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第九百四十八章 未雨绸缪

推荐阅读:特战狼王战场合同工极品逍遥大少爷九域神皇超品小农民帝火丹王大道争锋最强特种兵王蛊真人亲爱的少帅大人
兄弟久别重逢,仅仅一个眼神对视,便是熟悉的肝胆相照。相逢一笑,仿佛拍开了一坛陈年的老酒,酒香四溢,芬芳醇厚。

  二人的心情都很激动,互相对视而笑,许久之后,李素重重捶了他一拳。

  “虽说比以前更丑了,但身材却壮硕了许多,也算是有长进了,不错!”

  王桩大笑道:“岂止是身材,我心眼也灵醒了许多,当年你老给我出什么两位数的加减法,我总是答不上来,现在你尽管出题,让你见识见识啥叫‘不假思索’,咳,仅限两位数啊……”

  李素笑容有些僵硬,叹了口气,喃喃道:“从你这句话我便听出来了,你对‘长进’二字可能存在什么误解……”

  二人落座,李道正知道兄弟二人重逢定有许多话要说,于是笑着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前堂内只剩下李素和王桩,未多时,丫鬟们奉上酒菜,李素朝王桩举杯,痛快地共饮了一杯。

  直到这时,李素才开始仔细打量王桩。

  王桩确实壮硕了许多,肤色比以前更黑了,下颌蓄了一圈浅浅的黑须,眼神却比当初犀利多了,坐在前堂里不言不动,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严之势。

  李素挑了挑眉:“从你现在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我能猜到,你升官了?”

  王桩咧嘴一笑:“哈哈,半年前侯大将军升我为折冲都尉,手下管着一千二百人,勉强算是官了吧。”

  李素笑道:“恭喜贺喜,看来你这两年在西域立的功劳不小,否则升官不会这么快,先告诉我,侯大将军西征战况如何?”

  王桩露出欣悦之色,道:“战况很顺利,半年前,焉耆国都城已被我大军攻破,国主龙突骑支仓皇北逃,西域诸国闻讯后皆惊,纷纷向我西征大军称臣,西征战事定矣。”

  李素大喜:“是个好消息,对陛下来说,这个消息很及时,至少能分担一下天下门阀和士子们的议论了。”

  顿了顿,李素又道:“征伐焉耆一战里,你立的功劳不小吧?详细说说。”

  王桩笑道:“功劳不大也不小,这两年与焉耆大大小小接战十余次,与西突厥也打过几场,听说我军征伐焉耆,西突厥也坐不住了,从各部落调集一万大军,欲与我王师争夺西域之主,后来被侯大将军打回去了,大大小小这些阵仗里,我逢敌必前,每战皆豁命以赴,总计杀敌近百,哈哈,杀得痛快!”

  李素咂摸咂摸嘴,道:“不对呀,若说仅仅因为你杀敌百人便将你升为折冲都尉,说不过去吧?侯大将军治军是出了名的严厉公正,你立下的功劳不足以升这么大的官呀……”

  王桩眨了眨眼:“刚才我没跟你说吗?咳,确实忘了,那啥,杀敌百人是小事,后来攻破焉耆都城后,我稀里糊涂的……把焉耆国主龙突骑支活擒了,这个功劳似乎比杀敌百人大那么一点点……”

  李素大吃一惊:“此逼我给你八十二分……,你竟活擒了焉耆国主?”

  王桩一脸得瑟,假装矜持地点点头:“微末之功而已,哈哈,微末而已。”

  李素冷下脸来:“再这副欠揍的样子,我就让部曲把你扔出去了,别怪我在你部将亲卫面前伤了你的面子。”

  王桩立马恢复傻大黑粗的形象:“龙突骑支确实是我活擒的。”

  “详细说说。”

  “半年前,侯大将军攻破了焉耆都城,国主龙突骑支在破城之前领着一队侍卫逃出去了,侯大将军大怒,与众将商议之后,认为他会往北投奔西突厥,于是下令派出三千兵马分三路追击,我那时只是个挂着校尉虚衔的队正,手下一百多号兄弟,我们奉命从东路横穿大漠往北追击龙突骑支,后来却在沙漠里遇到一场大风暴,风暴过后,手下的兄弟折了十来个,粮草饮水也损失了不少,要命的是,我们在大漠里迷失了方向……”

  王桩露出苦涩的笑:“你我都曾横穿过沙漠,应该知道在大漠里迷失方向,简直就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当时我和手下的兄弟们都急了,大家一个劲儿的问我该怎么办,我一个大字不识也不懂大漠地理气候的粗人怎么知道该咋办?最后被兄弟们催得急了,我便横下一条心,闭着眼原地转圈,停下时手指向哪里便往哪里走,这个机智的办法顿时赢得兄弟们的齐声喝彩……”

  李素:“…………”

  “后来我便胡乱选了个方向,领着兄弟们往前走,走了四五日,粮草和饮水约莫快耗干净了,兄弟们都快绝望时,却莫名其妙遇到了龙突骑支和他手下的十几个侍卫,你不知道当时的情景,我们和龙突骑支在大漠里突然遭遇,两拨人都傻了,龙突骑支不敢置信,我们也不敢置信,两拨人相隔仅数十步,就这么眼对着眼,愣了半天,直到龙突骑支一脸绝望地跪在沙地里,我们这才反应过来,兴高采烈地将杀了他的侍卫,接收了他们的粮草和饮水,将龙突骑支捆绑起来,还给他上了刑,逼问出大漠里正确的方向后,才赶回了侯大将军的大营……”

  王桩咧嘴憨笑道:“侯大将军很高兴,当场便将我升为折冲都尉,仔细想想,我也觉得自己福大命大,大漠里迷失了方向不但没死,反而白捡了个大功劳,就好像老天安排龙突骑支在大漠里等着我,只等我遇到他后将他带回去,完全不费力气,嗯,连回程的粮食和水都给我准备好了,哈哈……”

  李素很无语……

  这阴差阳错的运气,除了“福大命大”四个字,实在无法用别的词儿来形容了,难道这就是俗话说的“傻人有傻福”?

  “你……”李素沉默半晌,欲言又止。

  王桩凑过脸来:“你想说啥?”

  李素沉吟片刻,叹道:“你空闲之时找几家寺庙和道观多拜拜吧,不管拜谁,反正多拜拜总是没错的,你这辈子估摸就指望漫天神佛保佑了……”

  王桩若有所思,点头:“不错,明就去拜,对了,那位东阳公主殿下还在开道观吗?肥水不流外人田,明先给公主殿下捐几贯香油钱。”

  李素叹道:“两年不见,你说话仍是一股子原汁原味的混账味儿,感觉好亲切……就你这智商,明日就不要去祸害公主的道观了,换家别的道观吧。”

  王桩憨笑点头:“好,换一家,公主殿下的道观惹不起,说错了话道君不会怪罪,公主怕是饶不了我。”

  二人举杯,又满饮了一盏,王桩擦了擦挂在短须上的酒渍,笑道:“进了玉门关便听说了你的事,去年陛下东征,听说你立下了不小的功劳,给咱大唐长脸了,眼看着你离国公不远了吧?”

  李素目光闪动,摇摇头:“不说这个,你少喝点,再喝两口赶紧滚回家去,你爹娘和婆姨望眼欲穿,你还没心没肺在我这里饮酒,两年不见,你这德行还是让人想抽你……”

  王桩也是个爽快人,闻言端杯大口饮完,用力一擦嘴,站起身拍拍屁股,打了个冗长的酒嗝儿,道:“好,这就走了,回去给爹娘磕头,两年没见婆姨,怪想她的,今晚来八次,最好给我怀个种……”

  李素顿时脸黑了,神情阴沉道:“你不吹嘘会死吗?滚!马不停蹄的滚!”

  王桩哈哈大笑,朝李素挤了挤眼,露出男人都懂的谜之微笑,然后大步走出了前堂,招呼等候在前院的十几名亲卫出门。

  看着王桩的背影,李素的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兄弟重逢,其实有很多的话要说,但今晚显然并不合适,回家第一件事应该先拜爹娘才是正事,既然回了家,往后兄弟有很多时光相聚。

  王桩走后,已是深夜,李素却再也睡不着了。

  仰头望着夜空高挂的一轮明月,李素站在前院负手而立,陷入了沉思。

  东征回到长安后,李世民的身子越来越不行了,今年才贞观十九年,因为李素的到来,或多或少还是改变了历史轨迹。

  接下来李治该上位了,新君即位,朝堂又是一番新气象,当然,也会有一些新的麻烦,或是敌人,长孙无忌,武氏,一些不甘蛰伏的门阀世家等等,想到未来可能要面对的敌人,李素不由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

  入朝堂已十年,这十年里,李素的敌人不多,可权势却一个比一个大,当了十年的官,也与人整整斗了十年,未来或许还要继续斗下去,难道自己的一生便在这种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争斗中度过了吗?

  李素的价值观与旁人不同,他喜欢岁月静好,喜欢淡泊平静,如果自己的人生深陷于无穷无尽的争斗,这样的人生对他来说有何意义?

  “我真的要考虑告老还乡了……”仰望夜空的明月,李素喃喃自语。

  至于李世民属意自己当新朝的宰相……不好意思,志不在此,当国库管理员倒是可以考虑。

  …………

  …………

  快天亮时李素才勉强睡着,一直睡到日上三竿,王桩的大嗓门在前院回荡,李素终于被吵醒了。

  “这个杀才!他婆娘昨晚为何没把他榨干?”李素一肚子起床气,恨恨地骂道。

  满腹怒火的李素匆匆穿衣,来到前堂,王桩正坐在院子里跟方老五这些部曲们吹嘘自己横扫西域的战绩,李素来时王桩正说到自己一人独战三千敌军,并且将敌军打得落花流水,吹得眉飞色舞口沫横溅,可惜他选错了对象,方老五这些部曲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战场上是个什么情景,他们甚至比王桩更清楚,王桩一番臭不要脸的吹嘘只引来方老五等人垂头窃笑,然后很客气地敷衍附和。

  李素叹了口气,上前狠狠朝王桩的屁股一踹。

  “不要在我家丢人现眼了,要点脸行吗?我都替你无地自容……对了,‘无地自容’是个成语,就是很丢脸的意思,好好记住,这是知识点。”

  被戳破了牛皮的王桩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闭嘴了,身后却忽然传来噗嗤的笑声,李素扭头一看,王直也在。

  见李素望向他,王直笑道:“今早才知道兄长回家的消息,急忙从长安城赶回来了。”

  李素点点头,再看向王桩,不由吃了一惊。

  “王桩,你的脸怎么了?”李素惊讶道。

  此时的王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肿起老高,一只眼眶也黑了。

  王桩老脸一热,故作潇洒地拂了一下头发,道:“昨夜回家路太黑,不小心掉沟里了……”

  李素不依不饶道:“不对,掉沟里不可能伤得这么重,而且伤痕分布得很均衡很合理……你掉下去的那条沟里埋伏着你的仇人?”

  王桩原本黝黑的脸庞愈发黑得发亮,像鞋油。

  “那条沟很神秘……”王桩仍在嘴硬。

  王直忍不住大笑起来:“对,神秘得连独战三千人的王都尉都惹不起,惹不起啊惹不起……”

  话没说完,恼羞成怒的王桩飞起一脚将王直踹飞了。

  方老五等部曲们这时也忍不住了,胡乱打了声招呼告退,一群人躲到门外,门外很快传来他们放肆的大笑声。

  王桩顿时露出羞恼之色,李素神情淡定地补刀:“他们在笑你……”

  “我知道。”王桩闷闷地道。

  “他们的笑声充满了嘲讽,很伤自尊……”李素继续悠悠道。

  “…………”

  脸色难看的王桩狠狠一咬牙,道:“都是自家兄弟,说出来没什么丢脸的,昨夜回家后,我婆姨见面就是一拳,太卑鄙了,不打招呼就动手,战场上都没这么不讲究!”

  李素了然:“所以,你回到家就尝到了熟悉的挨打滋味?咦,你昨夜不是说挑三五个她那样的瓜婆姨如探囊取物么?”

  王桩一滞,接着黯然叹道:“没想到两年不见,瓜婆姨的功力愈发精进了,昨夜奋力抵抗,终究还是技不如人,最后一败涂地,被她放翻在地,一顿暴捶……”

  忧伤地仰望苍穹,王桩脸颊直抽搐:“不瞒你说,昨夜刚回到家我就想走了,战场上被敌人捅一刀都没这么憋屈……”

  李素同情地看着他:“所以,昨夜你意气风发说跟婆姨来八次……”

  “有八次,她把我暴捶了八次……”

  …………

  …………

  太平村外一座无名山的山腰上,李素坐在树荫下无语望天,王直两脚踩在王桩的肩上,二人在掏树上的鸟窝。

  多年过去,李素已是位高权重的县公,王桩也不大不小是个将军了,王直成了长安城里城狐社鼠的首领人物,三人这般身份,却在爬树掏鸟窝……

  该如何形容这种行为?说是童心未泯有点恶心人,怎么说呢?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弱智。

  “行了行了,积点德吧,鸟儿没招惹你,何苦与它过不去?自己的婆姨都打不过,欺负鸟儿倒是胆气十足,一副灭人满门的架势,你这叫欺软怕硬知道吗?”

  一句话顿时令王桩意兴阑珊,兄弟二人马上停止了这无聊的举动。

  三人并排而坐,王桩看着山脚下宁静恬然的太平村,不由舒坦地呼出一口气。

  “还是家里好,山好,水好,连鸟窝都透着亲切,除了家里无敌的瓜婆姨,什么都好。”

  李素道:“这次你回来是奉命向长安报捷?”

  王桩点头:“是,侯大将军命我回长安,将西域战况详细向兵部禀报,禀报过后便留在长安了,不过我打算在家休养俩月后再去西域,毕竟才挣了个都尉,算不得富贵,好歹得捞个爵位才好衣锦还乡。”

  “这次征伐焉耆之战,侯大将军没犯老毛病吧?比如屠城抢掠什么的。”

  王桩摇头:“没有,吃过一次大亏了,侯大将军也长了教训,屠城确实有过,但并非是人家投降之后,所以破了焉耆都城后,侯大将军下令屠城三日,这并不违律,大唐王师征伐异国本就是这个规矩。”

  李素点点头:“那就好,接下来侯大将军有什么想法?战争已结束,他也该班师回朝了吧?”

  王桩想了想,道:“离开安西都护府前,我看侯大将军的意思,似乎并不想回长安,打算向长安请奏镇守西域,为朝廷守护丝绸之路。”

  李素一愣,接着缓缓道:“如此也好,长安风急雨骤,在外面反倒安全。”

  王桩沉思片刻,道:“李素,我这两年跟随侯大将军,他跟我说过不少事,尤其是你为何要将我安插进侯大将军麾下,你……”

  见王桩神情欲言又止,李素忽然笑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从小一起长大,在我面前还怕犯忌讳?”

  王桩也笑了,然后神情一肃,道:“听候大将军话里的意思,你是想让大将军栽培提拔我,让我在安西都护府掌握重权?”

  李素笑道:“不错,我确实是这个意思。”

  王桩讷讷道:“掌握重权之后呢?我在安西都护府掌握再大的权力,似乎对你也毫无帮助吧?毕竟两地相隔数千里,就算有事我也鞭长莫及呀……”

  李素沉默半晌,缓缓道:“我在长安时,并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好好带你的兵,维护边境安宁,这是国之大义,任何时候都不能懈怠,只不过,我若有一天在长安有了危及性命的危难,而且这个危难是我无法解决的,那么,你,便是我和家人最后的退路,明白吗?”
贞观大闲人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zhenguandaxianren/,欢迎收藏
手机看贞观大闲人http://m.ww51.com/zhenguandaxianren/贞观大闲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贞观大闲人》版权归原作者贼眉鼠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腿校花的呻吟大唐好相公被囚禁的圣女一枪致命独断大明精液灌满小嫩穴【快穿】色气满满极度勾引:小烂货,cao死你!濡湿的制服赘婿

网站地图

污污我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