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的血|第九十五章 半壁崖 六

推荐阅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绝品邪少绝世邪神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九星霸体诀一品带刀太监末法之妖孽符神黑暗王者
  “打!”随着我一声令下,负责起爆的战士就拉响了炸药包。~

  只听“轰”的一声,炸药包就在峭壁上炸开……由于炸药包安放的位置还在先前坦克残骸之后,而这时越鬼子的坦克早已越过那个位置了,于是炸药包的炸点就在坦克后越军的头顶上。

  这一炸开那就不得了了,硝壁上的碎石就像弹片一样到处乱飞,只打得越鬼子一片惨叫之声,一时个个都找不着北了。

  接着我再一挥手,早就做好战斗准备的一班就对越鬼子起了反冲锋。

  当然,在起冲锋前照例来几枚“空爆”手榴弹,之后十余名战士就在手榴弹的余威和烟雾下乘势朝越鬼子冲去。

  对于那走在最前头的坦克,战士们都不去理会它……因为大家都知道那玩意里头都没啥弹药,甚至连燃料都没有,纯粹就是一个没牙、没爪的老虎。

  至于躲在其后的越鬼子吧,一方面是被我军炸药包和手榴弹给炸得一时没回过神来,另一方面他们谁也想不到我军在这时还会起反冲锋……要知道这可是只有几米宽的山路啊,几乎是一把冲锋枪就能守住让千军万马都过不来的地方,越鬼子很难往我们这边冲,我们同样也很难往越鬼子方向冲。

  越鬼子往我们这边进攻还是要在坦克的掩护之下的,而我军又没有坦克又只有三十几人,那朝他们冲锋还不是找死吗?!

  于是越鬼子对我们的反冲锋可以说是毫无心理准备。

  从这方面考虑那的确是事实,只可惜的是。战场的形势是瞬息万变的。任何时候都会有特殊情况。

  中国人有句话叫“狭路相逢勇者胜”。当然这个“勇”不是匹夫之勇,而应该是能进能退该勇的时候勇。

  现在,就是战士们“勇”的时候。

  在这一点上特工连的战士自然不会让我失望,大吼一声就像一只只小老虎似的越过越军坦克朝其后的越鬼子冲去……

  这时我才算是真正知道“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含义,要知道这种“狭路”指的就是这样狭窄得兵力无法展开的地方,在这样的地形上兵力再多都是没用的,因为面对面的兵力基本相同,而“勇”的一方却会因为在气势及战斗力上完全压过对方。于是敌人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在“狭路”被打得成片成片的倒下。

  就比如说现在,我军占据了先机一冲上去就是一梭子弹……山路总共就那么宽,这一梭子弹过去几乎可以说是弹无虚的将前面一段的越鬼子打倒在地,这其中当然会出现子弹穿透越军身体的二次杀伤及我军投出的手榴弹等情况。

  这些仅仅只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其后的越军因为前头有自己的友军部队,另一方面也因为山路的弯曲看不到前头生的事,于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而没有准备,直到我军战士冲到他们面前时才大吃一惊,正要举枪防御时却已经太迟了,我军的子弹早已及时的将他们打倒在地。

  接着这种情况就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这使得越军投入到山路里的所有越军都溃不成军被杀得一片混乱,被我军打死的、跌下悬崖摔死的等不计其数。

  直到我觉得战士们已经冲得差不多了。就下达了收兵的命令。

  这种反冲锋也要适可而止,一旦冲得太远而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山路另一端越军的火力之下,那想撤回来都撤不回来了。更何况,我们这场战的目的是挡住越鬼子不让他们过去,而不是要杀死多少敌人……一名普通战士可以打着打着就红了眼乱杀一气,但做为一指挥官就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时刻提醒自己战略目的是什么。

  结果这一场战我军只一人受伤,而越军躺在山路的尸体和轻重伤员少说也有一个连……那些伤员就不需要我们解决了,那该是越鬼子头疼的事。

  不过我想,那些轻重伤员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虽然在这之后有相当一段山路是在我军射程之外的(山路是“s”形的,拐了一个弯我军的子弹就够不着了),在我军反冲锋部队撤回来之后越军实际上已经可以放心的救助伤员了。

  但问题就是越鬼子没时间……那么多的伤员,放眼一望整条山路上都是惨叫哀嚎着的越军,而山路又那么窄,这要把他们都救回去得需要多少时间啊,等他们“清理”完这个战场,咱们大部队只怕早都撤走而我们也可以撤军了。

  更让我觉得有些可笑的是,直到一班撤回来,坦克里的几名越鬼子才颤悠悠的打开舱盖举手出来投降……也就是说这一场反冲锋我们还缴获了一辆坦克,一辆完好的坦克,只可惜是一辆没有多少油料也没有弹药的坦克。

  至于那几个投降的越鬼子吧,我是觉得他们脑袋已经有些不清楚了……要知道我们这可是深入越境作战,咱们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那还是个问题呢,他们尽然向我们投降?!

  不过这似乎也正常,先是我们现在是处在越军腹地,这时的越军兵力奇缺,能打敢打的兵几乎都派到一线去了,除了用于守卫河内的几个精锐师之外,其余的都是些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这也是我军一个班就能在山路上将其一个连杀得死伤惨重且还能全身而退的原因之一。

  所以说这支越军的素质并不像其它越军那么过硬,其之所以敢这样充当炮灰冲上来,有相当一部份人是摄于越军特工连的“淫威”。

  其次,在受到死亡威胁的人往往会在思想上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尤其是像这辆坦克里的越军乘员一样,一开始是抱着必死之心上来的,总以为自己肯定会像其它坦克一样最先被摧毁,结果却是毫无伤……这样死过一回之后,先前鼓起的勇气就完全泄光了,反而得自己这样侥幸生存下来再这样死了不值得,于是就选择了投降。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绝不是投降这么简单。

  从坦克里下来的越鬼子有两人……原本t34的乘员该有五人的,但由于越鬼子从一开始就是做着让这坦克上来送死做为一道战壕的打算,所以只要让坦克能开得动有机会能打上一炮弹或开几枪就可以了,于是乘员是能省则省。

  这两人下了坦克很老实,主动把枪丢在了地上并剥开了衣服证明自己没有藏任何武器。

  说实话这时的我反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们了,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投降的“诚心”,但问题就是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看着他们,更何况我们自己能不能撤走都不知道,到时还能把他们带回去?!

  “同志,给我们一条枪吧!”过了好一会儿,其中一名越军俘虏就鼓起勇气说道:“我们跟你们一块打越南人。”

  “你骗谁啊?”粱连兵想也不想就骂道:“给我老实点,别他妈的动歪脑筋!”

  “同志,我们是真心的。”越军俘虏声泪俱下的说道:“解放军同志,你们也看到了,那些家伙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明知道我们的人还活着却还把坦克开上来……给我们一条枪吧,我们不求别的,只求能杀几个特工解解恨!”

  闻言我不由一愣,暗道越军特工这种不顾战友生死的做法,虽然在表面上的确是做到了“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利益”这一战场原则,但这副作用却不小,而且这副作用到现在也慢慢体现出来了。

  当然,我并不会因为越军俘虏这几句就相信他们并给他们枪,这可是关系到我们全排甚至大部队的生死存亡的问题,我不可能会为了增加两个人两条枪而冒这么大的风险的。

  只不过这让我看到了越鬼子内部的矛盾,或许是可以利用的一点。

  正在我思考着越鬼子就起了另一次进攻……

  当然,这次进攻还像以往一样是用坦克在前头打先锋而且是辗着越鬼子的尸体和伤员过来的。

  趁着那些越军伤员在山路上被辗得一个个哀嚎遍地的时候,我就示意粱连兵把小喇叭递给了那两个俘虏,并朝他们扬了扬头装作不忍心的叹了口气说道:“朝你们的战友喊喊话,我们可以给他们时间救走伤员,没必要这样让坦克辗过来!”

  我说这话其实没安好心……我并不是真的可怜那些越鬼子,虽说我的确觉得他们挺惨的,就算是两军交战也没必要做到这样。但我却觉得那是他们自食其果,甚至这整场战争都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我说这话其实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知道这时赶时间的可不是我们,我们就最好越鬼子在伤员上浪费的时间越多越好,所以我当然不会介意暂时停战让他们把伤员给救回去……这样就可以为我们主力部队的撤退争取更多的时间不是?!

  但我这么一说那两名越鬼子立马就崩溃了,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他们自己人都不顾他们的死活把他们当炮灰,而敌人却这么“深明大义”。(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远征士兵,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越战的血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yuezhandexue/,欢迎收藏
手机看越战的血http://m.ww51.com/yuezhandexue/越战的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越战的血》版权归原作者远征士兵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星辰讲给林先生听[娱乐圈]佞臣之妻六十年代大神医白桦之殒被你深爱的时光位面之人生赢家金粉丽人[快穿]最佳演技越古遗情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