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魔|第1237章 酒色财气君莫沾!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太初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重生之无敌尸尊异能小神农三国之王牌大领主
“宁凡小儿!速速交出斗天玉伞!否则这石室山便是你归墟之地,教你道灭于此!”

  北海真君驾五条雨龙,从星空中骤然降临,来到岁月海,来到石щww{][lā}

  他的出现,导致整片岁月海乃至整个遗世宫惊声四起,谁都没有想到这位极少踏入红尘的封号雨师,会在这样的时刻,兵临遗世宫,向闭关于石室山的宁凡发出挑衅!

  末法时代,一阶准圣便是凤毛麟角,何况是北海真君这等二阶准圣。

  他的气场太强大了,因为盛怒,更是毫无保留地散出了全部威压,在那威压传出的刹那,岁月海的海水强行卷向长空,化作暴雨来临!

  那暴雨,是他的怒,是他对宁凡的杀机!

  “今日老夫来此,取故物,杀一人,无关之人,退!”

  那一个退字一经开口,立刻便与这方天地定下了规则。

  石室山周围的北天修士,顿时感到了一股滔天雨意扑面而至,将他们不断逼退,不断驱赶,迫使他们越来越远离石室山!

  北海真君要将整个石室山化作讨伐宁凡的战场,这战场,不容任何闲杂人等踏足、干预!

  罕有人可以抗衡北海真君的威压,强留此地,能做到这种事情的,至少也得是万古仙尊。

  但就算是万古仙尊,面对盛怒的北海真君,都感到了一丝心悸!

  “雨师前辈,你和赵简前辈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赵简前辈正在此地闭关,净化天地间的煞气,还请你不要打扰…”

  几个仙尊、仙王修为的赵简信徒,咬着牙,顶着威压走上前,想要和北海真君交谈一二,生怕北海真君打扰了宁凡修炼。

  可,北海真君是什么身份,哪会和几个仙尊仙王小辈浪费时间!

  他看都不看那几个仙尊仙王,而是向天一指,之前回荡在天地的声音,顿时放大了无数倍!

  无关之人,退!

  退!!

  退!!!

  那几个仙尊仙王只感觉识海剧痛,继而喷出鲜血,不得不退,否则便要识海崩溃而亡!

  堂堂仙尊仙王,面对北海真君,竟连说话的资格也没有!形同蝼蚁!

  “雨师前辈!我等不知你和赵前辈有何恩怨,可,赵前辈毕竟是远古大修,而你只是二阶准圣!此刻赵前辈正在石室山吸纳天地煞气,处于关键时刻。前辈以下伐上,不智!趁人之危,不勇!不如暂时退去,来日找个时间,坐下来好好和赵前辈谈谈,以赵前辈仁义品性,没有什么恩怨是不能好好化解的,又何必冒险,沾染远古大修的因果!”

  又有两人挡住了北海真君,是海沙大帝和桃李真人。

  这两位仙帝同样是赵简信徒,眼见北海真君想要干扰宁凡修炼,自是义无反顾出面阻止了。

  “哈哈哈!一群无知小儿,竟将区区仙王当成是远古大修供奉,简直荒唐!滚!”

  北海真君一字喝出,麾下五条雨龙顿时分出两条,朝海沙帝、桃李帝撞去。

  海沙帝、桃李帝不过是六劫仙帝,哪里挡得住北海真君盛怒一击,只承受了一击,二人便倒飞了数千丈,一口逆血喷出,已是气息大损,受了重伤。

  “好强,这就是二阶准圣的力量吗…”

  海沙帝、桃李帝相顾骇然,他们本以为“远古大修”修为的宁凡已经算是强大了,可眼下北海真君展示出的力量,竟似乎并不弱于宁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北海真君并不是什么二阶准圣,而是突破到了大修境界?

  若真是如此,宁凡可就危险了!宁凡与福泽真君大战,必定损耗不小;之后又净化天地煞气,定是自损极多;此刻更是处在净化煞气的关键时刻,若是被北海真君打扰,出了闪失,必有巨大反噬!

  “可恶!决不能让雨师干扰前辈修炼!”

  海沙帝、桃李帝强行压下逆血,还想上前阻拦,可这一回,他们还没有飞至北海真君跟前,已有一人闪身而出,将他们拦下。

  “嘿嘿嘿,你们两个小娃娃,怎得如此不知好歹!那个叫宁凡的又不是你们爹妈,你们何必插手此事,就不怕沾了北海道友的因果,一身道行付诸流水么!”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杏黄道袍的矮小道人,八劫仙帝修为。这道人身上的死气很重,显然是那种离死不远、靠着避天棺苟活至今的古之存在。

  “嘶!居然是土府星君!此人不是早在古天庭覆灭时便战死了么,怎得活到了今日!不对,此人不是本尊,土府星君被人夺舍了!”海沙帝、桃李帝惊道。

  “哼!尔等看错了,老夫不曾被人夺舍!”那土府星君被人道破身份,顿时面色一沉,当即就对海沙帝二人起了杀机,袖袍一抖之下,两道金光唰地从袖中飞出。

  可怜那海沙帝、桃李帝连对方的攻击都没看清,便被金光缚住,被土府星君生擒,收入袖袍。

  “嘿嘿嘿,这二人倒是不错的血食,也罢,待我完成与北海道友的约定,再找个合适的时间地点将这二人吞了!”

  那些被逼退的北天修士,一见堂堂仙帝竟被貌不惊人的土府星君一招生擒,皆是大惊失色!

  抬手擒仙帝!这土府星君虽是仙帝修为,但其战力绝不弱于准圣,多半是残存至今的古之大帝!

  北海真君竟请到了如此高手,好大的阵仗!

  “哼!之前联系不上福泽道友,老夫还在奇怪,想不到福泽道友竟早早来了石室山,且已被宁凡小儿所斩!”

  北海真君没有理会海沙帝、桃李帝这样的小喽啰,他的目光,被天地间残存的煞气、福气牢牢拴住了。

  他何等修为,见此一幕,哪里不知福泽真君已被宁凡所杀,顿时老泪纵横,对宁凡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福泽道友,你死得冤,死得不值!你我情同手足,那宁凡小儿杀在你身,便等同于杀在我身!数仇并论,今日他便是拱手交出斗天玉伞,我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可笑那北海真君对门徒弟子都没有几分真心,竟对福泽真君这等恶人真心结交,所谓物以类聚,大概便是此理了。

  北海真君一抬头,又看到宁凡之前斩在天地间的星空剑痕。

  这剑痕不知为何,竟带给他一丝心惊之感,他尝试着要将这剑痕修复,但居然无法办到此事。

  堂堂二阶修为,竟无法终止宁凡斩出的星空永裂!

  “那小子的手段又厉害了!我等人数虽多,却不可大意!”北海真君对宁凡杀意不减,但却有了几分凝重。

  “哈哈哈!不过是两世轮回衍生出的阴阳二气罢了,北海兄何须惧之!”一听北海真君言语,其身后顿时走出一人,朝着星空剑痕不屑冷笑。

  此人却是北海真君另一个知交好友——长桑道人,一阶准圣修为。

  “三桑开花处,无我不治之伤!星空之伤亦然!两世之伤亦可!”

  长桑道人目光傲然,朝天一指,天地间顿时出现了三棵古桑树的虚影。

  随着长桑道人一声敕令,那三棵桑树忽得开了花,结了果,果实是血红的桑葚。

  长桑道人抬手一招,虚幻的桑葚顿时从虚影变成实体,一颗颗飞出,朝那星空裂缝中飞入。

  而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连北海真君都无法愈合的星空永裂,居然被长桑真君的神通强行缝合!

  虽然缝合之处并不完美,仍有瑕疵,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桑真君确实做到了逆天之事!

  “那宁凡小儿不值一提,定是用奸计害死了福泽道友,我等这便为福泽的道友报仇雪恨!”长桑道人恨声道。

  “好!既然宁凡小儿躲在石室山不出,我便轰碎此山禁制,逼他现身!五龙开山!”

  随着北海真君一声令下,其麾下五条雨龙顿时卷起滔天雨水,重重撞在石室山外围的天地禁制上。

  轰轰轰轰轰!

  宁凡布置的禁制虽然厉害,却也无法阻挡五条雨龙的连番撞击,只短短二十余个呼吸,禁制便有了裂开的趋势。

  眼看禁制将碎,忽有一人横穿星空,冲开风雨,来到了石室山跟前,挡下了雨龙们的冲击!

  居然是四溟宗三大准圣中的雷泽老祖!

  “雷泽道友,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阻我!”北海真君微微皱眉。

  “我槽你姥姥!你要杀我小师叔,还有脸问我为何阻你!”雷泽老祖一向是北天的老好人、和事佬,此刻一见北海真君,居然破口大骂,毫不留情,当真匪夷所思!

  “你敢辱我!真当你是四溟宗的人,我便不敢杀你吗!”北海真君勃然大怒!

  “辱你咋地!我还要打你呢!星宿列阵!”

  随着雷泽老祖一声令下,石室山上空凭空多出了十四颗虚幻星辰。

  那星辰起初十分虚幻,但随着时间推移,终于一点点凝实,化作十四具闪烁着星光的巨棺,从天而落!

  而后,巨棺打开,一个又一个星宿古帝,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传闻,四溟宗内有二十八名仙帝,号为二十八星宿,此刻因为雷泽老祖一人之令,竟有整整十四名星宿古帝降临此地!

  “雷泽,你疯了!你竟将半数星宿古帝召唤至此,你是打算代表四溟宗,和我水宗开战吗!”北海真君惊怒道。

  四溟宗的星宿古帝单个拿出来,不算什么,但偏偏,四溟宗内保留着紫斗仙域的合击阵法,可列星宿大阵。当七名星宿古帝联手布阵,足以和一阶准圣一战!十四名星宿古帝,可以匹敌二阶准圣。若是二十八星宿齐至,便是三阶大修也可一战!

  北海真君可以瞧不起雷泽老祖,但却不敢小瞧四溟宗的星宿大阵。

  幸好,雷泽只叫来了十四名星宿古帝,倘若雷泽直接叫来二十八星宿,北海便是再自负,也只能暂时远遁了。

  “开战又如何!你与我小师叔为敌,便是与我雷泽为敌!你与我雷泽为敌,便是与整个四溟宗为敌!你与四溟宗为敌,便是与整个天下为敌!”

  雷泽双眼血红,看那北海真君有如杀父仇人!鹤师伯令他叫宁凡一声师叔,则宁凡便是他千真万确的师叔!若他今日没有保护好小师叔,则他便是死在顷刻,归墟于九幽黄泉,也没有脸去见两仪宗的列祖列宗!

  “哈哈哈哈哈!”

  北海真君笑了。

  他笑雷泽疯狂,笑雷泽荒唐,笑雷泽无知。

  此人张口闭口叫宁凡小师叔,何其可笑!原来这雷泽老祖也是个笨淡,居然也以为宁凡是什么远古大修。

  无知之极,愚昧之极!

  “雷泽,你以一人之力,带来十四名星宿古帝,我姑且算你有三名准圣战力。可我这边,却有四人!”

  准圣傀儡仙石!其傀儡躯已修复完成,可堪一战!

  土府星君!此人身为古之大帝,实力堪比准圣!

  长桑道人!此人亦是一阶准圣,且一身手段颇有些莫测!

  再加上北海真君本人,确实是四名准圣战力。

  “若是福泽道友不死,我便有五名准圣战力…可惜,可惜。”

  北海真君正自可惜,星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冰芒,破空而至。

  “道友既然觉得可惜,便将本仙列为第五名准圣战力如何!”

  说话间,那冰芒当中走出一人,看雷泽的眼光带着十足杀机,此人赫然是白魔宗的隐藏准圣极冰上仙!

  “原来是极冰道友!道友愿意相助,再好不过!这份人情,贫道记下了!”北海真君大喜。

  “哼!你的人情,本仙不需要,本仙来此,只是为了取宁凡小儿身上的黑魔派传承,各取所需罢了!”极冰上仙傲慢道,显然和北海真君不是一路人,只是想和北海真君互相利用罢了。

  北海真君虽然不喜极冰上仙的态度,但也不至于表露出来,毕竟他此刻还需要借助极冰上仙的力量。

  “不好!极冰居然也来掺和此事了!”雷泽老祖面色微微一变。

  “极冰道友愿为第五名准圣战力,则如此,我等三人便算是第六名战力好了。”

  忽然间,又有声音响彻石室山上空,继而天地间诡异地裂开三道紫黑色的空间裂缝,有三名半圣老者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界族三老!”雷泽老祖面色更难看了。

  来人是界兽一族的三名长老,皆是半圣修为,这三人是一母同胞的三兄弟,三人心意相通,联手可战准圣!

  “尔等界兽一族,为何要干预此事!”雷泽老祖大怒道。

  “哼!那就要问那宁凡小儿了!此人杀福泽真君之前,是从四角棋界走出来的,他身上,沾了我界兽一族的煞气,我族派入四角棋界的族人,定是此人所杀!杀我族人,当偿命!”界兽三老同样怒道。

  “说的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是天地间的常理!北海道友,我也来助你了!之前没看到你的联络,此刻方才看到,来迟之事,还望海涵!”

  但听轰地一声巨响,天地间陡然出现一个由古神之力凝聚而成的青色旋涡,紧接着,一只巨如星辰的大脚,蓦然间从漩涡内伸出。

  那是一只断脚,是某个巨人古神断裂的脚掌!

  那脚掌降临的速度无法形容,几乎就是看到脚掌的瞬间,那脚掌便已成功降临至北海真君身前。

  脚掌一落,化为人形,成了一个赤着双脚的古神大汉,赫然竟有二阶准圣的修为!

  末法时代古神断传,但此人不知为何,却有真正的古神血脉在身,当真诡异!

  “神足道友,你总算来了!”北海真君大喜,这下他有十足的把握灭杀宁凡、雷泽等人了!

  “哈哈哈!听你说你有个身具古神祖血的仇人想杀,我岂能不来!之前的承诺可还有效?怎么没看到你所说的古神修士?”神足大仙目光扫向雷泽等人,见这些人都没有真正的古神祖血,顿时失望无比。

  “之前的承诺依旧有效!你助我击杀仇人,其一身血液全部归你!”北海真君道。

  “那人现在何处?”

  “便在这石室山中!”

  “好!那我等便轰碎此山,抓此人饮其血!”

  无数北天修士遥望石室山,面色惨白。

  这些修士活了一辈子,何曾见过如此多的准圣、仙帝聚集在一起!

  说来可笑,这些人不去参加界河大战,却有心来联手灭杀赵简前辈,真是太过分了!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那些赵简信徒有心上千护道,却连石室山方圆十万里都无法踏入。

  他们的修为太低了!连海沙帝等人都无法插足此战,更何况是其他人!这些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北海真君等人朝着石室山发起攻击,心中悲愤,却无可奈何。

  “破石室山!”

  “杀宁凡!”

  “破石室山!”

  “杀宁凡!”

  大战起!

  神足大仙只一个人,便独自拦下了十四名星宿古帝,一式式失落古神神通在他手中威力无穷,那些星宿古帝虽然能够勉强和他交手,却根本伤不到他半分!

  雷泽老祖就倒霉了!

  他一个人要面对北海、仙石、长桑、极冰、土府星君、界族三老等人的围攻,只一个照面,便被打成了重伤。

  北海真君不打算伤害那些星宿古帝,因为星宿古帝的存在是四溟宗的根本,若是杀伤了星宿古帝,定会真正惹怒四溟宗。

  至于雷泽老祖,此人既然口口声声喊宁凡小师叔,则就算是触怒四溟宗,他也要将雷泽杀了!

  “雨龙云屏之术!”

  “极冰域,开!”

  “三桑花落火烧天!”

  “吃你仙石爷爷一拳!”

  “界爆之术!”

  轰轰轰!

  雷泽老祖单独一个北海真君都打不过,此刻惨遭围攻,更是瞬息间便落败了。

  可他的眼神,却没有半点退缩,而是真的有了战死于此的决心!

  他的小师叔就在身后!

  两仪宗门规,长辈有难,晚辈当以死守护,他不知宁凡在石室山里做什么,他只知,若他放任何一个人打扰宁凡修炼,便再也没脸去见鹤师伯,去见两仪宗的列祖列宗了!

  想入石室山,除非他死!

  好不容易压下身上伤势,雷泽老祖还欲再战,忽得眼前金光一闪,身体却被一道诡异金绳缚住。

  “不好,这是捆仙绳!真正的捆仙绳!”雷泽老祖惊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末法时代对于捆仙绳多有仿制之物,但那都是假的,眼前这根捆仙绳却是正品,威力无穷!

  若是假的捆仙绳将他捆住,他有一百种方法挣脱。

  但这是真的捆仙绳,不仅捆肉身,更捆住了他的元神!一点被此绳捆住,除非以蛮力挣断此绳,否则绝对逃不出去!

  “嘿嘿嘿,堂堂准圣,居然认不清形势,凭你一人之力也想阻挡我等,真是找死!既然你急着找死,便索性化作我口中血食吧!”土府星君将捆仙绳一拽,连同雷泽一起拽回,便要将雷泽收入袖中。

  眼看雷泽老祖也要落得海沙帝、桃李真人一般下场,被人生擒,天地间陡然生出一缕酒香,以及一缕铜臭。

  那酒香陡然化作剑芒,向下一斩,连雷泽老祖都挣脱不断的捆仙绳,竟被那剑芒一剑斩为两截!

  雷泽老祖就此脱困,千钧一发!

  至于那铜臭…

  那铜臭的味道越来越重,忽得化作漫天铜钱洒落,此铜钱一落,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拿不住手上法宝了,纷纷骇然,停止了交战!

  “咦?”纯阳祖师踏着铜钱,从天儿落,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其他人会和他一起出手,救雷泽老祖。

  “哎…”紧随纯阳祖师之后,一条游鱼渡海而来,之前的酒香剑芒,便是他所斩出。

  这游鱼一经临近雷泽老祖和纯阳祖师,顿时摇身一变,变作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剑仙,这剑仙虽已老迈,但看眉眼便知,此人年轻之时必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纵已苍老,身上仍旧有一股风靡少女的成熟气质。

  “怪哉,怪哉,想不到从不踏足红尘的鱼老四,居然也会淌这趟浑水!”纯阳祖师意外道。

  “你吕纯阳能管这闲事,我鱼季子如何管不得!”鱼主悠悠叹息,他倒是懒得管红尘闲事,可谁叫宁凡之前放了他一马呢。他生平最讨厌欠人恩情,一笔归一笔,这笔恩情无论如何都要偿还的。倘若宁凡今日被人围攻,死在此地,他便再也无从归还人情了,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二位是我小师叔的生死之交?”雷泽老祖惊喜不已,纯阳祖师和鱼主他都知道,这二人可都是不弱于北海真君的存在,有他们出手,今日宁凡无忧矣!

  正欲多问几句,石室山中却忽得传出一道清气冲天!

  在这清气传出的瞬间,同样传出的,还有宁凡一声闷哼。

  受伤了!

  虽不知宁凡在石室山中做什么,但雷泽老祖却能感觉得出,宁凡被那清气伤得很重。

  “不好,小师叔有生命危险!”







Ps:书友们,我是我是墨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执魔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zhimo/,欢迎收藏
手机看执魔http://m.ww51.com/zhimo/执魔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执魔》版权归原作者我是墨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攻城掳池主角线王者男友[电竞]宗女荣华录努力吧!太后童养媳这么任性,怎么嫁人打扰了读书人综影视人生大梦回炉再造1978重生七零俏军嫂八零年代美人书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