛色为血色的马匹,又以“龙”来作为名字,某方面就是表达雄峻。

  所以说诸夏取名字真的很有意思,一些特定的字能表达的意思挺多,取什么样的名字就代表着有着必然的意境,就好像乌骓之所以是叫乌骓,就因为它是一匹毛色黑到发亮的马匹,“骓”则是有顶尖的含义,整体表达的就是:那是一匹黑色的顶级战马。

  冉闵除了朱龙马之外还有一匹叫乌骓的战马,命名“乌骓”可不是怀古,就是一种延续性的叫法。

  “将军。”黄锐其实觉得自己挺倒霉,只是想要汇报军情而已,却非得骑马跟在冉闵后面,天气好的情况下是吃灰,可现在正在下雨。他喊得有些声嘶力竭,也不知道冉闵到底是有没有听到:“斥候有新情报!”

  冉闵还真的没有听见,有距离的关系,也有风向的原因。他周边的骑士战马没有朱龙马优秀,近百米内根本就没其他人,倒是那匹一样被称呼乌骓的黑色雄峻战马跟着一路撒欢。

  他们目前的方位是在浑邪山以北二十来里,是四天前开拔到这个位置,主营盘就驻扎在一条必经之路上。

  所谓的必经之路是一条被浑邪山和燕然山包夹在中间的道路,它的纵宽应该是有十五里左右,两边就是一些山区。要是纵宽小一些可以称呼为山谷,可问题是纵宽超过了十里。

  冉闵后面是自己停了下来,伸手抚摸着朱龙马颈部的鬃毛,人和马身上是淋湿状态,让汗迹与雨水混成一块。

  雨已经下了有一阵子,是大范围的降雨趋势,冉闵所知道的是南边最先下雨,局部地带还形成暴雨。他知道这是一个好消息,时隔一年半以上的时间之后,大地重新被雨水滋润,必然是会缓解干旱。

  草原上的雨很不寻常,不是说下雨很不寻常,是这一场雨根本就是被草原大火给“勾引”了出来。那是一种需要严谨科学知识来解释的气候反应,不过现在的人们才不会在乎那么多,他们单纯地为了降雨而欣喜,不止一人想知道国家的北疆、关中和中原腹地有没有降雨。

  事实上汉国的北疆是一块很辽阔的疆域,包括燕然山到西北边界线,又以北海(贝加尔湖)到雁门郡和辽东郡。现如今的北疆其实可以理解成为汉国的草原区域,早就不是雁门郡、代郡、辽西郡的所属范围,以上提到的那些郡已经被归纳到中原,中原腹地则是用来概括原来的诸夏九州,再南边的区域则是泛称长江以南。

  “将军!”黄锐总算是追上了冉闵,赶路的是坐骑,人却也是不断喘着粗气,一半是颠的,一半是急的:“斥候汇报,此地以东四十里外发现敌军踪迹。”

  冉闵下意识看向东面,视线是被山峰挡住,由于正在下雨,远处的山是掩盖在一片朦胧之中。

  挡住冉闵视野的山就是燕然山,很久很久以前的燕然山东面平原是匈奴人的王庭所在,他们的单于和本部常年是停住在该地。

  狼居胥山很出名,可实际上真的不是匈奴王庭所在地,它是匈奴人祭祖的圣地。霍去病千里奔袭,干出封狼居胥的伟业,之所以影响会那么大,就是他抄了匈奴人的祭祖圣地,还将匈奴人用来祭祖的金人也弄走,换个说法就好像是异族抢走了诸夏的九鼎那样。

  “燕然山以北区域被大火肆虐,尽管已经熄灭掉了,可依然不是人能活动的地方。”冉闵不知道自己的那位天子出于什么原因要在草原放火,火势席卷和肆虐的区域却是极大极广,连西高车境内都遭了殃,他们还是跑得快才没被波及:“敌军不会敢进入那片区域,那与自杀没有区别。”

  黄锐很同意冉闵的说法,那是建立在他知道有一个丁零人部落逃窜的时候进入灰烬区,仅是十来天之后,进去的是近千人,出来却剩下百人不到,连驱赶的牧群也都丢在灰烬区。他还听说一个消息,那些从灰烬区逃出来的丁零人没多久就开始蔓延疾病,汉军这边为了安全起见是全杀了又将尸体给火化掉。

  “侦查敌军数量和分布。”冉闵回首看了一眼,远处是黑压压一片的骑军,马蹄的轰鸣声也远远地传了过来:“在这片光秃秃的地方,设伏什么的就别想了,咱们直接碾过去。”

  这一片区域没有遭到大火的肆虐,是有存在一些树林,可顶多也就能藏下不到千人,其余的地皮是受于之前干旱的影响呈现光秃秃的面貌,还是新近一场雨总算又让土壤里的青草开始冒尖。

  冉闵不会天真到认为敌军不会发现自己这支汉军的存在,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以其停在原地等候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胆量过来的敌军,主动追上去才会是正确的选择。

  黄锐下意识看了一看己方的人马,有心说只是将近五千骑,敌军必定超过一万,是不是该谨慎一些,问题是他不敢开口。

  “担心什么,不过是一帮惊弓之鸟一般的残兵败将。”冉闵仅是看一眼黄锐就知道在想什么,非常不屑地说:“就算他们是鼎盛时期,某依然不会放在眼里。”

  换做其余人说那样的话黄锐会翻白眼,可是由冉闵来说却让他觉得士气一振,一股豪情壮志勃然而生。

  就如同冉闵所说的那样,苻健是靠近三十里左右的时候发现了汉军的存在。

  “果然是有汉军拦截!”苻健尽管早就做好相关心理准备,可还是有些气馁。他看了看周边,原本接近两万的人马已经下降到一万两千左右,那些消失的当然是大部分逃跑,一些是死在赶路的途中:“敌军只有五千左右,他们拦住了我们回家的路,你们说应该怎么做!”

  少部分的人振臂大呼“杀死他们”,更多的人是带着一脸的疲惫沉默不语。

  他们脱离战场之后先是向北逃窜,一边逃一边被追杀耗费了七天,为了躲避追杀是冒险进入灰烬区,就是没敢深入灰烬区,走进去十来里赶紧又拐了出来,恰好就是燕然山东南方向的位置。

  因为有进入灰烬区,队伍之中不管是人还是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脏兮兮的模样,不但是脏,且全部不止疲惫也显示出饥饿的状态。

  本来他们也是缺水,不过现在不是下雨天气吗?总算是能够喝个够,问题是战败让他们大部分的辎重全丢了,带出来的一些牛羊是丢在了灰烬区,仅是个人身上有一些干粮,可是真不能放开了吃。

  苻健失望了,他本来以为用回家能唤起部队的斗志,可显然经过那么些天的逃亡,路途上的磨难以及艰辛已经消磨了绝大多数人的意志,他们哪怕是跟着队伍也是麻木地跟着。

  “只有击败挡路的敌军,我们才能回家!”龙都在声嘶力竭地大吼,他没如苻健期盼的那样死掉,后面倒是与苻健爆发了冲突,不过现在双方是互相忍耐的状态:“他们只有五千人,我们是他们的两倍,杀死他们,回家!杀死他们,然后回家!”

  苻健看着不断重复“杀死他们,回家”的龙都,眼眸里面有过阴戾,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庆幸。他本来是希望龙都能死掉,后面又不得不承认龙都要真的死了对自己会相当不利,那是他们没干成袭击汉天子行辕之前主力几乎丧尽,奇袭队伍也被汉军轻易收拾,那样一来龙都要死了的话,他可要将“锅”背起来。

  现在龙都没死,那个“锅”该由他去背。他现在是极度的鄙视和仇视苻健,鄙视是苻健一开始的设想一件都没办成,仇视当然是因为苻健的建议让数万丁零人死得差不多了。

  不对,苻健的一些目标还是达成了,整个草原都在流传汉军放火的消息,不管大小部落都明确知道草原的确是发生天灾般的大火,他们不知道火到底是不是汉军放火,还是汉天子下令放火,但不妨碍他们打从心里敌视汉人。

  说的好像草原人原来和汉人是多么和平共处一样,但汉军在草原放火的影响真的非常大,已经有草原部落开始从漠不关心到主动归附正在与汉军交战的部落,另外的影响就是让柔然从与汉国的关系友好转为互相戒备。

  龙都的声嘶力竭依然没有唤醒战士的求战**,他的脑浆注定面对这样的事情只能干着急,后面尽管依然仇视苻健,却下意识看过去。

  “将军……”苻健控马靠近龙都,压低了声音说:“我们要做最坏的准备。”

  “已经不能再糟糕了。”龙都喘着粗气,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喊话肺活量不够,还是被气的:“你有什么主意快点说!”

  苻健看着重新缓缓行动起来的队伍,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联想到了爬动的毛毛虫,控制声线说:“看看他们,绝对无法经受哪怕一轮的冲击,甚至可能一看到汉军就会自行溃散。”

  “还不是你出的臭主意!”龙都之所以忍耐,是想依靠苻健的聪明才智逃出升天,一听那话是彻底忍不住了,也没控制音量:“我真应该当场把你杀死!”

  “不杀我,将军还有逃生的机会,杀了我……”苻健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亲兵别让人靠近,继续说道:“军队已经不能用了,大股人马突围已经是奢望。我们……”

  龙都一辈子的智力好像是爆发在这一刻,不用苻健再继续往下说,已经猜出苻健究竟是要干什么。他满脸的纠结,很想将苻健干掉,可又觉得应该让苻健活命,要不然哪怕能回国,自己也绝对要被砍掉脑袋。

  “想必将军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苻健可不管龙都纠不纠结:“敌军越来越近了,将军早做决断!”

  在随后,率军赶路的冉闵不断收到来自斥候的汇报,先是敌军停在原地,然后是敌军突然间分作几股,最后面竟然是四处逃散。

  “……”黄锐有一点猜想,却不是那么笃定,趁着冉闵下令停驻的空闲,好奇问:“他们是有什么阴谋?”

  “屁个阴谋!”冉闵看上去很愤怒的样子:“苻家小儿可真够歹毒的。他肯定是发现无法指望部队突围,一开始还想着成建制地分散,想让我们也分兵追击。后面那些部队显然是完全失去指挥,却也达成了那个黄口小儿一开始的目的。”

  黄锐不傻,稍微整理了一下头绪,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佩服起了苻健,说道:“另类的壮士断腕,根本就不在乎士卒的死活,为自己能逃亡创造机会。”

  冉闵火大的就是这一点,成建制的敌军对他来讲没什么,分散的敌军才是麻烦,更重要的是他可没那个本事从过万四处逃窜的人当中找出苻健!
席卷天下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xijuantianxia/,欢迎收藏
手机看席卷天下http://m.ww51.com/xijuantianxia/席卷天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席卷天下》版权归原作者荣誉与忠诚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神级巫医在都市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我同学的女友糖糖民国之文豪崛起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鱼水之欢梦幻西游大主播温火炖肉蓝华秘事肉林童话

网站地图

污污我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